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爹地,你好厉害

    “大小姐,这一切都是夫人吩咐的,您可千万怪不得我。”保姆念叨了一句,掰开景知的嘴,捏住景知的下巴就往景知嘴里灌那杯牛奶。

    “贱人,你敢这么对我,你不过就是我家的奴才。”景知摇晃着脑袋,不让保姆将牛奶灌进她嘴里,就是再傻,此刻她也知道这一杯不单单是牛奶那么简单。

    保姆平日对于景知骄纵的模样,早有不满,此刻更加不会手软,景知从小娇生惯养怎么敌得过保姆的力气,没多久,景知反抗的力气小了许多,保姆见状,急忙将牛奶灌进景知的嘴里。

    一直到最后一滴,保姆才松开景知,景知浑身脱力般,扑倒在地上,“咳咳咳咳咳。”

    “爹地,这保姆给景知灌的是什么啊。”松果宝贝悄悄的回头问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想起陈耀华之前说的,陈耀安和景知的婚礼就在明日,看来季如秋怕景知在明日的婚礼上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状况才先下手为强。

    北冥随风嗤笑出声,一个女人连自己女儿都舍得利用,这个女人还配当母亲吗?

    松果宝贝回过头看屋子里的情景,只见保姆灌完牛奶后见景知毫无知觉的躺在地上,朝四周看了眼情况,悄悄的移步到景知的梳妆台前,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了一条项链塞进兜里。

    这景家还真是蛇鼠一窝,上至不要脸的景松季如秋夫妻,下至手脚不干净的保姆佣人。

    保姆偷完项链后,一把提起景知,将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才离开。

    见保姆离开了,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对视一眼,打开玻璃门,进了景知的房间。

    保姆离开前并没有拿走装牛奶的杯子,松果宝贝跑到牛奶杯前,闻了几下,“爹地,是致幻药。”

    松果宝贝朝北冥随风招手,北冥随风走到松果宝贝身侧,“你能闻的出来?”

    松果宝贝可爱的吐吐舌头,“其他闻不出来,这个致幻药还是可以的,它是孤展哥哥研究出来的,我没少见。”

    岂止没少见,松果宝贝都要成了孤展的试药人,当然这话他可不会告诉北冥随风,不然北冥随风非得去找孤展算账不可。

    “爹地,我不想季如秋那么轻易的得呈。”松果宝贝抿着小嘴,看着北冥随风,季如秋想让景知安安分分的嫁入陈家他偏偏不让季如秋如愿,怎么也要景知在婚礼上出点洋相才行。

    北冥随风拍拍松果宝贝的肩膀,“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爹地替你担着。”

    松果宝贝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踮起脚,让北冥随风弯下身子,在北冥随风的脸上亲了一口。

    松果宝贝走到景知的床边又有些犹豫,“爹地,可是明天是耀华叔叔的哥哥结婚,婚礼出了状况对耀华叔叔会不会不好。”

    北冥随风怜惜的摸摸松果宝贝的头发,“放心吧,耀华巴不得婚礼出点事情。”

    何况陈耀华不靠陈家坐到了现在这个位置,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就是扳倒了陈家也扳不倒他。

    哼,只要松果宝贝开心,陈耀华牺牲点也是可以的,就当是作为见侄子的见面礼,北冥随风阴暗的想着。

    松果宝贝听了北冥随风的话后,放心的走到景知的身边,从包包里掏出一颗黄色的小药丸塞进景知的嘴里,又拿出一颗黄色的小药丸塞进景知的嘴里。

    这黄色的小药丸类似于兴奋剂,能将人的感官放大数倍,一颗是拿来解一半的致幻剂,再吃一颗可就能让人造成易怒过于冲动等情绪。

    松果宝贝等着看景知明天的婚礼。

    北冥随风眼看着松果宝贝将药丸塞进景知的嘴里,他可不管这是什么药,松果宝贝开心就好。

    “爹地,这景家以前是妈咪的家吗?”松果宝贝拍拍小手,抬头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点点头,“对,这景家以前是你妈咪和你外婆住的,现在让坏人住进来了。”

    “爹地,季如秋就不觉得心里别扭吗?住以前她姐姐住过的家,睡她姐姐的男人。”松果宝贝实在无法理解季如秋的想法,这里到处充斥着季如夏生活过的痕迹,季如秋就不觉得别扭的慌吗?

    “有些人就是以此为乐,在这里季如秋能感受到她胜利者的骄傲。”季如秋住进来后,景家关于季如夏母子三人的痕迹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了,全都被季如秋给清除的干干净净。

    松果宝贝不是很能理解北冥随风的话,慢慢悠悠的在景知的房间里面晃荡起来,一整晚的时间,他不慌,现在季如秋应该还没入睡,要等她入睡了才好。

    松果宝贝晃荡到景知的梳妆台前,看着景知的首饰,莫名的越看越眼熟。

    “爹地,这里又好几样饰品和妈咪的一模一样。”松果宝贝将北冥随风叫到梳妆台前,拿起其中的一个手镯,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着。

    “应该是景知模仿景色的饰品打造的。”松果宝贝手中的手镯,北冥随风也认出来了,这只手镯景色也有,看着一模一样,不同的是,景色的手镯在里圈有刻着“s”。

    北冥随风在梳妆台上又翻了一下,景知的许多饰品确实是按照景色来打造的。

    看来是景知过于嫉妒景色了,北冥随风耳尖的听到有脚步声,捞起松果宝贝以极快的速度,躲进浴室。

    “哎呀,这人老了,记性就变差了,这牛奶杯怎么就忘拿了。”景家的保姆一边走进房间一边念叨着,“放哪了,这是。”

    “找到了。”景家的保姆一个转身在桌子上看见了牛奶杯,拿过牛奶杯,然后又重新走了出去。

    北冥随风等了一会,听脚步声确实离开了,才带着松果宝贝走出来。

    松果宝贝崇拜的看着北冥随风,“爹地,你好厉害。”

    北冥随风很享受松果宝贝崇拜的目光,这点事情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以前枪林弹雨可是都闯过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