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笑的像个傻子

    景色看着眼前着实说不上好看的泥人,这泥人整张脸都捏一起了,只有模模糊糊的身形看得出他还是人形。

    北冥随风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手工差她是知道的,没想到松果宝贝也继承了北冥随风的缺点,手工差。

    景色违心的说着好看,这份心让她很感动,景色将这泥人摆在桌子上,时时刻刻都能看到。

    等景色做完这一系列动作,转头的时候看见松果宝贝和北冥随风正期待的看着她。

    景色了然的点点头,凑上前在松果宝贝和北冥随风的脸上各亲了一下,父子俩才满意的出去商量晚餐做些什么,景色回家后的第一顿晚餐,北冥随风本想出去酒店好好庆祝一下,松果宝贝却认为在家里吃比较好,宠儿子的北冥随风一口就答应了。

    景色一个人无聊的逛起卧室,熟悉着卧室里的摆设,在打开衣橱发现衣橱的另一半是北冥随风的衣物时,景色很快就脑补到了晚上要和北冥随风同床共枕,景色忽然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在医院的时候,北冥随风对她时不时的动动手,动动脚,抱抱亲亲的,可这在同一张床上睡觉,还真没有过,景色心里既是充满期待又是害羞。

    床头柜上陈列着一张照片,景色拿起来,是他们一家人的合照,合照上一家三口都穿着亲子装,笑的无比开心,明明那么和谐的一张照片,景色却觉得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总感觉这照片上应该只有两人,不应该多出一个人。

    景色没多想,将照片摆回原位,在大大的床上打了个滚,太舒服了,景色侧躺着,半眯着眼睛,有些昏昏欲睡。

    “妈咪,妈咪,快出来。”松果宝贝在外边呼喊着。

    景色撑起精神,起身,走出去,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松果宝贝手里举着一张纸朝她挥手,景色上前几步,接过松果宝贝手中的纸张,原来是晚上的菜单,看着满满一张纸的菜品,景色有些恶寒。

    颤抖着问松果宝贝,“这些都是晚上要做的菜?也太多了吧。”

    松果宝贝拿回菜单,仔仔细细的看着,“怎么会多呢?晚上那么多人,我还担心不够吃。”

    “那么多人?谁要来啊。”景色有些小纠结,这要是认识的也就算了,不认识的多尴尬啊。

    “有舅舅,西米姨,司特助,小白叔叔,耀华叔叔……”松果宝贝掰着小手数着。

    听到都是认识的人,景色松了口气。

    “没有他们,晚上就我们一家三口。”北冥随风走到两人的身边,淡淡的开口。

    松果宝贝诧异的抬头看向北冥随风,“爹地,不是说好要叫舅舅他们过来一起吃饭的吗?”

    “今天晚上是我们一家三口团圆的日子,叫他们来做什么,改天吧。”北冥随风从松果宝贝手中抽过那张菜单,看了下,确实太多菜了,北冥随风从裤兜里掏出一只笔,唰唰唰的就将上边菜单上的菜名划去一半。

    然后问松果宝贝,“你是想要我们自己出去买菜,还是让人送过来。”

    “出去买,我也去。”景色不等松果宝贝回答,迫不及待的开口。

    北冥随风危险的看着景色,“超市里人多,你刚刚痊愈,不准。”

    景色不满的嘟嘴,“凭什么不准啊,我就是要去,整天在医院里,都要待出病来了,好不容易出院,你连个超市都不让我去。”

    “我是怕你累着。”北冥随风因为景色不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有些恼火,他刚刚就不该在景色面前提议出去逛超市。

    “哎呀,疯子,我的病早就好了,我们去好不好?放心到了超市我一定会乖乖听你的话的。”景色摇晃着北冥随风的袖子,撒着娇。

    北冥随风实在拿景色没办法,确实这些天在医院都将景色闷坏了,于是心一软就答应了景色的要求。

    “好吧,带你去超市,但是你也要担心我,不准离开我的视线,要一直牵着我的手。”北冥随风提出要求,景色现在处于失忆状态,很容易就迷路了,到时候再让人贩子一拐,后果不堪设想。

    “知道啦,知道啦,老妈子。”景色朝北冥随风做了个鬼脸,背起沙发上的小背包就牵起松果宝贝的小手,在北冥随风的注视下走出家门。

    去超市开车的是北冥随风,虽然景色看着方向盘有些心痒痒,但是现在手还没有完全好,不用想也知道北冥随风不会同意她开车,于是景色很有自知之明的和松果宝贝坐到了后边。

    从反光镜里看到景色和松果宝贝说说笑笑的模样,北冥随风心中一阵酸涩,他在这对母子心中的排名永远不是第一的,北冥随风不开心了,“景色,你坐到前边来。”

    景色傲娇的扭头,“不要,我喜欢和松果宝贝坐后边。”

    “景色,你还想去超市吗?”北冥随风干脆熄了火,等着景色乖乖的上前。

    果然景色不情愿的松开松果宝贝的小手,推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北冥随风这次满意的启动汽车,开了出去。

    北冥随风很喜欢一扭头就能看见景色的样子,一路上北冥随风嘴角都含着笑容。

    景色看着北冥随风的笑容有些痴迷,忽然想起一事,扒拉着北冥随风的胳膊开口,“疯子,你知道吗?你这几天笑的,比我认识你到醒来那天笑的都多。”

    景色每次找北冥随风告白的时候,北冥随风总是冷着脸,一副谁欠他几百万的表情。

    景色颇有些感慨,自己抗压力是有多好,能够在北冥随风的高压下,坚持那么久,九十九次,每天一次,将近一百天,自己居然能够坚持下来。

    或许她从一开始就认准了北冥随风了吧。

    北冥随风听着景色不满的抱怨没有开口说话,他没有告诉景色,当景色每次向他告白后,他都会笑的像个傻子一样,手里握着景色给的红玫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