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我是你姨婆

    “松果宝贝,你想留着还是离开?”北冥随风低头询问松果宝贝的意见。

    松果宝贝皱着包子脸,犹豫了一会,“留着吧,看看后续,我们再离开,爹地你觉得呢?”

    北冥随风答应了,松果宝贝靠在北冥随风的身边看着前面的闹剧。

    现在的问题是陈老太爷反悔了这桩婚事,而景松却要坚持。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你们陈家要给我们景家一个交代,好好的黄花大闺女,因为你孙子,毁了清白。”景松冷哼一声,景知的名声经过今天一事,更加差了,除了陈家想必再也没有可以比拟陈家的婚事了。

    “景松,我告诉你,有我老头子在一日景知就别妄想嫁进我陈家,我可是听到景知刚才说的了,那天的事情是你们陷害的。”陈老太爷一生受人尊敬,最受不得的就是别人的威胁,关键时刻,曾经作为军人的铮铮铁骨就露出来了。

    “不管如何,那日的事情终究是景知吃亏。”景松也知道那天的事情是景知的不对,故而在面对陈老太爷的时候,有点理亏,说话不能完全的理直气壮。

    陈老太爷不欲与景松多争论,“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这第一带着你女儿离开这里,我们既往不咎,这第二,你继续闹,我们陈家势必将那天晚上的事情追究到底。”

    景松紧咬着牙,怒视着陈老太爷,景松刚上前一步,陈家的警卫员纷纷走了出来站在景松的前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景松恨恨的看了眼陈老太爷,对着地上的季如秋母女说了声走,景松临走前对陈老太爷说,“我景家跟你们陈家势不两立。”

    “哼,我也是那么想的。”陈老太爷不屑的冷哼一声,一个景家还真的是不够看的。

    “知儿,你不用嫁给陈耀安了,妈咪带你离开。”季如秋看到景知癫狂的模样,还是很心疼的,自己好好的女儿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景知现在完全处于那晚的恶梦中,根本不让季如秋靠近她,“你走开,不要碰我,走开。”

    季如秋一时间有些无奈,不知该拿景知怎么办,景松对着秘书一挥手,景松的秘书上前一掌敲晕了景知,一个打横抱起景知离开。

    见景家一行人离开,松果宝贝对北冥随风说要去厕所,北冥随风关心的问要不要他一起去,松果宝贝摇头表示自己去就可以了。

    北冥随风也不勉强,松果宝贝将相机从脖子上取出来递给北冥随风,让他先拿着,自己朝洗手间走去。

    等松果宝贝解决完从里面走出来耳朵时候正好遇见,从女厕出来的季如秋,松果宝贝脚下一顿,现在朗朗乾坤,季如秋应该不会蠢到要在这里对付他吧。

    还没等松果宝贝想好,就见季如秋走到松果宝贝的面前,血红的指甲划过松果宝贝的衣领,松果宝贝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季如秋勾唇一笑,“你是景色生的孩子是不是?”

    松果宝贝一时拿不准季如秋想干嘛,干脆就没有说话,季如秋见松果宝贝不回答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开口,“我知道,你是景色的孩子,你叫松果宝贝,是不是。”

    见松果宝贝还是不开口,季如秋继续说,“松果宝贝,你还不认识我吧,我是你姨婆,你外婆的妹妹,知道了吗?”

    “这位大妈,你挡着我的路了。”松果宝贝在季如秋说出她是他姨婆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跟季如秋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呵呵呵,松果宝贝,景色没有教过你礼貌吗?遇到长辈要问好。”季如秋眼神一狠,语气蓦然沉重起来,手紧紧的抓着松果宝贝的衣服。

    “我妈咪当然教过我遇到长辈要有礼貌。”松果宝贝双手在季如秋的手背上一划,季如秋吃痛放开,“但是,我没见过你谁知道你是不是我家亲戚。”

    季如秋没想到松果宝贝会那么说,勾着嘴角继续开口,“你可以回去问问你妈妈。”

    “这位大妈,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松果宝贝优雅的问着。

    “当然可以,帮我跟你妈咪带句话,离开了那么久,该躲的还是躲不掉,景家怎么说也是她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季如秋拍拍松果宝贝的衣服。

    松果宝贝从季如秋的手中挣脱开来,拔腿就朝婚礼现场跑去,谁知道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会发什么疯,还是抓紧离开的好。

    季如秋冷眼看着松果宝贝离开,冷笑一声,难怪那么多人都杀不了景色母子,这孩子根本就不像一个快五岁孩子该有的样子,聪慧太多。

    季如夏你这是何德何能,季如秋双手的指甲深深的陷入自己的手心。

    “松果宝贝,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北冥随风正准备起身去找松果宝贝,就见松果宝贝跑了回来,松了口气。

    “没事,半路遇上季如秋说了几句话耽误了一下。”松果宝贝喘着气说道,刚才深怕季如秋使诈,一路上就没停过的跑过来。

    北冥随风听松果宝贝说遇到了季如秋,赶紧拉过松果宝贝到跟前,全身上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

    “跟那个女人有什么好说的,松果宝贝她说什么了?”见松果宝贝浑身上下,没有受伤的痕迹,才开口问松果宝贝。

    “随便说了几句。”松果宝贝说。

    “爹地,季如秋跟外婆真的长得很像。”松果宝贝新奇的说着,他在景色那里见过季如夏的照片,今日一见季如秋两人长得真的像极了。

    “嗯,她们本就是双胞胎姐妹,像也不奇怪。”北冥随风见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一把抱起松果宝贝走到正在挨骂的陈耀华面前。

    “叔叔,今日的事情还真不能怪耀华,还要感谢他才对,不然今天陈家娶进来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人了。”北冥随风一只手伸出来拉住陈木休要打过去的拐杖。

    陈木休也知这个理,就是心中有口气过不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