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回

    景松拉着景知的手走到陈耀安的面前,陈耀安原本躲在陈耀华的身后。

    陈耀华喊了声大哥,陈耀安好奇的探出脑袋,看见景知的一瞬间,瞳孔瞬间放大,挣脱开陈耀华的手,朝桌子底下钻去。

    “不要,不要。”陈耀安恐惧的缩在桌子底下,不让任何人接近,陈耀华皱眉,蹲下身子去看躲在桌子下面的陈耀安。

    “大哥,快出来。”陈耀华对着陈耀安伸出手,紧紧皱着眉头,,看情况,陈耀安对景知的恐惧很深,陈耀安想来是对那天晚上的事情有阴影。

    陈耀安往桌子里面缩了进去,就是不让陈耀华碰到他,“弟弟,把她赶走,赶走。”

    “爷爷,这样子你还要景知嫁给大哥吗?”陈耀华站起身,对上陈老太爷的眼睛,再看了眼,也处于恐惧状态的景知。

    陈老太爷皱着脸,思考了一番一咬牙,指着陈耀安说,“将他给我抓过来,这场婚礼继续。”

    陈老太爷身后的两名保卫听了陈老太爷的吩咐,朝桌子底下的陈耀安走去,直接抬开桌子,陈耀安看着桌子被抬开,怪叫一声,朝另一个方向跑去,躲进人群,两名保卫赶紧追上去,抓住陈耀安。

    陈耀安不断的挣扎,求救的目光看着陈耀华,“弟弟,救我,她是坏人。”

    陈耀华不忍的上前,命令两名保卫放开陈耀安,保卫朝陈老太爷看去,见陈老太爷没有反对,松开了陈耀安的手,陈耀安赶紧跑到陈耀华的身后,躲在陈耀华的后边。

    “弟弟,她是坏人,她弄的可疼了。”陈耀安悄悄的高着状。

    景知听到了气的半死,他还疼,疼的是她好吧,景知一把甩开景松的手,跑到陈耀安的面前,“你个傻子,我告诉你,你不想娶我,我还不想嫁你。”

    景松气的脖子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现在是什么情况?新郎不想娶,新娘不想嫁。

    景知气愤的脑子一顿混沌,她眼前陈耀安的人影开始模糊,头上的灯不断的旋转着,景知的耳边只有身旁大家无情的嘲笑。

    景知神情模糊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嘴里喃喃着,“不是这样的,我是被陷害的,我是被景色那个贱人陷害的。”

    松果宝贝坐在离景知最近的地方,听到景知这样说着,他不悦的皱眉,从背包里摸出一根细小的针,朝景知射去。

    正好射中景知的大腿,景知猛地跪了下去,眼底慢慢的变得混沌,景松察觉到不对劲,就想拉住景知,没想到被景知抢先一步,跑到陈耀安的面前,陈耀华来不及阻止,景知一口咬上了陈耀安的脖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就没人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侮辱了我,你比景色还该死。”

    陈耀华反应过来赶紧一把推开景知,将景知推到在地上,景知就坐在地上傻笑着。

    “景松,你养的好女儿。”陈老太爷见婚礼变成了闹剧,见最宠爱的孙子辈景知咬了,将拐杖重重的敲击在地上,朝景松发火。

    景松近几年攒积的名声,算是彻底被景知给毁了,景松朝季如秋看去,“还不将她给我看住了。”

    季如秋赶紧上前拥住景知,痛心疾首的看着景知,“知儿,你这是怎么了。”

    景知模糊的看着季如秋的人影,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季如秋是谁,只想起,那天晚上就是这个女人给了她药,让她去害景色。

    景知一把掐住季如秋,“是你,是你害的我,是你给我药物,陷害了我。”

    季如秋咳嗽几声,抓着景知的手,“景知,你冷静一点,看看我是谁,我是你妈咪啊,景知。”

    “你不是我妈咪,你是恶魔,你是陷害我的恶魔,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恶魔。”景知癫狂的笑着,拼命掐住季如秋,不断的缩紧。

    “不是这样的,景知你冷静一点,看清楚,我是你妈咪。”季如秋用力扯开景知的手,摇晃着景知的肩膀。

    “景松,我看这场婚礼就此作罢吧,就当我们陈家配不上你女儿。”陈老太爷看着疯疯癫癫的景知,不管景知是真疯还是假傻,景知断然不能再嫁入陈家,今日一闹陈家景家的名声算是彻底的毁了。

    陈耀安恐惧的抱着陈耀华的腿,面前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千万不能和她在一起。

    “亲家,景知这事还要再商讨商讨。”景松可没那么好说话,今天要是解决了婚约陈家最多让人笑一时,景家可是要笑一辈子。

    景松转头笑眯眯的对陈耀安说,“耀安,我们继续婚礼好不好。”

    陈耀安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状,陈耀华安抚的拍拍陈耀安,“景总,我们陈家要不起一个时刻想着逃婚的新娘,你们请吧,门就在那里。”

    景松的脸上的笑容僵硬在那里,转身对满堂的宾客说,“今天的事情让你们看笑了,你们先离开吧,礼金分文不收,都退还给你们。”

    在场的宾客都是有些身家的人,礼金他们自然不看在眼里,倒是今天这一出让他们知道了该和景盛集团合作还是不该合作,眼看着陈家和景家就此闹崩了,和景家走太近就死得罪了陈家,这等傻事他们才不干。

    陈来太爷虽然心里很不舒服,可也知道此刻这些宾客留着就是继续让他们看笑话,吩咐了保卫,安排人,让他们依次离开。

    有人经过景知的身边不屑的冷哼一声,“原来景家大小姐也是一个疯子,这傻子配疯子还真是绝配啊。”

    “别说了,快走吧,这疯子等下上来咬你一口。”身后的伙伴推了前面那人一把,景知刚才咬陈耀安的时候她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这下嘴一点都不留情,“也不知这嘴里有没有病毒,有病毒可不好了。”

    “爹地,我们留着还是一起走?”松果宝贝抬头看北冥随风,松果宝贝其实还是想留着看后续的,景知如何作死,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