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你现在是北冥夫人

    白术果然浑身颤抖了一下,孤展还真不是说说的,他真敢做得来这事。

    “知道了,孤展,我一直想对你说一句话。”白术忽然严肃起来,一脸认真的看着孤展。

    “你知道吗,你比女人还妖艳。”白术话音刚落,两把手术刀贴着白术的耳边飞了过去,白术朝两肩膀看去,身上的白衬衫已经被划出了两个洞。

    孤展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比女人还妖艳,白术已经完美的触及到了他的底线,孤展上前几步,活动着手腕,在白术还在呆滞之际一拳朝白术打去,孤展身为医术高明的医生自然知道人体哪个部位最痛。

    一股痛意充斥着白术的全身,孤展冰冷的看着白术,“再有下一次,我不介意废了你的舌头。”

    白术真想给自己一巴掌,闲着没事干去碰他什么逆鳞,挑战他底线干嘛。

    白术在目送孤展离开之后,立马拿出手机订了一张最快飞美国的机票,大嫂那里已经无碍了,还是趁早远离孤展的好。

    病房里,景色和松果宝贝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你说我是你妈咪?”景色怀疑的看着松果宝贝,她才十六岁哪里会有那么大的孩子。

    “嗯啊,妈咪,你真的不认识松果宝贝了吗?”松果宝贝有些委屈。

    “哎哎哎,你别哭啊,我是你妈咪是你妈咪。”景色赶紧安慰松果宝贝,想从床头柜拿一张纸巾给松果宝贝,发现手臂一动就痛。

    “妈咪,你吓死松果宝贝了。”松果宝贝小心的抱住景色,轻轻的在景色的脸上落下一吻。

    景色的心瞬间柔软了一片,血缘关系是种很奇妙的东西,虽然她忘记了一些事情,忘记了松果宝贝,但是她一见松果宝贝就很有好感。

    “我为什么会在医院?”景色突然想起来正事,开口问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正想解释,就被刚进来的北冥随风给拦了下来,“你出了车祸。”

    松果宝贝和景色一同齐刷刷的朝北冥随风看去。

    北冥随风淡定的走到景色的床前,将松果宝贝抓了下来,“你去公司给我送饭的路上出了车祸,忘了这九年的事情。”

    景色诧异的指着北冥随风又指着自己,“我给你送饭?”

    北冥随风继续淡定的开口,“对,你现在是北冥夫人,松果宝贝是我们的儿子。”

    北冥随风朝一旁的松果宝贝看去,“儿子,叫爹地妈咪。”

    松果宝贝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顺从的叫了一声爹地妈咪。

    “哎,乖儿子。”北冥随风淡定的应下这声称呼,摸了摸松果宝贝的头发。

    松果宝贝嘴角扯了一下,爹地还真的是够无耻的。

    “可是,我之前明明听松果宝贝叫你大叔。”景色疑惑的开口。

    北冥随风平静的回答,“松果宝贝因为你出车祸的事情和我闹别扭,是吧松果宝贝。”

    “是。”松果宝贝不止嘴角抽动,连眼睛一齐抽搐。

    “我真的嫁给你了?松果宝贝也是我们的孩子?”景色不确定的开口,为什么她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天方夜谭,一觉醒来原本苦苦追求的男神成了自己的老公,青春年华的自己已经嫁做人妇,不止如此还多了一个宝贝儿子。

    景色赶紧这一切都像是在梦里一样,那么的不真实,可是现实确确实实告诉自己这不是个梦。

    “对,你现在是北冥太太。”北冥随风确定的点头。

    “哦。”景色虽然还是不太能接受这一切,但是已经平静多了。

    景色动了下脑袋,立马痛的叫了出来,“谁撞的我啊,痛死我了。”

    “小心点,你这几天只能吃辛辣的,我和松果宝贝从家里带了粥给你。”北冥随风立马上前扶起景色。

    拿出一碗粥,坐在床边喂着景色。

    被男神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景色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了句,“给我吧,我自己来就好了。”

    北冥随风看了眼景色包成猪蹄的手,“你确定你可以?”

    景色看着自己的猪蹄手沉默了半响,“不可以,还是你喂我吧。”

    难得享受一次男神亲自喂饭的待遇,景色很是期待。

    北冥随风将粥舀出来后贴心的吹了几下,才喂给景色,景色刚开始很享受,越到后边越吃越没味,景色不满的反驳,“吃粥就算了,好歹给点小菜啊,嘴里淡出鸟来了。”

    “医生说了,你现在只能吃白粥。”北冥随风继续喂着景色。

    一直到喂完了一整碗白粥,北冥随风才对景色说,“你好好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景色突然间抓住北冥随风的衣角,“男神,你好歹给我说说这九年发生的事情呀,我脑中一片空白,太恐怖了。”

    北冥随风耐心的替景色将被子拉上去,将一旁的松果宝贝抓了过来,“让松宝贝给你讲讲,我有点急事要处理,等处理完了立马回来陪你,嗯?”

    景色听着北冥随风的话整个人都酥了,北冥随风一向说话都很冰冷,何时这么柔和过。

    “松果宝贝,好好照顾你妈咪,给你妈咪讲讲我们一家三口这些年快乐的事情。”北冥随风饱含威胁的看着松果宝贝,加重了快乐二字。

    “有了老婆就忘了儿子。”松果宝贝嘟囔一声,朝北冥随风挥手,“知道了爹地,你快去吧,我会好好陪妈咪的。”

    北冥随风在景色和松果宝贝的额头上各留下了一吻后,急急的走了出去。

    景色被北冥随风那一吻,弄的羞红了脸,虽然她在脑子里yy过北冥随风亲她的画面,可是当事情真实发生了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景色看着松果宝贝想到自己曾经和北冥随风发生过更加亲密的事情,脸越发的滚烫了。

    松果宝贝懵懂的上前探着景色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咦,妈咪你脸怎么那么红,没有发烧啊。”

    “没事没事,就是太热了呵呵呵。”景色傻笑两声,总不能说她在想些不良画面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