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我不是景知那个傻瓜

    “我住这里怎么了,北冥随风为什么会不同意。”景色嘴硬的开口,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毛毛的,她还真拿不准北冥随风的态度。

    季念只是笑,没有开口说话,慢慢的闭上眼睛。

    景色等了一会,也不见季念开口说话,于是推了一下季念,“念念,你睡着了?我们聊聊啊,还这么早呢。”

    季念往旁边挪了一下,没有睁开眼睛,慢慢的开口,“想跟我聊什么呀。”

    景色翻过身,趴在床上,支着下巴看着季念,“念念,你和我说说你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呗。”

    季念慢慢悠悠的睁开眼,国外的生活啊,有什么好说的呢?那些埋藏在深处的记忆,她着实不想再翻出来,于是季念没有开口,又闭上了眼睛。

    景色见季念不说话,换了个问法,“你不想说国外的生活就不说吧,嗯,那个楚墨是什么情况?”

    季念咻的一下睁开眼睛,“你怎么会知道楚墨?”

    景色小手指着不远处的梳妆台,“我在那边看到的,里面有张纸,都写着楚墨这个名字。”

    季念想起来,确实她写完后就顺手将白纸放进抽屉里面,一般佣人不敢乱翻她东西,谁知道今天是景色,无意间看见了,看见就看见吧,不过只是个名字。

    “没什么,就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季念冷淡的开口。

    “好吧好吧,不提这些事情,念念我们睡吧。”景色见季念不开心,也就识趣的不提这些事情了,伸手将灯关上,房间陷入黑暗,景色拉着季念的手,沉入梦乡。

    一直到身侧传来景色浅浅的呼吸声,季念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季念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虽然在黑夜中什么都看不见。

    季念莫名的在此刻,特别的怀念以前,怀念和景色胡作非为的那些时光。

    季念是季老夫人的老来女,季老夫人在生下季念后身体就特别的不好,季如秋因为对季老夫人有心结,所以对后来出生的季念也心有芥蒂,季念从一生下来就是季如夏带的。

    季念特别的亲季如夏,在季念眼里,季如夏不仅仅是姐姐,更像是妈妈。

    就这样模模糊糊的想着,季念慢慢的进入梦乡。

    在梦里她看到了季如夏,季如夏也不说话只是失望的看着季念,季念嘴巴张了几下,想解释,却说不出话。

    “大姐,你听我解释。”季念流着泪,努力的喊出声音来,可是怎么样都喊不出声音,眼见季如夏的身影慢慢变淡,季念心慌的想上前去抓季如夏,正当要碰到季如夏的时候,季老爷子出现在了季念的面前。

    季念慢慢的收回手,眼看着季如夏消失在眼前。

    “念念,我知道你会恨我,但是为了季家,我不得不对你这么做。”季老爷子叹口气,也不知说的是哪件事情。

    季念觉得脸上凉凉的,伸手抹去,摸到泪痕,她原来也会哭啊。

    “念念,为了季家,你要成长。”季老爷子这时候又继续开口。

    季念捂着耳朵,不想去听季老爷子说的话,可偏偏季老爷子说的话,每一句都进入了季念的耳朵,季念不断的冒着冷汗,摇着脑袋。

    就见季老爷子一棍子打在了季念的肚子上,季念闷哼一声,硬生生的清醒过来。

    从床上坐起来,大口的喘着气,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水,感觉腹部被压的不舒服,低头朝腹部看去,就见景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腿放到了她的腹部。

    季念一脸黑线的推开景色的大腿,景色睡相差她是知道的,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睡相还是这样的差,没有一点变化。

    季念从床边摸了一下,一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季念从床上起身,坐到床边,看着外边的太阳一点点的升起来。

    梦里那种恐惧感一直到现在还围绕着自己,季念摸上自己的胸膛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她以为她的心不会再跳的那么快了。

    “念念,你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景色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模糊的看着坐在窗边的季念。

    季念转头看了眼睡眼朦胧的景色,“时间还早,你继续睡吧。”

    景色歪着脑袋慵懒的应了一声,眼睛一闭,直直的躺下去,继续睡觉,这么早季念就醒了,景色模糊着感觉时间不对啊,季念怎么可能这么早醒来。

    于是景色越想越不对,睁开眼睛,摸索着下了床,朝季念走去,“念念,是你吗?这是你吗?”

    景色揉捏着季念的脸颊,越想越不对,这怎么可能是季念呢,季念可是不睡到九点十点是绝对醒不来的呀。

    季念翻了个白眼,伸手拍开景色的手背,“乱想什么呢你,我就是季念。”

    景色怀疑的看了眼季念,“怎么可能,如果你是季念,你说说我们的暗号。”

    小时候她们两个都迷上古装剧,里面都有暗号一说,于是她们就独创了一个暗号,说以后认人就凭这句暗号了。

    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景色居然还记得,想到那个暗号,季念也忍不住笑出声,“我不是景知那个傻瓜。”

    在她们童真的世界里,景知就是她们最大的敌人,因为她们干的坏事每每都是被景知告发的,季念和景色又是记仇之人,对景知更加的没好感了,总是明着暗着耍景知。

    景知甚是恐惧季念,却每每都得不到教训,偏偏要去惹季念,或许她只是想博得季念的好感,一不小心就适得其反了。

    “哈哈哈,对了,你是季念。”景色笑着坐在季念的身边,靠在季念的肩膀上。

    “念念,其实你早就知道景知是爹地的私生女是不是?”景色收起笑容,慢慢悠悠的开口。

    季念诧异,景色现在的记忆只有十六岁以前,怎么会知道景知是景松的女儿。

    “其实妈咪也知道,哥哥也知道,你们所有人都知道,只是都不说出来而已。”景色不傻,景知姓景,景知总是在季如秋若有若无的授意下让景知喊景松爹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