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你根本比不上季如夏

    “松哥,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人,你还吃醋不成。”季如秋愣一下,马上优雅的笑着。

    墨释然这个名字,要不是今天晚上突然梦到以前的事情,她也不会记得了。

    “所以,他一直在心里是不是?”景松恶狠狠的瞪着季如秋,墨释然是他心底最大的耻辱。

    “松哥,这几年,我对你的心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季如秋不欲与景松多争,只是委屈的看着景松,眼珠在眼眶里打转。

    景松见季如秋这般楚楚可怜,心头的怒火一点点的消下去,将季如秋拥进怀里,“你对我的心意我自然是知道的。”

    季如秋乖巧的趴在景松的怀里,景松大男子的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季如夏从未有过那么依赖他的时刻。

    虽然景松听进了季如秋的话,但是墨释然这个名字成了他心头的一根刺。

    两人温存了一番,季如秋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五点了,该起来叫景知梳妆打扮了,季如秋温柔的说,“松哥,今天是知儿大好的日子,我去叫知儿起床。”

    景松松开季如秋,点点头,“好,去吧。”

    季如秋缓缓起身,走到梳妆台前,拿起梳子开始梳头发,动作到了一半季如秋忽然感到不对劲,将梳子放到桌子上,在头发上抓了一把,一大把的头发被季如秋抓了下来。

    季如秋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怎么,怎么会这样。”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啊—”

    季如秋尖叫出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头发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平日里季如秋很注重保养,怎么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季如秋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

    “如秋,怎么了。”景松听到季如秋的尖叫,起身下床走到季如秋的身边,看见季如秋手里握着一卷的头发。

    “不就是点头发吗,担心什么。”景松见只是头发掉多了点不以为意的说道,女人长发掉头发是常有的事情。

    景松安慰的拍着季如秋的肩膀,“你啊,肯定是这几天为景知的事情伤神太多,情绪不稳定才造成的脱发,等过几天就好了。”

    季如秋听进了景松的话,想想这几天确实如此,于是点点头,“我想也是的,算了,我先去叫景知起床吧。”

    季如秋推开景松,走到景知的房间,见景知还躺在床上睡觉,微微一笑,看来是昨天那杯牛奶起了效果。

    “知儿,起床了。”季如秋走到景知的床边推搡着景知,景知幽幽的醒过来,看到季如秋,猛地想起昨晚保姆强行灌牛奶的事情。

    景知顿时坐起来,推开季如秋,“我不嫁,我不嫁,你别想逼我嫁给陈耀安那个傻子。”

    季如秋皱起眉头,看着景知那么强烈的反应,昨晚保姆确确实实说景知已经将牛奶喝下去了,怎么会还是现在这副样子,季如秋来不及多想,伸手就拉景知,“知儿,现在已经来不及了,陈耀安,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啊—季如秋,你还把我当你女儿吗?为什么,你要逼你女儿跳火坑?”景知尖叫一声。

    仇恨般的目光看着季如秋,季如秋被景知的眼神吓了一跳,“知儿,等你嫁过去了我们再办法离婚好不好?”

    季如秋也舍不得将景知嫁给陈耀安,可是现在,景知除了选择嫁给陈耀安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了,陈家为了防止事情节外生枝,已经将景知打上陈家人的标签,现在整个a市都知道景知是陈家的大孙媳妇,还有谁敢娶景知。

    “季如秋,你不配做一个妈妈,你根本比不上季如夏,季如夏就不会逼自己女儿去跳火坑。”景知一时之间有些口不择言。

    季如秋被景知口口声声的季如夏给刺激到,她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季如夏,最不想听到的也是季如夏,现在她亲生女儿指责她不如季如夏,季如秋抬手欲打景知,在半途中生生停了下来。

    “知儿,你听我说,陈耀安是个傻子,到了陈家事情还不是你做主?到时候陈家的家产都是你的。”季如秋没有多余的时间和景知争论,趁景知出神之际将景知带上梳妆台,又挥手叫外面的人进来,给景知梳妆打扮。

    等景知回过神来,已经梳妆完毕,景知看着镜子中身着婚纱的自己,不由得笑出声,“北冥哥哥,看,这身婚纱好看吗?”

    景知笑着笑着,看见镜子中居然出现了陈耀安的人影,景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拿起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就朝镜子砸去,“陈耀安,你给我滚。”

    房间里陈家派来监视的人见景知这副疯疯癫癫的模样,皱起眉头,看得出来景知并不想嫁给陈耀安。

    陈家的管家,挥手让房间里多余的人出去,对季如秋说,“我家老爷说了,今天的婚礼他不希望发生什么意外,要是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景知小姐在陈家的日子就不会那么好过了,还有景盛集团,也不会那么好过。”

    季如秋勉强露出一个笑脸,“陈管家,放心吧,今天的婚礼不会出现什么情况。”

    这个婚礼是季如秋和陈木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按陈家人的想法就是一顶轿子抬进门就好没有必要来举办婚礼。

    陈管家看了景知一眼,走出去向陈木休汇报情况。

    房间里只剩下景知和季如秋,季如秋看着景知哭哭笑笑的样子很是痛心。

    这样的景知到时候婚礼上会闹出什么花样来也不知道,为了以防万一季如秋让周倩也打扮的和景知一样,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可以让周倩扮成景知完成这场婚礼。

    怎么说景知也是季如秋的亲生女儿,季如秋看着景知许久,终于下定了一个决心。

    季如秋俯身在景知的耳边念了几句,景知原本混沌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明起来,抬头看着季如秋,“妈妈,这样真的可以吗?”

    季如秋点头,替景知整理着婚纱,“知儿,你是妈妈的亲生女儿,妈妈怎么舍得让你不开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