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疯子,傻子

    “自然。”北冥随风沉声应道。

    景宸点头,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北冥随风,转身离开,他相信北冥随风能够照顾好景色,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北冥随风站在走廊处许久,才走进景色的病房,房间里,景色慈爱的看着松果宝贝的睡颜。”

    “松果宝贝睡了?”北冥随风探过身子看了眼松果宝贝,见他在景色的怀中沉稳的睡着,传出浅浅的呼吸声。

    “你轻点,松果宝贝好不容易睡着。”景色在松果宝贝的侧脸上亲了一口,想想不够,又亲了一口,见松果宝贝可爱的模样,一个忍不住又俯下身子连续亲了好几口。

    北冥随风黑着脸阻止了景色疯狂的亲吻,“你这是干嘛,想松果宝贝被你亲醒?”

    景色皱眉,不悦的推开北冥随风,松果宝贝萌萌的模样,惹来她心中一阵怜爱,不知该如何疼松果宝贝才好,景色手脚并用拥紧松果宝贝,热乎乎的身子,让景色的心也暖洋洋的。

    景色才不理会北冥随风的小心思,一个劲的看着松果宝贝猛瞧,瞧着瞧着傻笑出声,北冥随风额间一跳,就听景色说,“不愧是我生的,这么可爱。”

    景色将脸埋在松果宝贝的身上,闻着松果宝贝身上淡淡的奶香,心中又是一阵柔软,她在潜意识里,能够感觉到过去须臾数年,松果宝贝带给她的快乐。

    “景色,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北冥随风强硬的分开景色和松果宝贝,让景色面对着她。

    景色正好也有话要对北冥随风说,坐直身子看着北冥随风,“我也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你想和我谈什么?”北冥随风问景色。

    景色内心纠结了一番,“还是你先说吧,我们要谈什么,不,还是我先说吧。”

    北冥随风不反对,挑眉看着景色,等着她说话。

    景色扭着小手指,纠结着开口,“你知道的,我不记得过去九年的事情,证明我也不记我们相爱结婚的各个过程,我们从恋爱重新开始好不好?”

    让景色突然间接受一个已婚的身份,她表示自己有些困难,就算那个人是她最爱的北冥随风。

    “好。”北冥随风也正有此意,要重新开始。

    “那你要和我谈什么?”景色眨着眼睛看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刚才的面色可不好看,难道是她做了什么事情不成?

    北冥随风说,“那我们现在就是恋人关系了,你说,你对我的称呼要不要改一下。”

    “啊?”景色,惊讶了一下,歪着脑袋看着北冥随风,试探性的开口,“随风?风?阿风?”

    景色看着北冥随风的脸一寸一寸的黑下来,“风儿?”

    “你是我女人。”北冥随风忍不住开口,风儿这些都是些什么称呼,他是风儿景色就是沙。

    景色舔舔嘴唇,“疯子,我的疯子。”

    北冥随风心中一震,失去记忆的景色,还是叫他疯子,北冥随风沙哑着声音说,“好,就叫我疯子。”

    景色笑了,北冥随风肯定不知道有一句歌词叫做,“疯子疯子我最爱的疯子,傻子傻子只做你的傻子。”

    “疯子,我再和你商量你做一件事情好不好?”景色看得出北冥随风现在心情好,赶紧开口。

    北冥随风看着景色,“说。”

    景色笑着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拉着北冥随风的衣角,“疯子,我回家休养好不好?我真的没事了,在医院里,可无聊了,我也不喜欢在医院里面,你就让我回家吧,我保证,我会乖乖听话的,我想去我们的家看一看。”

    景色在病房里真的要闷出病来了,想去楼下走走,还被以不能随意吹风所拒绝。

    再好看的电视剧也有看腻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护士都让她躺在床上发呆休息。

    “真的有那么无聊?”北冥随风有些犹豫,医院设备什么都比较齐全,出点事情,也是医院方便,按照北冥随风所想就是等着景色完完全全的好了,再出院回家,现在见景色委屈的模样,北冥随风也有些不忍了,他知道景色的,景色最受不得无聊。

    “嗯嗯。”景色赶紧点头,深怕北冥随风不信,又举起受伤的那只手,“我发誓,在医院里可无聊了。”

    “我都看完媳妇撞上婆婆四季了。”景色委屈的说着。

    北冥随风听到景色看的这个片,皱起眉头,“媳妇撞上婆婆这都些什么乱七八糟,你每天就是看这些?”

    景色点点头,“对啊,我就想着我都嫁给你了,可不得面对你妈,我的婆婆吗,这关系里面最难调节的就是婆媳关系,我就是想看着先学着点。”

    北冥随风黑线,“你想的还真齐全。”北冥随风停顿了一下,又开口,“你放心吧,你不用顾虑这些,你没有婆婆,你需要面对的只有我。”

    这下轮到景色惊讶了,景色惊讶的开口,“啊?没有婆婆,你妈妈已经过世了吗?”

    景色又慌忙开口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

    北冥随风勾唇笑道,“没事,确实我妈已经过世了,过世很久了,所以你不用每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用面对婆婆,不止婆婆,公公也不用。”

    景色明白的点头,忽然有些心疼北冥随风,景色伸出手,拥抱了下北冥随风,给了他一点点的安慰。

    北冥随风笑了,无耻的指着自己的脸,“你亲了松果宝贝那么多口,是不是应该一视同仁,亲他爹地一口啊。”

    景色有些害羞的低头,看到北冥随风等着她,快速的凑过去在北冥随风的脸上啄了一口。

    这是她印象中第一次和北冥随风亲密接触。

    景色歪着脑袋看北冥随风,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了,她的专属了,谁都不能肖想,想着想着笑出声,又凑上前在北冥随风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盖上的印章就是我的人了,记住了吗?以后千万不能让别人碰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