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你叫谁岳母呢

    “哥哥,你终于来了。”景色见推门声,抬头看去,就见北冥随风抱着松果宝贝走进来,跟在北冥随风身后的是景宸。

    景色的眼睛刷的就亮了,扔开手中的平板,跳到床上兴奋道。

    北冥随风见景色举着受伤的手站起来,眼神暗下来,将松果宝贝放到地上,快走几步上前,“景色,你不知道你还受着伤吗?”

    景色见北冥随风薄怒的眼神,吐了吐舌头,乖乖的躺回床上,“北冥随风,我知道错了。”

    北冥随风听到景色喊他全名有些不悦,等晚些景宸走了他要和景色好好聊聊称呼的问题。

    景色虽然乖乖的躺在床上,视线还是朝景宸看去的,哥哥比九年前成熟了不少,身上的气质还是那样的干净。

    “哥哥,你怎么那么久才来看我?”景色嘟着嘴不满的抱怨着,要知道以前只要景色也受伤,不管大伤还是小伤,景宸都会第一时间赶到景色的面前。

    景宸有些愧疚的看着景色,“都是哥哥错了,哥哥不好。”

    景色大方的罢手,“没事没事,不怪哥哥了。”

    “妈咪,我们给你带了蟹黄包子,开心吗?”松果宝贝见景色眼里只有景宸,赶紧上前举起蟹黄包子怒刷存在感。

    景色听到蟹黄包子,心中唯一的一点不满也消失了,渴望的看着松果宝贝手中的蟹黄包子,吞咽了下口水,肚子很适时的叫起来。

    松果宝贝很给力的挤开北冥随风和景宸两人,坐到景色的床边,夹了一个蟹黄包子给景色。

    景色弯腰吃下,好吃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喝了多么多天的粥,我景色又活过来了。”

    松果宝贝一心一意的喂着景色吃蟹黄包子,景色一心一意的吃着蟹黄包子,北冥随风和景宸则一心一意的看着景色吃蟹黄包子。

    等景色终于吃完了,才想到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人,景色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对不起,我都吃完了。”

    “没事,妈咪,就是买给你吃的。”松果宝贝脱了鞋子盘腿坐在景色的床上,托着腮子,看景色。

    “哥哥,你走近些。”景色朝景宸挥手,九年后的哥哥真的帅出天际,和北冥随风是不同的帅,景色一向以貌取人不是什么秘密,当初第一眼就喜欢上北冥随风也是因为他俊俏的脸蛋。

    景宸好脾气的听从景色的话,走近景色,只见景色花痴的伸出手,摸上景宸的脸,“我的哥,果然帅,哇难怪有我这么漂亮的妹妹。”

    景宸继续笑,北冥随风的脸黑了下来,上前拉过景色的手,霸道的开口,“要摸只能摸我的,当然要夸只能夸我。”

    景色咳嗽几声,“北冥随风,我摸我自己哥哥怎么了?”

    北冥随风凉凉的开口,“怎么不叫我男神了?”

    “唔,我仔细想了一下,我们现在可是夫妻关系,男神这个称呼不好,叫随风有些小羞涩,干脆就北冥随风啦。”景色淡定的开口。

    “对了,哥哥,我真的嫁给北冥随风了吗?为什么我总感觉那么不真实。”景色抬头问景宸。

    她相信景宸不会骗他的,在景宸回答的过程中不止景色紧张的看着景宸,就连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当景宸失笑点头的时候,众人才松了口气,景色更是百分百的相信自己真的成了北冥夫人,嘻嘻,北冥夫人这个称号还真好听。

    “哥哥,妈咪怎么都不来看我。”景色颇有些委屈,最最亲爱的妈咪居然在她受伤的时候不在她身边。

    “妈咪出去旅游了,哥哥还没告诉妈咪你受伤了。”景宸眼中划过一抹痛楚,下一秒就很好的掩饰住了那抹痛楚。

    北冥随风对季如夏的事情略有耳闻,上前拥住景色,面不改色的说,“对啊,为了不让岳母大人担心,等岳母旅程结束就会回来了。”

    景色脸一红,假意推了一把北冥随风,“你叫谁岳母呢。”

    “当然是我们妈,不然我岳母还有谁。”北冥随风淡定的回答。

    北冥随风没有不好意思,景色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推开北冥随风,“妈咪,一直说想去旅游,终于达成心愿了。”

    景色记忆中,在妈咪写的日记里也说过,有生之年想去这个世界看一看,走一走,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机会,现在终于能够实现了,景色也为季如夏感到开心。

    有孩子就有欢笑,松果宝贝充分发挥了开心果的作用,逗得几人笑个不停。

    松果宝贝怕景色无聊,跟景色嘀咕着在幼儿园里的趣事,北冥随风听松果宝贝今天说到幼儿园,突然想起松果宝贝好几天没有去幼儿园了。

    “松果宝贝,妈咪好想见见你说的那个顾安安,肯定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景色说。

    又聊了一会,景宸看了眼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对景色说,“色色,你好好休息,哥哥去处理些事情,晚些再来陪你。”

    景色点头,正和松果宝贝说的起劲,随口说了句让景宸一路小心点的话继续和松果宝贝聊开。

    北冥随风见景宸出去,跟着出去,在走廊里,景宸转过身面对着北冥随风。

    最后还是北冥随风率先开口,“今天,谢谢你。”

    要不是景宸今天跟他们一起撒了谎,景色也不会百分百的相信自己,不管如何这声谢谢北冥随风还是要说出口。

    景宸收起脸上的笑容,严肃的看着北冥随风,“我不是帮你,我是帮色色,这几个月色色就交给你照顾了,等色色恢复记忆后,如果还是坚决要离开你,我同样希望你彻底放手。”

    “哼,我不会让景色再次离开我,没有这个如果。”北冥随风霸道的开口,这一次他绝不放手,除非他死。

    景宸冷眼看着北冥随风,“还有北冥家族的事情,我不希望色色为这些事情烦恼。”

    北冥家族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北冥随风不能护景色周全,他同样要带景色离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