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爹地为你造所幼儿园

    “过分?也不看看我儿子是什么身份。”小胖妈妈上下扫了眼北冥随风,用没商量的语气开口,“两百万,这件事情就算结束,否则,你儿子就等着开除出校吧。”

    北冥随风不屑的开口,“儿砸,爹地为你造一所幼儿园,有这种同学,才是对你的侮辱。”

    北冥随风在小胖妈妈愤怒的眼神中,掏出手机打给白子枫,“小白,a市的教育局长你查一下,可以提早退休了。”

    小胖妈妈正想再冷嘲热讽一番,包里的铃声夺命般的响起,小胖妈妈松开小胖,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提醒是老公,眼中闪过一阵惊喜,她老公已经很久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她了。

    “喂,老公……”小胖妈妈正欢喜的开口,就被教育局长粗暴的打断。

    “你赶紧给我回家,我有事情问你。”教育局局长不给小胖妈妈第二句开口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小胖妈妈则一脸迷茫的看着手机,不知道她老公这是什么意思,刚刚她老公让她回家,证明她老公现在已经回家了,小胖妈妈心中一阵喜悦,她老公已经许久没有回过家了。

    小胖妈妈拿起包,清了清嗓子,“我现在有事情,这件事情还没完,你等着,钱准备好,我明天来拿。”说完小胖妈妈就拉着小胖回家,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石夫人。

    石夫人,极其不好意思的看着北冥随风,她也没想到小胖妈妈是这样的人,刚才那些话大人听着都恶毒,更不要说是孩子了。

    “景慎爸爸,这件事情是我们幼儿园考虑的不周全,真是不好意思。”石夫人说。

    “你们几个赶紧过来和景慎同学道歉。”石夫人对站在一旁高个子男生他们说。

    高个子男生犹豫着上前,很是不满,“明明是景慎伤到了我们,凭什么要我们道歉。”

    “就是,你看,景慎还将我手扎出血来了。”其中一名男孩附和道,伸出手掌将伤口露出来,其他几名小男孩也吩咐将自己身上或多或少的伤口给露出来。

    伤口虽小,毕竟也是伤口,石夫人有些为难,虽然说是他们先去找景慎麻烦,但是最后景慎毕竟将他们伤到了,石夫人想着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于是对松果宝贝说,“景慎,你看你也把他们伤到了,你们互相之间说句对不起,握手言和你看怎么样?”

    松果宝贝还没说话,北冥随风开口了,“我不觉得我儿子有必要和他们道歉,我儿子这叫正当防卫。”

    石夫人有些头疼,这景慎爸爸也不是好说话的主。

    “不过我儿子也不是小气的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吧。”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

    又跟石夫人说了几句就带着松果宝贝和顾安安离开了办公室,而那几名男生则还乖乖的站在办公室听石夫人训话。

    出了办公室松果宝贝有些不安,不知道北冥随风会不会说他,松果宝贝脚步有些缓慢。

    “今天的事情,对不起。”松果宝贝低着头,低声说。

    北冥随风一愣,转而一笑,揉着松果宝贝的头发,“为什么说对不起啊,我不觉得松果宝贝做错了,松果宝贝做的很对,只是方法有些不对,你看你要对付一个人,不一定用暴力,还有别的方法是不是?”

    松果宝贝惊讶的看着北冥随风,今天他是有些冲动了,明明可以换种方法对付小胖,他偏偏选择了最粗暴的一种,松果宝贝从此之后被北冥随风带上了一跳厚黑学的道路。

    “爹地,你觉得我没错?”松果宝贝小心翼翼的问,大人都不喜欢惹麻烦的小孩子。

    “没错啊,一个男人要是连自己媳妇都保护不好才是没用。”受景色的影响,北冥随风自然而然的将顾安安当成了未来的儿媳妇。

    松果宝贝一脸黑线,“怎么爹地你也这样说。”

    顾安安则是开心的拉着松果宝贝蹦蹦跳跳,“松果宝贝,你看连叔叔都说我是你媳妇,这下子你承认了吧。”

    “你不懂媳妇是什么。”松果宝贝朝顾安安低吼一声,他未来的媳妇才不是顾安安这么蠢萌蠢萌的样子。

    顾安安被松果宝贝吼的有些委屈,松果宝贝软下语气,“乖,晚些再跟你解释。”

    北冥随风则是含笑看着松果宝贝和顾安安的互动,这两人站一起还别说,真的般配。

    “松果宝贝,我倒是更好奇,你是怎么做到将那个小子的头发剃了的?”北冥随风刚刚在办公室里边目测了一下,松果宝贝的个头比那个胖子要矮些,普通的剪刀肯定做不到那样。

    “唔,就是这个小刀片。”松果宝贝也不藏私,大大方方的从衣服里摸出一片刀片,刀片薄如纸翼,这是孤展惯用的暗器,松果宝贝在孤展临走前和他要了一片,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北冥随风看着这刀片有些沉默,这么锋利的刀片,要是松果宝贝在动手的稍有误差,那么现在那个胖子就不当当是头发被剃那么简单了。

    “松果宝贝,你这个太危险了。”北冥随风倒是不担心松果宝贝会惹出什么事情来,松果宝贝是有分寸的孩子,他担心的是松果宝贝误伤到自己,经过孤展改良,北冥随风猜想这刀片肯定不是单单的刀片那么简单。

    “爹地,我都算过了,如果当时不能将小胖剃成光头也没事,这刀片上有孤展哥哥的毒药在,只要碰到头发,头发就会大片的脱落,他敢拉安安的头发,我就要他自己变成光头。”

    松果宝贝将刀片塞回衣服里,北冥随风看着松果宝贝的衣服有些好奇,刚才还有几个孩子是因为被针扎了出了血,松果宝贝的身上除了刀片针还缠着点什么。

    “松果宝贝,你身上还有什么有杀伤力的武器吗?”北冥随风眯起眼睛。

    “没了,就这些。”这些足以对付那几个人,他只用了几根针,他们就不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