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我生的儿子,怎么看怎么帅

    景色放下手中的平板,无辜的看着松果宝贝,“松果宝贝,你妈咪现在没了九年的记忆,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陌生的,我就像是从十六岁穿越到了二十五岁,所以看些后来的片子很正常。”

    松果宝贝表示明白的点头,这九年对于景色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的记忆和思维都停留在是十六岁的时候。

    “松果宝贝,我可开心了,好多当时在追的剧和小说,一觉醒来发现都已经结局了。”景色继续抱着平板追剧,不过还是有点遗憾,“话说回来,我还是挺希望恢复记忆的。”

    “妈咪,先别看了,我和爹地给你带了晚饭过来。”松果宝贝上前拿过景色手中的平板,招呼着北冥随风过来。

    北冥随风走到病床边,将保温盒打开,将里面的小米粥拿出来,喂景色。

    景色一边吃着北冥随风亲手喂的小米粥,一边感慨,“我以前做梦都没想到男神有一天会这样温柔的喂我吃饭。”

    北冥随风喂粥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放心,以后会喂你一辈子的。”

    景色被北冥随风的这句话惊讶到了,含着粥的嘴,张开诧异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朝景色开口,“怎么了?”

    景色赶紧摇头,“没没没,只是被男神的这句告白给感动到了。”景色花痴的笑出声。

    “妈咪,你收敛一点。”松果宝贝叹口气,没想到妈咪解放天性是这样的。

    吃饱喝足景色心痒刚才没追完的剧,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慢慢的摸向松果宝贝的身侧,半途中被松果宝贝敏捷的给拦了下来,“妈咪,医生说了,你现在要好好休息,情绪不宜波动太大。”

    妈咪一入迷就会忘记自己还是伤员这件事情,刚才他可看见了,妈咪爆笑的时候捶床单的动作,因为那个动作妈咪的手上的伤口又裂开了一点。

    景色瘪嘴,扑上前抓过松果宝贝,在他脸上蹂躏着,“我生的儿子,真是怎么看怎么帅,乖宝宝,让人妈咪再看会好不好,妈咪保证一定会淡定的。”

    松果宝贝轻柔的推开景色,“不可以,妈咪,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休息,这部剧等明天我陪你一起看。”

    景色再三劝说无果,立马用委屈的神情看向坐在一旁的北冥随风,“男神,你儿子欺负我。”

    北冥随风淡定的瞟了眼松果宝贝,上前拥过景色,“乖,也是你儿子,乖乖的休息,等伤好了点再看。”

    景色在北冥随风的再三劝说下,总算勉强同意,无聊的躺在床上发呆,景色干脆看着天花板数星星。

    这才刚刚开始住院她已经无聊的发慌,接下去要怎么办啊。

    景色眼珠转动了几下,试着商量的和北冥随风开口,“要不让我出院呗,我已经没事了,就是身上的伤要养,我可以回家养的,我保证回家后会乖乖的。”

    景色见北冥随风不为所动的模样,继续碎碎念,“男神,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我想去看看我们的家。”

    “乖,你先好好休息,等医生批准出院后,我们再出院。”北冥随风亲和的开口。

    景色再无奈也只得乖乖点头,今天有点费精神,没过一会,景色眼皮就沉重的耷拉下来,然后传出了浅浅的呼吸声。

    北冥随风坐着看了景色好一会睡颜,还是在松果宝贝的再三催促下动身离开。

    出了病房的北冥随风柔情不再,就像变脸一样马上换上了一副冰山的模样。

    北冥随风一路开车到了景家的门口,季如秋早知道任务失败的事情,也料到景色会来报仇,在第一时间就安排了保卫,层层保护着景家。

    景松有心问几句也被季如秋的几句话给搪塞了过去。

    北冥随风低头问松果宝贝,“有信心进去吗?”

    松果宝贝点点头,拍拍手中的小包,松果宝贝听景色讲过景家的布局,景知的房间在侧边,是最角落的一处,很难攀登,所以安排的守卫不会很多。

    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就准备从这里进去,两人找到这围墙前的时候正好遇上两个巡逻的人。

    北冥随风绕到二人身后,一记手刀劈了下去,两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倒了下去。

    松果宝贝朝北冥随风做了一个厉害的动作,继续小心翼翼的朝里面走去。

    知正在房间内碎碎念,景色还活着的消息她已经知道了,实在不敢相信景色怎么会躲过季如秋的追杀。

    北冥随风举起松果宝贝,松果宝贝手脚并用的的抓住景知房门外边的阳台上的栏杆。

    一个翻身进了景知的阳台,松果宝贝甚是小心的爬起来,朝里边看了一眼,对着下面的北冥随风点点头。

    北冥随风退开两步,借助惯性,抓住一旁的凸起物,北冥随风就像一只壁虎一样攀附在外边。

    松果宝贝紧张的看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手臂一个用力,直接翻了进来,松果宝贝松口气,走到北冥随风身边,对着北冥随风笑了一下。

    两人正准备进去就听到开门声,北冥随风心中一紧,直接抱过松果宝贝贴在外边,听着里边的动静。

    “大小姐,喝牛奶了,喝了牛奶乖乖睡一觉事情就过去了。”景家的保姆,手里端着一杯牛奶进了景知的房间。

    见景知痴痴傻傻的模样,同情的叹口气,将牛奶端到景知的面前,“大小姐?”

    “走开,走开,我不喝,你想下毒害我是不是。”景知一直用手挥动着驱赶着保姆。

    景家的保姆皱着眉头,纠结着该拿景知怎么办,夫人可是吩咐了,千万要景知喝下这一杯牛奶,这牛奶里面季如秋放了安眠静神的东西。

    景知再这样大声的疯狂喊叫下去,造成的影响并不好。

    “大小姐,夫人说了,这牛奶就算是您不想喝也得喝,怪不得我啊。”景家的保姆,看着手中的牛奶,下了某种决心一样,上前一把扯过景知的胳膊,抓着景知就打算强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