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不妨先关注季如秋

    “对了,色色失忆怎么回事?”季念将目光投向景宸,只有他知道所有的事情。

    “我让孤展催眠了色色的记忆,三个月后就会恢复。”景宸倒也没有隐瞒,直接开口。

    紧接着就是将视线看向北冥随风,“三个月后,景色若是还不愿将真相告诉你,还是拒绝和你在一起,我希望你放手。”

    他不是没有能力护不好景色,他只是不希望景色那么痛苦。

    北冥随风对于景宸说到景色的记忆的时候,只有短暂的震惊,景宸的良苦用心他是知道的,于是北冥随风对着景宸的脸色稍微的缓和了点,依旧霸气的宣告着自己的所有权,“没有这个可能。”

    季念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巡视着,听他们的话,中间好像还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

    “你们聊,我去看看色色和松果宝贝。”又干坐了会,北冥随风知道景宸和季念有话,干脆给两个人留下单独的空间,北冥随风利落的起身,朝楼上走去。

    楼下很快只剩下景宸和季念,这个老宅许久没有那么热闹过了,季念颇有些感慨。

    景宸对着季念慢悠悠的开口,“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季念将整个人都缩进沙发里,晦暗莫名的瞥了眼景宸,“那你觉得,我要对你说什么?”

    明明她才是长辈,在景宸面前她就像个小辈一样,对此季念很不开心,以前怕他就算了,现在凭什么还要怕他?

    季念一边想着,一边努力对上景宸的眼睛,景宸侧开目光。

    “外公死的时候就没和你说过景家剩余股份的事情?”景宸也不拐弯抹角,想要彻底击倒景松就要用那神秘的股份压的他没话说。

    季老爷子和景老爷子是生死之交,这神秘股份的下落,季老爷子不会不知道。

    “这股份我还真没听说过,不过我在查。”季念也不瞒着,季老爷子去世的时候很匆忙,她甚至都没有见到最后一面,还是季老爷子生前的秘书带着季老爷子的遗嘱来找她。

    里面有丝丝隐晦的提到神秘股份,具体的情况她没了解。

    “我倒是觉得你在乎这份股份的话,不妨先关注一下季如秋。”季念提起季如秋的时候眼里闪过一片嫌恶,这个还真是季家另类的存在,季家百年的名声,算是毁在了季如秋手里。

    “季如秋背后的势力远远不止现在表面看到的一点。”季念曾经在国外的时候接触过,季如秋派人从她手中抢夺遗嘱,只是最后没有成功罢了。

    “季如秋,我自然要她付出代价。”景宸双手握拳紧紧的握着,这一切的原因都起于季如秋。

    在季如秋买凶追杀景色和松果宝贝的时候,景宸就开始怀疑谁是季如秋背后的靠山。

    只是一直没有查到,季如秋要不是五年有人帮她,她事情办得不会那么顺利。

    “你才是要真正的小心点,别忘了是你将季如秋赶出季家。”景宸知道季念有自保能力,只是多一句提醒罢了。

    季念对季如秋没有什么好印象,连带着也不喜欢季如秋生的女儿。

    一开始有季如秋的因素在,后边全是因为景知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景知小时候住季家的时候,每天都会告季念一状,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

    景宸没有再说话,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神秘的股份已经了些苗头,相信很快就能知道下落。

    季念干坐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事情,让景宸跟她上楼一趟。

    季念带景宸去的是季老爷子以前的书房,季老爷子的书房又是季家的一个禁地,这么多年景宸还是第一次来季老爷子的书房。

    季念坐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摸出一个档案袋,再从里边拿出一叠文件,翻找了一下,将其中的两张递给景宸,自己背靠着椅子,等景宸阅读完毕。

    景宸越看越心惊,看到下边的时候两张纸没有拿稳滑落到了地面。

    “外公他这是什么意思?”季念递给他的其实是财产转移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季家的家业分为四部分,景色景宸景知和她都有。

    季念从椅子上起身,走到景宸的面前,捡起景宸掉落在地上的文件,不甚在意的开口,“老人家年纪大了,总会为以前做的一些错事感到后悔,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他的亲外孙不是吗?”

    季念知道季老爷子是想补偿景色和景宸,在划分财产的时候,除去季念所得到的,景色和景宸得到的东西最多,景知也不过只有一家咖啡店和一栋别墅而已。

    “这些东西,我不会接手,景色也不会接手。”景宸淡漠的开口,他不需要季家的东西来给自己锦上添花,季家的财产在外人眼里不得了,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并不是为了老爷子开脱,我只是觉得,这毕竟是老人家的一番心意,你们不管怎么说也要接下。”季念强制性的将两张文件塞入北冥随风的手里。

    “色色现在还没有恢复记忆,你不能代她回复,她的转让书就由你保管了。”季念说。

    “景家股份的事情我会帮你查,希望能帮上你们。”季念低声的开口。

    季老爷子在临死前也没有提到季如秋,想来是对这个女儿彻底失望了。

    景宸没有再说话,默默的离开了书房,季念站到窗前看着花园里的花朵,这些花还是季如夏种下的,她和景色说是帮花除草,每每都将花苗当草拔了。

    北冥随风进到房间就看见景色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松果宝贝笑的一脸的柔和,房间里并没有开灯,窗外的月光撒进来,显得景色整个人更加的缥缈,好似一眨眼就会从眼前消失似得。

    北冥随风上前,拥住景色,只有怀里有景色温热的身体,才能让他感受到景色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不再是以前虚无的空气。

    景色突然被北冥随风抱着,吓了一跳,正要喊出声,北冥随风就伸手捂住景色的嘴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