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婚礼注定是笑话

    陈耀华使劲憋笑,收到陈老太爷的怒视,上前拉过陈耀安。

    “乖,你今天乖点,我一会给你糖吃好不好?”陈耀华诱哄着陈耀安,将陈耀安带到季如秋和景松两人的面前,“鞠躬,喊岳父岳母。”

    陈耀华在陈耀安的腰上使劲戳了一下,陈耀安瘪嘴,委屈的看着陈耀华,“弟弟,要糖糖。”

    季如秋看陈耀安如此痴痴呆呆的样子,脸上闪过嫌恶,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她的宝贝女儿,倒是景松一副笑呵呵的看着陈耀安,陈耀安越傻对他来说越有利。

    陈耀华在心底一直提醒着自己,要淡定要淡定,陈耀华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从裤袋里掏出一粒奶糖递给陈耀安,“大哥,吃了糖就要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知道吗?”

    陈耀安看见奶糖,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扑过去从陈耀华的手里夺过那颗奶糖,剥了纸壳就往嘴里扔,接收到陈耀华的眼神,陈耀安想起答应陈耀华的事情,对着季如秋和景松毕恭毕敬的鞠了个躬,含糊不清的喊着,“岳父,岳父。”

    季如秋还未表示,景松笑呵呵的扶起陈耀安,“好啊,好啊。”

    季如秋勉强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从手包里取出一个红包递给陈耀安,陈耀安乐呵着接过,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发现不能吃,又将红包扔给陈耀华。

    “弟弟,我还想吃糖,还有吗?”陈耀安对着陈耀华眨巴着眼睛。

    陈耀华耐着性子,接到陈老太爷的目光,对陈耀安说,“你今天只要乖乖的,想要吃多少糖就给你吃多少糖,现在跟我去办正事。”

    陈耀安拍着手,喊着好啊好啊,季如秋看到这一幕,恨不得地上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景知要是嫁给她,她以后在外人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第一个要笑话的就是季如夏了吧,再大的好处也不能让景知嫁给陈耀安。

    季如秋拉过景松试着跟景松开口,“松哥,你看陈耀安这个样子,我们景知怎么能嫁给他?”

    景松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样怎么了,景知今天怎么也要嫁给陈耀安,陈木休那个老家伙给的好处可不少。”

    季如秋紧皱着眉头,“可陈耀安是个傻子,以后走出去岂不是要被其他人笑死?”

    “傻子怎么了,傻子好啊,以后陈家的一切都是我们景知的。”景松不以为然,“放宽心,景知忍一忍就过去了,等陈木休那个老家伙死了,我们到时候再让景知和陈耀安离婚,景知还是我们的女儿,还是景盛集团的大小姐。”

    季如秋一抹怨恨从眼底划过,她知道此刻再多说也无益,景松现在一根筋想着要拿景知和陈家换取利益。

    景松忽然想起一事,转身问季如秋,“如秋,让你办的事情办了吗?有没有给景知喝下致幻剂?”

    “嗯,喝下了。”季如秋点头,只是不知为何景知今日的模样倒不像是喝下致幻剂的样子,当然这个疑问她不会和景松讲,致幻剂对景知无用最好,季如秋看着时间想着景知现在已经坐上了飞往y国的飞机,心头放下了一块石头,等过几年,这件事情被人淡忘了再安排景知回国,景知喜欢演戏,正好安排景知去国外学习。

    景松听到季如秋的回答,满意的点头,今天可千万不能出现什么岔子,那么多上流社会的人看着。

    “时间也差不多了,去看看景知吧。”景松对景知心中还是有那么点愧疚的。

    北冥随风找了一圈后,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正看着陈耀安。

    北冥随风上前,一把将松果宝贝从身后包起来,“怎么了,一直看着陈耀安。”

    松果宝贝刚想叫出声,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回过头果然看见是北冥随风帅气的脸。

    “爹地,耀华叔叔的哥哥和耀华叔叔的父母关系不好吗?”松果宝贝好奇的问,一场婚礼,都不见陈耀华的父母,不管是表面做戏还是怎么样都不会不来婚礼才对。

    北冥随风将松果宝贝抱到来宾席上去坐着,解释着,“陈耀安是耀华同父异母的哥哥,耀华的母亲因为以前的一点事情对耀安有点心结,所以就没来参加,至于他的父亲应该是工作太忙了。”

    松果宝贝点头,“爹地,你说今天的婚礼会那么顺利吗?”

    北冥随风嗤笑一声,“自然不会,景知可一点都不想嫁给陈耀安,今天的婚礼注定是个笑话。”

    松果宝贝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厅,颇有些感慨,“什么时候能见到爹地和妈咪的婚礼啊。”

    北冥随风摸摸松果宝贝的头发,嘴角含笑,“快了,爹地一定会给你妈咪一个世纪婚礼,到时候松果宝贝来当花童。”

    北冥随风要等着景色恢复记忆后,再来一场盛世求婚,一场世纪婚礼,在此之前,当然努力让景色爱上他,离不开他。

    松果宝贝点点头,手里举着相机,对远方的一幕按下快门,“嗯,我一定会是最帅的花童。”

    北冥随风沉默,儿砸,这花童不应该说最萌最可爱吗?

    “爹地,其实陈耀安还是挺可爱的。”松果宝贝看着不远处痴痴傻傻一脸纯真笑容的陈耀安。

    北冥随风点头,“陈耀安,虽然傻可是难得的是单纯。”

    在陈木休的羽翼下,陈耀安一直活着很开心。

    “爹地,妈咪要是知道我们抛下她,来参加婚礼会不开心的。”松果宝贝戳戳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失笑出声,确实,现在的景色一切都是十六岁之前的样子,十六岁的景色最喜欢的就是凑热闹,要是知道陈耀华大哥今天结婚,景色就是拖着受伤的身子也会赶过来。

    “嗯,不告诉妈咪,一会回去给妈咪带她喜欢吃的蟹黄包子。”北冥随风提起景色,眼里脸上全是笑容。

    这几天的日子是他在此五年中想都不敢想的日子,有景色还有两人的宝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