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老公?你们结婚了吗

    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让他喊姨婆,眼前这个女子最多不过二十多,这声姨婆松果宝贝确实喊不出口。

    不过松果宝贝看眼前这个女子比看季如秋顺眼太多了。

    “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松果宝贝不满的看着季念,爹地妈咪现在一定担心死了。

    松果宝贝有种预感,这个女人对她没有丝毫恶意,眼底还有丝丝的喜欢,松果宝贝也就放下心,只要不是拿他威胁爹地妈咪都好。

    “唔,刚回国太无聊了,见你长的好看就带你回来啊。”季念毫不犹豫的开口。

    确实也是如此,她近期才回国,今天闲的无聊就去超市逛了一圈,见这个小男孩长的如此可爱就上前讲了几句话,谁知道松果宝贝戒备心太强,想掏出手机打电话,季念为了防止某些不该发生的麻烦发生,干脆就催眠了松果宝贝。

    本来想到了超市外边就将松果宝贝解开,交给保卫的,谁知道偏偏让她发现了,松果宝贝就是楚墨一直挂在嘴上的天才儿童,只是没想到松果宝贝还是景色的儿子,这下季念就乐了。

    景色九年没有联系过她,她心里记仇,就将松果宝贝给带了回来,让景色担心担心。

    “我要回去。”松果宝贝鼓着小脸,对季念提出要求。

    季念看了眼手表,按理说景色应该快要来了吧,“回去什么啊就回去,等着,我看你妈咪也快来了,对了,你叫什么,松果宝贝是吧,要不要吃点什么?”

    季念见松果宝贝一个劲的往外边看,也不说话,干脆就自己做主,让管家去做些小孩子喜欢的吃食上来。

    “松果宝贝,别看了,这样是看不到的,没有我的吩咐,你妈咪是进不来的。”季念在松果宝贝面前敲了下桌子,自从她接手季家以后,就将季家大大小小的漏洞都给补上了,想要进来必须只能从正门进来。

    “你是我妈咪的小姨?”松果宝贝忽然转过头盯着季念看,以前妈咪偶尔也会提到季念。

    “哟,看来你妈咪这是和你提过我啊。”季念笑着开口,景色肯定不会在松果宝贝面前称呼她是小姨,小时候两人还为了称呼吵过架,最后被季如夏拉着一人打了一下屁股,乖乖的握手言和。

    季念忽然有些感慨,怀念当初的时光啊,她和景色也是在松果宝贝这个年纪吧,当真是胡闹的不像样子,不仅如此还带坏了当时的乖乖女西米。

    大人都说是她们带坏了西米,可是她和景色却一直觉得西米本就是调皮的娃,只是隐藏的太好了。季老夫人对于她这个最小的女儿和她最疼爱的外孙女可谓是格外的宠。

    “季小年,快出来。”季念还在诸多感慨就听到景色在外面嚷嚷的声音。

    季念听着这个称呼,脑袋一阵阵的抽痛,这个称呼也只有景色叫的出来。

    季念慢慢的踱步到门口,果然看见景色气急败坏的样子,九年未见,景色还是这么活力十足。

    “吵什么吵啊。”季念慵懒的靠在大门上,凉凉的看着气急败坏的景色,眼里闪过一丝怀念,她真的是寂寞太久了。

    “季小年,你快给我开门。”景色见季念出来了,上前隔着铁门对季念开口,她本想不从大门进去,从秘密通道进去,没想到季念这个天杀的居然将所有的通道都给堵住了。

    “小色色,见小姨一点礼貌都没有吗?”季念似笑非笑的看着景色,关于季小年外号的由来季念当真是痛心疾首。

    季老爷子本来将季念取名叫季年,取年年岁岁有今朝的意思,季如夏知道后觉得年不适合女孩子,就提议将年换成念,所以就有了后来的季念。

    两人小的时候都跟着季如夏的时间多,季如夏当年玩笑的和季念说这件事情,可把季念感动了许久,要不是季如夏,她先在就不是季念而是季年了。

    当时岁数还小的景色不能很清楚的叫出季念,听着就像季年,季念也不耐其烦一遍遍的教景色叫季念,景色叫烦了,嘟着嘴不理季念,季念本着长辈不和晚辈计较的心思,任由景色叫季年,别说季年了,季小年都行,就是当初的那么一时心软,造成了景色后来每每生气的时候都要叫她季小年。

    “季小年,我现在很生气,你赶紧开门让我进去。”景色只有在需要求季念的时候才会叫小姨,这么多年,可能叫的小姨十个手指头也能数过来。

    季念转眼将视线朝景色身后的男人北冥随风看去,对于北冥随风她更加不陌生了,商界神话,人人惧怕的权少,没想到景色还能将这样一个强如神祗的男人追到手。

    不得不说就是因为爹地妈咪的好基因才生出了松果宝贝这样长的那么好看的孩子。

    “妈咪,爹地。”松果宝贝跟在季念的身后也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松果宝贝,她有对你做些什么吗?”景色见松果宝贝毫发无伤松了口气,手指着季念。

    季念差点一口口水喷了出来,她一个大人还会去欺负一个孩子不成。

    季念在一边的墙壁上点了几下,铁门缓缓的打开,景色马上就冲了进来,抱住松果宝贝,在松果宝贝的脸上连亲了几口。

    “色色进来吧,我们那么多年没见,是该好好叙叙旧了。”季年挂着落寞的笑容,当看见北冥随风跨进来的脚步时,季念阻止了。“这是我们的家事,北冥总裁还是在外边等着吧。”

    听到季念不让北冥随风进来,景色不开心了,上前拉住北冥随风的手,“怎么就不能参与啊,他可是我老公。”

    季念轻笑出声,“老公?你们结婚了吗?”她人在国外并不代表不知道国内的事情。

    “快了,到时候还请—小姨过来。”北冥随风开口说话。

    季念被北冥随风的这声小姨逗乐了,能让北冥随风叫一声小姨当真是不容易,季念的心情瞬间就好起来了,大手一挥算是同意北冥随风是季家的一份子这个话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