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可怜了松果宝贝

    “妈咪很忙的。”松果宝贝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拉着北冥随风,“大叔可以去医院了吗?妈咪一会醒了会饿的。”

    北冥随风见状点点头,抱起松果宝贝。

    景色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小鬼趴在她的床上,景色吓了一跳。

    “妈咪,你醒了。”松果宝贝见景色醒了过来,欢呼一声扑进景色的怀里,小脑袋在景色的胸前磨蹭着。

    景色被松果宝贝压的有点喘不过气,就想推开松果宝贝,无奈只要动一下就感觉浑身都痛。

    “你谁啊,快起来,压死我了。”景色以为自己喊出的声音很响,其实比蚊子的声音大不了多少。

    松果宝贝欢呼的动作僵硬到一半,妈咪不认识他了?

    “妈咪,我是松果宝贝,你不认识我了?”松果宝贝的神情有些委屈。

    景色歪着脑袋无辜的看着松果宝贝,使劲想着松果宝贝,“嘶,头疼。”

    松果宝贝赶紧对景色说,“妈咪,你别想了,快好好休息,我去叫医生。”

    松果宝贝说完,跳下床急急的往门外跑去,都忘了床头就有一个按铃,松果宝贝刚跑到门口就和从门外进来的北冥随风撞到了一起。

    “松果宝贝,怎么这么着急?”北冥随风眼明手快的在松果宝贝摔倒之前抱起松果宝贝。

    “大叔,妈咪不认识我了。”松果宝贝委屈的对北冥随风说,他希望这只是妈咪刚醒过来脑子一时的糊涂。

    北冥随风听到松果宝贝的话,立马抬脚抱着松果宝贝走近景色,景色的面容看着很苍白,两只大眼睛却是炯炯有神,不仅如此景色的眼睛很清澈就像当初初见她时的模样。

    北冥随风沉声说,“景色,还记得我是谁吗?”

    说完,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都紧张的盯着景色瞧。

    “我认识你。”景色兴奋的喊了一句,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的心放了下来,认的就好,还认得就好,不等松果宝贝埋怨出声,景色下一句就将两父子惊到了。

    “北冥随风,这是你的弟弟吗?”景色两只眼睛在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之间转来转去。

    松果宝贝立马将视线看向北冥随风,“大叔,妈咪为什么只记得你忘记我了?”

    “将孤展和白术找来。”北冥随风放下怀里的松果宝贝。

    北冥随风凑到景色的跟前,景色看着眼前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北冥随风紧盯着景色,“你今年多大了?”

    景色紧张的回答,“十……十六了。”

    北冥随风心尖一颤,景色不是失忆了只是忘了这九年的时间,北冥随风又问,“你跟我告白了几次?”

    景色很快的回答,“九十九次。”

    在她跟北冥随风第十三次告白失败的时候,气的怒问北冥随风,他到底要跟他告白几次他才同意,北冥随风跟她说,当她能坚持告白一百次的时候他就考虑和她交往,为了这个目标景色一直记得。

    每天告白一次,马上就到第一百次了,景色心中忍不住激动,连身上的伤痛都不算什么了。

    “孤展哥哥,你快看看妈咪怎么回事。”松果宝贝拉着孤展进来。

    孤展和白术二人详细的为景色做了一个检查。

    “松果宝贝,你陪陪景色,爹地出去一下。”北冥随风柔和的对松果宝贝说,顺带用眼神示意孤展和白术出来。

    松果宝贝乖巧的点头,看着景色。

    “说吧,怎么回事。”北冥随风冷冷的看着孤展和白术。

    孤展轻咳一声,“景色由于脑中有淤血,这九年发生的事情都忘记了。”

    “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北冥随风平静的点头,这九年的记忆在他看来并不算什么,记不记得都无所谓,一切从头再来就是,只是这一次他会照顾好景色。

    “说不好,脑中的淤血什么时候散了什么时候就能恢复记忆,景色脑中的淤血并不严重,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之内就能恢复记忆。”孤展淡淡的说。

    北冥随风点点头,“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不会。”孤展说。

    北冥随风突然视线朝白术看去,白术淡定的点头,“孤展说的没错,大嫂情况不严重。”

    北冥随风冷酷的点头,转身走进房间,

    见北冥随风进了房间后白术才一抹额头上的汗,拍着跳个不停的心脏,“吓死我了,刚刚就怕被大哥看出破绽来。”

    “呵,白鬼医的胆子什么时候那么小了?”孤展嘲讽的开口。

    白术立马直起身子,手指着孤展,“谁胆子小了,我要是胆小能陪你撒谎吗?”

    孤展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身朝外面走去,事情完成的差不多了,他可以去汇报进度了。

    白术见孤展不理会他直接离开,拔腿追了上去,“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故意封了大嫂这九年的记忆。”

    “你要是想北冥随风还能和景色在一起,就瞒着这个谎言。”孤展淡淡的说。

    “哼,你不要以为我昨日没听到你和景宸打电话,什么叫做给大哥最后一个机会?这个跟大嫂的记忆有关系吗?”白术见孤展走的太快,伸手扯住孤展,疑惑的开口。

    “景色和北冥随风之间隔着太多东西,有这九年的记忆景色绝不会和北冥随风在一起,没了这九年的记忆景色才会接受北冥随风,至于恢复记忆之后的景色,就看北冥随风的了。”孤展解释着,他本不愿说太多,只是为了让白术安分点才解释开来。

    “哎,可怜了我的松果宝贝,最亲爱的妈咪忘记了他。”白术感慨着。

    这个小侄子他还是很喜欢的,他还偷偷拍了松果宝贝的照片准备卖给北门的兄弟们,让他想想卖多少一张好呢?唔,一百万一张怎么样。

    孤展见白术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睛一眯,“你要是敢算计松果宝贝,我就敢拿你试毒。”

    哼,别以为他没看见他偷拍松果宝贝的照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