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多练几次就会了

    北冥随风轻笑,指指自己的脸,又指指自己的嘴唇,“印章应该盖这里。”

    “嗯?”景色迷茫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不理解北冥随风什么意思。

    北冥随风单手挑起景色的下巴,在景色诧异的眼神中,朝景色的嘴唇亲去。

    触碰到景色嘴唇的刹那,景色惊讶的眼神看着北冥随风,这是她记忆中北冥随风第一次亲她,景色有些失神,眼睁睁的看着北冥随风攻城略地。

    嘴唇上酥酥麻麻的,还不等景色反应过来,北冥随风已经深入,强迫的分开景色的唇,不在满足于外边,朝里边探去,一直到找到景色的舌头,与之一起共舞。

    北冥随风看着景色呆愣的模样轻笑出声,微微退出一点,呢喃着,“傻丫头,这时候你该闭上眼睛。”

    景色乖乖的闭上眼,任由北冥随风亲吻着,过了一会,景色渐渐的无法呼吸,睁开眼睛,推开北冥随风大口的呼吸着。

    北冥随风失笑出声,揉着景色毛茸茸的头发,“这多次了,还学不会呼吸。”

    景色因为北冥随风的这句话,脸色通红,有些羞涩的低头,不敢抬头看北冥随风,刚刚她居然和北冥随风亲吻了,这个只在梦里出现过的事情,现实中真的发生了。

    景色有些不敢相信,伸出手指,戳了戳北冥随风的脸,热乎乎的,软乎乎的,“是真的啊。”

    “嗯?”北冥随风不解的看着景色,景色这反应还真像九年前,他第一次亲景色的模样。

    景色看着北冥随风俊朗的脸,吞咽了下口水,秀色可餐啊,美色误人,景色在心中默念清心咒,不能被眼前的美色所诱惑了。

    北冥随风是何等人,景色在想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于是北冥随风靠近景色的耳边,轻声的诱哄着,“想亲我吗?我现在是你的人,怕什么。”

    景色只觉得耳边酥酥麻麻的,一直酥到了心底,她一想,对哦,现在北冥随风可是她的人,她的专属,自己亲自己老公有什么不行。

    景色想通了这一点,下定了决心,朝北冥随风扑去,北冥随风眼底含笑看着景色朝他扑过来。

    景色没有经验,用嘴唇朝北冥随风撞去,两颗门牙碰触在北冥随风的唇上,一股血腥味,慢慢在两人的口中传开,景色脸色越发的红了。

    “不会,就慢慢学,多练几次就会了。”北冥随风倒是不介意自己被景色磕出血来。

    北冥随风反客为主,朝景色亲去,过了许久,两人才分开,北冥随风俯身在景色的脖颈处,沉重的呼吸着,景色感到自己的身下有什么硬硬的,有些不舒服的乱动了一下,北冥随风快速的抓住景色的手,不让她乱动。

    北冥随风沙哑着声音,“别动。”

    景色迷茫的眨眨眼,不知道北冥随风怎么了,“你没事吧。”

    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脖子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直起身子,“磨人的小妖精。”

    北冥随风说完后,松开景色,朝洗手间走去。

    景色的原地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离开的背影,他这是怎么了?景色忽然想起之前小说中看到的情节,脸色一下子爆红起来。

    “流氓。”景色磨牙,她在床上等了一会还不见北冥随风出来,听说那个男人憋久了容易憋出病来,景色有些担忧的看着洗手间。

    内心纠结了一会,景色果断起身,朝洗手间走去,转了下门把,是锁着的,景色抬手敲了一下洗手间的门。

    “那个,北冥随风,你没事吧?”说完后,景色又将耳朵附在洗手间的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里面依旧没有何然声音,景色又拍了几下门,“那个,你听说憋坏了不好,你……”

    景色话还没说完,洗手间的门猛地被拉开,露出北冥随风黑的可以滴出水来的脸。

    景色咳嗽几声,“那个,我就是看看你,在里面怎么样了。”

    北冥随风没说话,就盯着景色看,景色上下打量了北冥随风一眼,疑惑的开口,“你不会用五指姑娘解决的吧。”

    北冥随风磨着牙,看着景色,“你再敢说,我就让你亲身体验一下。”

    “要不是看在你受伤未愈的份上,我才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北冥随风看着景色的眼神就像一匹狼看着一份猎物,可以冒绿光了。

    景色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推了北冥随风一把,“你个流氓。”

    北冥随风倒是不以为意,“嗯,只对你流氓。”

    北冥随风的目光突然看到景色光着脚丫站在地上,眼神瞬间了就冷下来了,一个打横抱起景色,“你不知道地上很冷吗?还光着脚丫,你不知道自己还生着病吗?”

    “没事,怕什么,地上有毛毯,一点都不冷。”景色无所谓的开口。

    她住的病房是顶尖的vip病房,里面设施齐全就不说,地上还铺满了毛茸茸的地毯,看着真的不像是病房。

    “有地毯也不行,松果宝贝都比你懂事。”北冥随风抱着景色坐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床上躺着松果宝贝,担心把他给吵醒。

    “松果宝贝……你这是有了儿子就忘了老婆。”景色无理取闹。

    北冥随风顺带看了一眼松果宝贝,见松果宝贝睡相难看的踢开了被子,身子整个横了过来。

    北冥随风忍不住吐槽,“你看看,你儿子都是遗传了你的,睡相那么难看。”说归说,北冥随风还是很快的走过去,将松果宝贝抱正,又将被子给松果宝贝盖好。

    景色撇嘴,“睡相难看了点又能怎么样,床大又不是没地方睡。”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你这是强词夺理,松果宝贝还好就随了你这一个缺点。”

    景色不满了,“什么叫随了我的缺点,这,万一是你的缺点呢?是你睡相难看了呢,儿子大部分基因都是遗传父亲的。”

    北冥随风忽然坏笑的看着景色,“什么时候同床共枕一晚你就知道是我睡相难不难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