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出事前傻,出事后更傻

    北冥随风朝安特助使了一个眼色,安特助点点头,上前一步继续说,“老家主是没骗你,在老家主的时期暗卫团凭信物听令与人,新家主上任的第一天就改了这个规则。”

    夏老夫人紧紧的盯着北冥随风,“你什么时候改的,你早就料到了是不是。”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夏老夫人,“什么时候改的还有追究的意义吗?你们现在只需要知道自己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夏老夫人还想说些什么,被北冥成风给阻止了,“奶奶,我们走。”

    夏老夫人听到北冥成风喊她赶紧上前,扶助北冥成风,北冥成风路过北冥随风身侧的时候,说了一句,“我不会认输的,只要我活着,我就会杀了你。”

    北冥随风平静的看着北冥成风,“随意。”

    在北冥成风的阻止之下,夏老夫人只好咽下心中的气,一步步牵着北冥成风走出了北冥老宅。

    “风少,这叫不叫放虎归山?”安特助看着北冥随风,他不支持北冥随风现在放过北冥成风,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属下,北冥随风说的话,下的命令他都会去执行。

    “安特助,长老会的事情你去摆平。”北冥随风淡淡的看了眼安特助,走了出去,景色还在医院等着他,他没心思在这里浪费那么久时间。

    北冥随风突然想起景色出院后一定是去他那里住的,于是叫来司特助,让司特助叫人将景色母子原来的房子里面的物品给搬过去。

    安特助看着北冥随风离开的背影摇摇头,喃喃自语,“见过偏心的,没见过那么偏心的。”

    医院里边,松果宝贝绞尽脑汁给景色讲了一些她和北冥随风婚后的生活,都是些甜蜜的画面。

    景色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开口问松果宝贝,“我哥哥呢?我醒来那么久了,哥哥怎么还没来?”

    松果宝贝说,“舅舅在国外已经在赶来的途中了。”

    景色突然又问到季如夏的问题,松果宝贝有些犹豫,不知该如何回答,恰好此刻西米从门外走了进来。

    “色色,你醒了,我来看你了。”西米左手提着一个水果篮右手抱着一束花,用脚将门踢进来,一进门就对着床上的景色开口说话。

    景色闻声看去,就见一个妖娆的美人从门外凶悍的进来,西米的样貌和九年前虽然变化有点大,但是景色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

    “西大米,狐狸精。”景色下意识脱口而出。

    西米听到这个称呼脚下一个踉跄,恶狠狠的朝景色冲过来,“说了不要叫我西大米,还有狐狸精什么鬼。”

    景色傻笑两声,“嘿嘿,忘了,你不喜欢这个称呼,哇西米,你九年后长得这么妖孽啊。不说你是狐狸精都对不起你的长相。”

    西米听到景色的这番话,僵硬的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松果宝贝,手指着松果宝贝,“你妈咪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九年后?”

    松果宝贝眨眼,“诚然,如你所见,妈咪失忆了忘了这九年的事情。”

    西米沉默片刻,忽的伸手去捏景色的脸,“说,快说,这是假的是不是。”

    “痛痛痛。”景色惊呼,然后遗憾的告诉西米,“虽然我知道这很狗血,但是确确实实是真的,我失忆了,不记得这九年发生的事情。”

    景色不等西米说话,继续遗憾的说,“可惜了,不记得这九年的事情,忘了男神和我告白的场面,一定很壮观。”

    西米继续沉默,“我怎么记得是你一直缠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无奈之下才答应的?”

    景色眨眼,然后扭头冷哼一声,“我不会相信你的,一定是北冥随风告的白,我都告白了九十九次了,这第一百次总轮到他了吧。”

    西米叹口气,摸摸景色的头发,“可怜的,没出事之前就傻,出了事之后更傻了。”

    “西米,你和我哥哥在一起了吗?”景色忽然开口问西米。

    西米一把捂住景色的嘴巴,担心一旁的松果宝贝听到,“你乱说什么,景宸哥哥那种高不可攀的男神人物可是我可想的。”

    “唔唔唔唔。”景色不满的看着西米,西米捂的她难受。

    “西米姨,你放开妈咪吧,你喜欢舅舅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松果宝贝不以为然。

    西米立马将目光看向景色,这个嘴上没把的家伙。

    松果宝贝叹口气,“不怪妈咪,是西米姨你每次见景宸舅舅表现的太火热了,想让人看不出来都困难。”

    西米松开景色,转身紧张的看着松果宝贝,“我做的有那么明显?”

    松果宝贝点点头,松果宝贝以为西米会羞涩,懊恼自己不该表现的那么**裸,谁知道西米接下去的话将他给雷到了。

    “我去,景宸那个木头,老娘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他还一点反应都没有。”西米抓着松果宝贝的肩膀,“松果宝贝你以男人的目光看看西米姨,是西米姨缺少女人味了呢还是怎么样?你景宸舅舅居然对我没表示。”

    松果宝贝沉默了一下,开口,“西米姨,我是个男生,距离你说的那个男人差的还有些远。”

    景色躺在床上笑的不能自己,使劲的揉揉自己的肚子,“西米,你的魅力问题哈哈哈。”

    “松果宝贝说哥哥已经在回国的路上,马上就能回来了,等哥哥回国你可以好好问问他,对你哪里有意见。”景色自己坐起来,调侃着西米。

    西米撇嘴,坐到景色的身边,“伤到哪了我看看,色色,昨天真是抱歉,没有第一时间接到你的电话。”

    西米对此一直很内疚,如果景色万一真的出了点什么事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幸好幸好,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失忆了。

    “没事没事,车祸这种东西谁说的好,只怪我太背。”景色无所谓的罢手,就是西米接到电话她也没办法阻止。

    “车祸?”西米皱眉,诧异的开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