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十三章:天生没有心肝

    北冥随风冷笑一声,也不回答夏老夫人的话,现在想着祖孙两的情分了,之前做事情的时候可有考虑过情分二字?

    “奶奶,您别跟他废话,他天生就没有心肝。”北冥成风不耐烦的扯了一把夏老夫人的衣袖。

    “成风怎么说话呢你?这是你哥。”夏老夫人拉拉北冥成风的衣袖。

    “兵工厂的事情一定是你搞的鬼。”北冥成风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小时候北冥随风宁愿两败俱伤也不愿意他好的场景。

    北冥成风越看北冥随风那张脸不舒服,直接一拳朝北冥随风打了过去。

    反身回来的司特助正好看见北冥成风一拳打向北冥随风的画面,忍不住惊呼出声,“风少,小心。”

    就连北冥成风都以为这一拳妥妥的会落到北冥随风的脸上,谁知道北冥随风在拳头即将靠近脸上的那一刻侧身躲了过去,还顺带一脚踹在北冥成风的胸口,北冥成风被北冥随风那一脚踹的连退了好几步。

    司特助默默的退到一边捂脸,果然没必要担心北冥随风,别说一个北冥成风,就算再来十个北冥成风也打不过北冥随风。

    “你敢。”北冥成风红了一眼,再次朝北冥随风冲了过去。

    “不自量力。”北冥随风冷冷的嘲笑,直接一个反手,抓住北冥成风的手,又是一个过肩摔将北冥成风撂倒在地上,北冥成风不甘心,一个鲤鱼打挺就想起来,北冥随风直接一手刀朝北冥成风砍去。

    北冥随风脚踩在北冥成风的胸口上,冷冷的看着北冥成风。

    “凭你还想动我?可笑至极,愚昧至极。”北冥随风居高临下的看着北冥成风。

    “有种你就杀了我。”北冥成风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还是这样,还是这个结果,还是输了,好像从小到大他什么都比不过北冥随风,北冥成风的两只眼瞪的大大的。

    “随风,你这是做什么,他是你弟弟啊!”夏老夫人看见北冥成风被虐的全过程,心脏不停的跳着。

    踮着小脚,跑上前准备扶起北冥成风。

    北冥随风对着北冥成风冷哼一声,“你要是不知道北冥家族的规矩,我不妨教教你。”

    说着将脚收了回来。

    “咳咳咳。”北冥成风在夏老夫人的帮助站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痕。

    “北冥随风,你有什么了不起,心爱的女人背叛你,哦对了那个女人叫景色是吧!”北冥成风推开夏老夫人,摇摇晃晃的走到北冥随风面前,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打不过北冥随风,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可以言语上攻击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的眼神暗了下来,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北冥随风直接一个拳头招呼上了北冥成风的脸,在夏老夫人惊恐的目光中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北冥成风的面前,直接掐住他的咽喉,“你再敢提她名字,试试。”

    “咳咳咳!”北冥成风的脸涨成通红。

    “作孽啊!”夏老夫人蹬蹬跑上前,掰开北冥随风的手,“他是你弟弟,你还真想杀了他不成?”

    北冥随风收回手,接过司特助的帕子随意的擦了擦,丢在北冥成风身上,“我记得夏老夫人你说过,北冥家的人不能有感情。”

    “夏老夫人,你耽误我的时间很多了,还是回归正题吧!”北冥随风背对着夏老夫人,不想看到她们祖孙情深的画面。

    “将钱给成风,我就告诉你。”夏老夫人很懂在什么时机开出什么条件。

    之前她是想拿北冥家族的家母之位和北冥随风谈条件,现在出了北冥成风这档子事情,当然是以北冥成风为先。

    北冥随风越过夏老夫人,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你是不是以为我非那个答案不可?”

    北冥随风生平最恨别人的威胁,之前是因为那个答案很重要,现在,已经查出点眉目了只是时间的问题。

    夏老夫人如果能够配合的话是最好,不能配合也是无所谓了。

    “北冥成风,我本来想放你一马,无奈你实在令我不顺眼,你在外头北冥家的资源我全都会收回,想报仇是吗?那就靠自己本事来找我报仇。”北冥随风不再看夏老夫人。

    “北冥随风,你敢这样做,我也是北冥家的人。”北冥成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捂着胸口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食指指着北冥随风的脸。

    “为什么不敢,我没将你逐出北冥家,已经是留你几分情面了。”北冥随风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站起身,“夏老夫人既然你不愿意相告我也不勉强,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北冥集团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

    说完直接走了出去。

    “北冥随风。”北冥成风怒吼一声。

    大堂只剩夏老夫人和北冥随风。

    “奶奶,我们怎么办?”北冥成风转过头询问。

    夏老夫人上前,将北冥成风扶到椅子上坐着,“哼!北冥随风这是欲擒故纵的手段,你放心他迟早会来找我的。”

    “恩!北冥随风是不是查到了什么,连一点顾忌都没有,直接朝我们动手?”北冥成风疑惑。

    “景色回来了,北冥随风这是借你来敲打我,不要对景色动什么手。”夏老夫人眼神不断加深。

    北冥成风勾起一抹笑容,是吗?景色回来了,他的好哥哥的弱点又回来了吗?

    “风少,我们回哪里?”司特助将车子开过来,问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深吸了几口气,对着司特助伸出了手。

    司特助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噢噢噢。”将车钥匙交给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回他一个你还不太笨的目光。

    “将景色的住址发到我手机上。”说完,北冥随风迈着大长腿坐进车里,留给司特助一脸尾气。

    风少……您就这样抛下我离开真的好吗?真的好吗?司特助欲哭无泪的看着空荡荡的面前。要知道北冥老宅可是在山上,没有通行令车辆根本进不来,所以他就是要走回去的节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