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他是你亲弟弟

    北冥随风出了医院开车直接赶往北冥老宅,司特助早就等在北冥老宅的门口,见了北冥随风赶紧迎上去。

    “风少,成少就在里面。”司特助上前说。

    北冥随风应了一声,将手里的车钥匙扔给司特助,自己往屋里走去。

    刚好北冥成风在客厅里边,面前摆着画板和颜料。

    北冥随风上前就朝北冥成风的脸上招呼一拳,北冥成风一时不察,被北冥随风的一拳给击倒,倒在了地上,顺带打翻了凳子上的颜料。

    北冥随风不等北冥成风反应过来,上前抓起北冥成风的衣领就一拳一拳的朝北冥成风的脸上招呼着。

    北冥成风一脚绊倒北冥随风,将北冥随风撂倒在地,北冥随风冷哼一声,直接一个挺身,一脚踹到北冥成风的腿肚子上,北冥成风受痛,半跪在地上。

    北冥随风毫不留情的朝北冥成风的肚子上招呼去,用了九成的力,北冥成风一口血喷了出来。

    北冥随风这才收手,气喘吁吁的看着北冥成风,直起身子,一脚踩在北冥成风的胸口,“我警告过你不准碰她,你非要挑战我的底线是不是。”

    北冥成风冷笑一笑,双眼满怀恨意的看着北冥随风,“呵呵,我不仅要动她还要动她的孩子,那个孩子是你的吧。”

    北冥随风一听北冥成风还妄想要动松果宝贝,脚下一个用力,直接踩断了北冥成风的一根肋骨。

    夏老夫人得到消息,急急赶过来,就是看到北冥成风受重伤的样子,说了句作孽,赶紧上前,扶起北冥成风。

    “成风啊,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夏老夫人用手绢替北冥成风擦去嘴角的血水,继而用悲哀的神情看着北冥随风,“他是你亲弟弟啊,你怎么下得了手?”

    北冥随风收回脚,冷漠的看着地上的夏老夫人和北冥成风,“我妈就生了我一个,哪来的弟弟,我早就告诉过他,不准动不该动的人,现在这样不过是自寻死路。”

    夏老夫人听北冥随风这样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扶起北冥成风手指着北冥随风,“你要为了那个贱人和我作对到底是不是。”

    “夏老夫人,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我不打你,这a市你也别留了,我让司特助安排你出国养老。”北冥随风淡漠的看着夏老夫人。

    北冥思政出事前对北冥随风唯一的要求就是让夏老夫人好好活着,不管她做了多少错事,不管她怎么样,只要留她一名就好。

    北冥随风这几年一直由着夏老夫人蹦跶,一方面是因为她嘴里的秘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北冥思政的嘱托。

    夏老夫人这几年蹦跶的再厉害也还没触及到他的底线,他知道五年前就是没有夏老夫人去找景色,景色也会离开,所以他容忍了夏老夫人。

    “北冥随风,你还没有权利决定我的去留,北冥家还没有完全被你掌控。”夏老夫人冰冷的看着北冥随风。

    这个孙子的所作所为很让她心寒,从小被当成继承人培养,却没有做继承人该做的事情。

    “夏老夫人,现在北冥家族的家主是我,就是长老会也奈何不了我,何况是你。”北冥随风从不觉得北冥家族的家主有什么,如果能用这个身份压住夏老夫人,他不介意。

    “哈哈哈哈,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将我赶出a市。”夏老夫人大笑出声,北冥思政虽然将家主的位置给了北冥随风,但是北冥随风手里却没有北冥家主该有的东西。

    北冥随风听夏老夫人这样说,反倒不着急了,他知道夏老夫人要拿出手里最后的底牌,一直守护着北冥家族的守卫。

    “随风,你不知道吧当初北冥思政将家主位置交给你时,却独独没有给你号令北冥暗卫的权利。”夏老夫人冷笑着。

    “不管有没有暗卫,都改变不了什么。”北冥随风平静的说。

    北冥随风慢慢走到由夏老夫人护着的北冥成风的面前,“至于你,北冥家族再也没有二少的存在。”

    北冥成风听了北冥随风的话,一把甩开夏老夫人,冷笑出声,“你以为我在乎这个名头吗,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北冥二少的名号你喜欢你拿去就好了,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

    夏老夫人听了北冥成风的话吓了一跳,责怪的看着北冥成风,“成风,你胡说些什么啊,你是北冥家族堂堂正正的二少爷。”

    北冥成风红着眼看着夏老夫人,“这个二少爷从来都不是我想的,我宁愿我未生在北冥家。”

    北冥成风仇恨的看着北冥随风,“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穷极我一生我也会杀了你,不仅你还有你所在乎的人,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痛不欲生的样子。”

    “我倒想看看,你是要我怎么痛不欲生。”北冥随风将挽起的袖子放下去。

    “安特助进来。”北冥随风朝外面叫了一声,北冥随风的第三个一向神秘的安特助走了进来。

    “风少。”安特助一身黑衣。

    “夏老夫人一直心心念念着她的暗卫,你来告诉她,这暗卫到底是存在还是不存在。”北冥随风坐到一旁,看着眼前的闹剧。

    夏老夫人自以为掌握了暗卫,就敢来拿捏他,他本不欲理会,但是现在为了景色母子,他只有和夏老夫人挑开了说。

    “夏老夫人,我就是暗卫的领头安之安,北冥老家主应该和你提过我。”安特助摘下头上的帽子,将整张脸暴露在空气中。

    夏老夫人见了安特助的脸吓了一跳,“居然是你。”

    “对,是我。”安特助点点头。

    “你的暗卫团呢,我有暗卫团的信物,你应该听令于我。”夏老夫人慌忙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

    安特助轻描淡写的摇头,“夏老夫人,暗卫团从来都不是靠信物来听令于谁的,从头到尾都是听从北冥家主的号令。”

    “不可能,北冥思政不会骗我的。”夏老夫人不敢相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