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连自己女儿都不认识

    “嗯,给妈咪带些好吃的回去。”松果宝贝很赞同的点头。

    北冥随风温和的摸着松果宝贝的头发,恰好此刻,陈老太爷在侍从的搀扶下慢慢的走到最前面,拿着话筒开口,“今天是我陈家大孙子陈耀安的婚礼,欢迎各位来宾。”

    台下,众人鼓掌,纷纷坐到嘉宾席上去,陈老太爷对着陈耀华一挥手,陈耀华夺下陈耀安手中的糖,“大哥,该你上场了,别吃了。”

    陈耀安动动空空如也的手,委屈的瘪着嘴,糖没了,“弟弟,糖没了,糖没了。”

    陈耀华脑仁一阵疼痛,“乖,别闹,你一会乖乖听话,我给你糖吃,现在到你这个主角上场了,你一会只要闭嘴就好,知道吗?”

    陈耀安虽然不是很懂陈耀华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只要听陈耀华的话就有糖吃,于是陈耀安点头答应了陈耀华的话。

    陈耀华这才拉着陈耀安上场,陈耀安只要不开口讲话,站在那里没人会觉得他是个傻子,外表看着还是很俊朗的,今天陈耀安一身白色的西装,配上他清澈的眼睛,一时间让人不敢亵渎。

    松果宝贝甚至能听到还有人对陈耀安的夸奖,陈老太爷甚少将陈耀安暴露在大众的视线里,很多人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陈耀安。

    “这陈大少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啊,站在那里斯斯文文的哪里有傻子样子。”来宾一。

    “谁说不是呢,看着就像邻家大男孩。”来宾二。

    “之前还挺同情景知的,现在看看陈耀安的模样,我反倒觉得景知赚了,陈大少家世好,长的帅,就是脑子不灵光了点,但是有陈少校照拂着,不灵光又能怎么样,总的说还是景知赚了。”来宾三。

    “也不能那么说,外表再俊朗也是个傻子,陈少校就算照拂陈大少,能照拂的了几年,再说了,这陈少校和陈大少可是同父异母,两人感情看着就不怎么样。”来宾四不以为意的说着。

    松果宝贝和北冥随风坐的是最前面,能很清楚的听到身后人的讨论声,有不少人一直将目光往北冥随风这边看过来,碍于北冥随风的传闻,硬是没人上前。

    大家都在猜测坐在北冥随风身边的小男孩是什么人,北冥随风将松果宝贝护的很好,再加上松果宝贝脸上戴着一个墨镜,也看不清松果宝贝的样子。

    “爹地,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松果宝贝很是兴奋的看着。

    北冥随风嗯了一声,刚才司特助传消息来说,已经拦下来了景知,正赶往婚礼现场,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耀华叔叔今天很帅。”松果宝贝举着相机对着站在陈耀安身边的陈耀华连拍了数张照片。

    北冥随风听到松果宝贝夸别人帅,顿时不开心了,脸上拉下来,不悦的看着松果宝贝,“陈耀华帅,你爹地我就不帅吗?”

    松果宝贝偷笑一声,看着北冥随风吃醋的样子真可爱,松果宝贝一本正经的拍拍北冥随风,“爹地,虽然耀华叔叔很帅,但是在宝贝心中最帅的还是爹地你。”

    北冥随风听到这一句话,满意了。

    “爹地,快看,新娘子来了。”松果宝贝拉着北冥随风的衣服,扭头朝红毯那天看去,看见景知挽着景松一步步走进来。

    景松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多了几条,身后的花童牵着景知长长的头纱,一边撒着玫瑰。

    “景松跟妈咪还真没像的地方。”松果宝贝这还是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见景松的脸,不屑的冷哼一声,真不知就景松这样子是怎么生出舅舅和妈咪这么好看的人。

    北冥随风想了一下,回答,“你妈咪随的是你外婆的长相。”

    松果宝贝赞同的点头,很快景松就带着景知走到了陈耀安的面前,景松笑着将景知的手放到陈耀安的手里。

    陈耀安不习惯陌生人触碰自己,在景松碰到陈耀安的时候,陈耀安下意识的抽手,躲到陈耀华的身后,景松笑着的脸僵硬了一下,继续开口,“耀安,我这就把我的宝贝女儿景知交给你了,你可千万要好好对待我家景知。”

    陈耀安继续躲在陈耀华的身后,两只眼睛转着,不明白眼前这位大叔在说些什么。

    陈老太爷马上将视线看向陈耀华,陈耀华咳嗽几声,拉过陈耀安,“大哥,你岳父和你说话呢,说好。”

    陈耀安被陈耀华说的有些委屈,但是一想到乖乖听陈耀华的话,之后就有糖吃这件事情,乖乖的点了头,说好。

    景松笑了,将景知的手强塞到陈耀安的手里。

    “爹地,这景松好像还被瞒在鼓里。”松果宝贝悄悄的和北冥随风咬着耳朵。

    “自然,景松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一路牵过来的新娘子,根本不是自己的女儿。”说到这个也真有点可笑,身为父亲,居然连自己身边的人是不是自己的女儿都不知道。

    “爹地,季如秋背后是不是还有势力存在,她那次雇来杀我和妈咪的都是雇佣兵,要不是当时北冥成风那一拨人将他们当成是我和妈咪的救兵,我和妈咪或许就坚持不到那时候了。”松果宝贝突然开口,那一次的追杀他意识到了自己有多弱,要是再强一点妈咪就不会为了保护他而受伤。

    北冥随风感受到了松果宝贝的失落,想了一下开口安慰松果宝贝,“你在爹地心中已经很厉害了,爹地在你那么大的时候,根本做不到跟你一样,季如秋背后的势力,爹地会派人去查的,你就放心吧。”

    松果宝贝点头,勉强打起精神,看向前面,感到身侧有人在看着自己,松果宝贝朝旁边看去,正好对上季如秋的眼睛。

    季如秋意外的没有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松果宝贝,反而对着松果宝贝笑了一下,不知是不是松果宝贝的心理作用,他感觉季如秋的笑容很阴森。

    松果宝贝下意识的朝北冥随风的身侧缩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