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动了不该动的人

    “你好,先生请问你要点些什么?”点餐员回过神,羞涩的看着北冥随风。

    “一个香辣鸡腿堡一份大薯条一杯雪顶咖啡两份烤翅一份上校鸡块。”北冥随风报着松果宝贝刚才报过的食物,然后低头问松果宝贝,“还要点些什么吗?”

    松果宝贝眨眼,“大叔,你不问问我一个人吃不吃得完这些东西吗?”

    北冥随风失笑出声,“问和不问有区别吗?松果宝贝吃不完我吃就是了。”

    北冥随风将松果宝贝放到地上,让他先去找一个位置,待配餐员将东西都拿齐之后北冥随风接过餐盘转身去找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正好跑了过来,就见到北冥随风自然的接过餐盘,松果宝贝嘴角抽搐了一下,赶紧上前拉着北冥随风的衣角,“大叔,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

    北冥随风疑惑的看着松果宝贝,“怎么了?”

    松果宝贝小手指着身后的点餐员,“大叔你是不是忘记付钱了?”

    北冥随风一想,确实是忘记付钱了,他以前吃饭身后都有司特助跟着买单,再要不就是记账,北冥随风难得窘迫一次,腾出一只手从裤袋里掏出一只钱包交给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你从里面掏出钱来付吧,爹地先端过去,你还想吃什么自己买,一会喊爹地来断东西。”

    松果宝贝点点头,见北冥随风走远后才低头去看手里的钱包,看着有点陈旧了,边缘的皮都有些磨坏了,松果宝贝不理解都这样了爹地怎么还会在用,一点也不符合爹地身份。

    打开钱包里面,一张照片引起了松果宝贝的注意,照片也有些陈旧,还有一条折痕,上面的人松果宝贝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景色。

    这张照片妈咪还很稚嫩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爹地这五年真的没有忘记妈咪。

    松果宝贝在钱包里翻找了一下,都是一堆的卡,一元钱的现金也没有看到,松果宝贝有些无奈,他拿着这些卡有什么用啊,又不知道密码。

    松果宝贝将银行卡放回北冥随风的钱包里,干脆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一张一百元递给点餐员,想着刚才北冥随风还没有点餐,又让点餐员再拿了一个香辣鸡腿堡和一杯凉茶。

    松果宝贝端着餐盘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看见北冥随风匆匆赶来,北冥随风紧皱着眉头,从松果宝贝的手里拿过餐盘,责怪的对松果宝贝说,“不是说了,我来端吗?你怎么自己给端过来了,万一烫着自己怎么办。”

    “大叔,你太小看我了,就这么点东西我还能伤到自己不成,再说了就一个汉堡是热的凉茶是冷的。”北冥随风一只手端着餐盘一只手拉着松果宝贝。

    然后北冥随风就见松果宝贝大口的吃着汉堡,腮帮子塞的满满的。

    “松果宝贝,这五年你们在国外生活的吧,汉堡还没吃够?”北冥随风看着手里的汉堡,有些难以下口,碍于这是松果宝贝给他买的,他就算是再吃不下也会强迫自己吃下去。

    “大叔,谁告诉你在国外五年就一定要吃够汉堡的呀,像你们吃了二十多年的白米饭是不是应该也吃腻了?”在国外松果宝贝吃汉堡吃的也极少,一方面是他不喜欢,另一方面是景色也很少给他吃。

    至于今天为什么那么执着来肯德基不过是因为刚才买衣服的时候听到有人说了一句肯德基就是“亲子餐厅”。

    “松果宝贝,慢些吃不要噎着了。”北冥随风担忧的看着吃的很快的松果宝贝。

    “不会的,大叔你也吃啊。”松果宝贝一边啃着烤翅一边对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挤出笑容咬了一口汉堡,比之他之前吃过的好处太多了。

    北冥随风有心问松果宝贝他们这五年的情况,都被松果宝贝不动声色的打着恰恰转移了过去。

    从短短几小时的接触来看,松果宝贝的智商思维和他的岁数成不了正比,北冥随风自认自己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天才的了,对比松果宝贝他根本都不算什么。

    吃完饭后,北冥随风直接带着松果宝贝回了他的住处。

    “松果宝贝,晚上和爹地睡好不好?”早在回来之前北冥随风就吩咐人买齐了小孩子用的一切生活用品,北冥随风找出一套萌萌哒的睡衣递给松果宝贝。

    “不,我可以自己一个人睡。”松果宝贝抱着北冥随风给他的睡衣走进浴室。

    北冥随风待松果宝贝走进浴室后才掏出手机打给司特助,“查的怎么样了?”

    “风少,有眉目了,追杀景秘书和小少爷的不是一拨人,是两拨人。”司特助说。

    司特助看着现场的照片忍不住佩服景色和松果宝贝,一拨人已经很难对付了,两拨人同时追杀的情况下,景秘书居然还能坚持这么久,不仅如此还折损了他们近一半的人。

    “两拨人?”北冥随风皱眉,季如秋这一波他是知道,那么另一波是谁?

    “风少,一拨人是季如秋,另一波是成少。”司特助看着调查结果默默的在心中为北冥成风默哀,动谁不好偏偏要去动景色母子。

    果然北冥随风听到还有北冥成风的手脚后,眼底呈现出杀意,握着手机的劲道不断的加重,“夏老夫人有没有参与其中?”

    “据调查所知,夏老夫人并不知道景秘书有孩子,这一次的行动和夏老夫人应该没有关系。”夏老夫人就是知道景秘书有孩子也不会对那个孩子动手,她比别人更知道北冥随风有孩子的重要性。

    “给我把北冥老宅控制住,没有我的吩咐不准一个人走出去,尤其是北冥成风。”这一次说什么他都不会放过北冥成风,怪只怪他动了不该动的人。

    “是。”司特助应道,“对了,风少,小少爷的存在是瞒着长老会还是……”若是不刻意隐瞒,明天整个北冥家族都会知道北冥随风在外有一个孩子。

    北冥随风思考了一下,说,“暂时瞒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