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她不是真正的景知

    “如果都没有人反对的话,那么……”司仪正好要将那句礼成的话说出来。

    “我反对。”来宾中突然站出一个小个子男生,举着手臂喊出来。

    景松以及陈老太爷等众认朝小个子男生看去,景松的脸当场就变了,关键时刻突然冒出一个人,当即景松就喊道,“保安,他不是我们的宾客,将他给我赶出去。”

    从门外进来两名保安,听了景松的话,就想上前抓过那个小个子男人,将他拉扯出来。

    “等下,我想听听你为什么反对。”陈耀华眼见小个子男人就要被拉出门外了赶紧开口。

    “耀华。”陈老太爷瞪了陈耀华一眼,他同样不希望这场婚礼出现什么变故。

    “爷爷,别急。”陈耀华对着陈老太爷露出一个笑容,继而看着那个小个子男人,“你说说,你为什么反对这场婚事?”

    小个子男人挣脱开保安的控制,上前几步,走到前面,手指着新娘子,说出来,“因为,她并不是真正的景盛集团的大小姐,景知本人。”

    此话一出,下面议论纷纷,季如秋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而景松则瞪大了双眼,“你开什么玩笑,这是不是我女儿我会不知道?保安赶紧给我将他拉出去。”

    小个子男人冷笑了几声,“有没有胆子让新娘子揭开头纱,让大家好好看看,这到底是不是景知本人。”

    景松冷哼一声,“荒谬,好好的婚礼岂容你在这里作乱,亲家,别听他的,这个人是存心来捣乱婚礼的。”

    陈老太爷在心中衡权了下利弊,毫不犹豫的站在景松这边,“将他给我带下去,敢破坏我陈家的婚礼。”

    两名保安紧紧的握住小个子男人的胳膊,将他往门外拖,陈耀华又适时的开口,“等下,爷爷,此人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有他的道理,要不就让嫂子揭开头纱给大家看一眼怎么样?反正这程序也只差最后一步了。”

    陈老太爷不满的看着陈耀华,没想到这个小孙子居然会在这个关头和他作对,陈老太爷拐杖重重的敲击在地上,“够了,将他给我带下去,婚礼继续。”

    陈耀华冷笑一声,夺过司仪手中的话筒,“她当然不敢揭开头纱,因为她根本不是真正的景知,将景知给我带进来。”

    说完陈耀华一把扯下周倩的头纱,将周倩整个人暴露在大家的视野中,认识景知的人都开口惊讶的指着周倩,“看来那男的说的没错,这真不是景知,那真正的景知去哪了?”

    景松见到身边的人不是景知是周倩的时候,脸整个黑了下来,怒声问周倩,“怎么会是你,那景知去哪里了?”

    陈老太爷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这第一是因为好好的景知莫名其妙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这第二就是陈耀华完全不顾及陈家的脸面,当众揭穿了这一切,他敢肯定陈耀华在婚礼开始前就知道了新娘子不是景知本人这件事情,之所以不说就是等着现在这一刻将这一切揭露在大众的眼里。

    这么想着陈老太爷的心肝有些疼,直直的朝身后倒了过去,幸好身后有保镖,及时接住了陈老太爷,给陈老太爷端了把椅子过来坐着。

    陈老太爷手指颤抖着指着陈耀华,“你个混小子,你这是存心要和老陈家的脸面过不去啊。”

    陈耀华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爷爷,你可的保重身体,接下去的才精彩,早和你说了景知不适合哥哥,也看不上哥哥,您坚持没办法。”

    陈老太爷听陈耀华此番话,赶紧深呼吸了几口,担心一会被陈耀华给气死。

    随着陈耀华的一声召唤,穿着牛仔裤衬衫的景知被带了进来,人群中的季如秋见到景知时,手紧紧的抓着手包,不明白怎么会这样,明明景知坐了飞机去了y国怎么会被扣押下来。

    陈耀华笑着上前开口,“我有好兄弟在飞机场看到了景知小姐,我就想到今天是景知小姐和大哥的婚礼,景知小姐怎么会在机场,赶紧派人将景知小姐给送了回来。”

    “放开我你们。”景知是在飞机上被人拦截下来,押下飞机的,她还在想是谁,居然是陈耀华。

    “景知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景松走到景知的前面黑着脸问景知。

    景知看着眼前的情况,自然知道自己逃婚找人顶包的事情,东窗事发了,事已至此景知毫不畏惧的开口,“爹地,我不想嫁给陈耀安。”

    “啪。”景松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打了上去,怒瞪着景知,“今天无论如何你也得给我嫁给陈大少。”

    季如秋见景松打了景知一巴掌赶紧上前,拦住景松,“你这是干嘛。”

    景松一把推开季如秋,“你说,景知今天逃婚的事情,你是不是也有责任,你是不是也帮了景知?”

    景松再看景知眼底清明的模样,哪像是吃了致幻剂的样子,当场就认定季如秋联合景知骗了他,景松黑着脸,怒极了,压低了声音对季如秋说,“回家再和你算账,现在景知赶紧给我去完成婚礼。”

    景松上前,一把抓过景知的手腕将她给带到陈老太爷的面前,“亲家,这次是景知任性了,不管怎么说,婚礼还是要先完成,我们有什么话,推后再说。”

    景知想甩开景松的手,无论如何都甩不开,“放开我。”

    景松无视景知的话,继续对陈老太爷赔笑道。

    陈老太爷自然明白此刻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继续婚礼,至于顶包的事情,等婚礼结束了再算账,陈老太爷吐出心中的一口浊气,开口,“既然新娘子回来了,就继续婚礼,其他的事情压后再说。”

    “爷爷,这样子的孙媳妇你还要?”陈耀华嘲讽的看着陈老太爷。

    陈老太爷在侍从的搀扶下起身,恶狠狠的瞪了眼陈耀华,“你的事情,我们晚点再说,现在婚礼继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