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叫我一声爹地

    医学界一向有神医孤展,鬼医白术之说。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松果宝贝着急的朝外面看去,早一分钟妈咪就多一份希望。

    “松果宝贝,到底是谁追杀你们?”西米抱住松果宝贝,低声问。

    当时要是克洛斯将她给缠住了,夺了她的手机,她也不会错过景色的电话,差一点造成终身遗憾。

    要是因为克洛斯,景色母子出了事情,她就是穷极一生也会满世界的追杀克洛斯。

    现在西米更关心的问题就是,到底是谁那么狠的心,来追杀景色母子。

    “季如秋。”松果宝贝的眼中浮现出滔天的恨意,当时匆忙之间他听见了季如秋这个名字,季如秋松果宝贝也是知道的,他妈咪的妈咪的妹妹。

    季如秋,西米从心底念着这个名字,看来一个景知还不能给她教训,西米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意。

    又坐了许久,孤展一身黑衣的,风尘仆仆的赶过来。

    松果宝贝大老远就见到了孤展的身影,一路小跑到孤展的跟前,抱住孤展的大腿,“孤展哥哥,你终于来了。”

    孤展满脸的冷漠,见到松果宝贝才露出一抹笑容,“嗯。”

    “孤展哥哥,我妈咪……”松果宝贝委屈的看着孤展。

    孤展蹲下身子安慰着松果宝贝,“放心吧,有我在,你妈咪没事的嗯?”

    松果宝贝点点头,孤展也不耽误时间,跟西米点了下头就进了手术室,之前的医生见到孤展的时候,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他就是那个医学界闻名的神医孤展。

    还没等他激动的上前问好,不远处又走来一名身影。

    “大哥,你这么急忙把我找来干嘛?”白术疾步到北冥随风的面前,不满的抱怨着。

    北冥随风指着手术室,“里面那个人救活她。”

    “里面的人是大嫂吗?”白术暧昧的朝北冥随风眨眼。

    见到北冥随风微微变了的脸色,站直了身子,严肃了表情,“放心吧,大哥,有我在不会让人出事的。”

    白术走了两步就看见了孤展,同是医道中人,两人还是认识的,白术手指颤抖的指着孤展,“孤展你怎么在这里?”

    “白痴。”孤展高冷的吐出两个字,不理会白术,径直走进手术室。

    白术看着孤展的背影慢慢的回过神来,刚才孤展骂的是他?白术小跑两步追上孤展,“你刚才为什么骂我白痴?”

    松果宝贝沉默的看着两人走进手术室的背影,有些弱弱的问西米,“他们真的没问题吗?”

    西米见到白术一颗心算是彻底放了下来,“当然没事,松果宝贝放心吧,医学界的两大泰斗都赶了过来,能有什么问题。”

    北冥随风转身走到松果宝贝的面前,一把捞起松果宝贝,“你是我儿子。”

    松果宝贝无辜的眨眨眼,“对,我是你儿子。”

    北冥随风淡定的点点,“所以,你早就知道你是我儿子了?”

    松果宝贝见到他一点都不惊讶,可想而知松果宝贝肯定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松果宝贝继续点头,“对,没错,我早就知道了。”

    北冥随风点点头,继续开口,“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唔,一开始就知道。”当初无意间听到妈咪和舅舅说到北冥随风这个名字,再加上当时妈咪听到这个名字就会流泪,他一时好奇就去查了北冥随风,见到北冥随风的照片几乎可以确定他们两个之间呢存在某种关系,于是他带着北冥随风的照片去找了景宸,在他的再三追问之下,景宸终于吐出实话,这个北冥随风就是他的爹地。

    “为什么瞒着我?”北冥随风不满的开口,感情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就他一个人不知道?

    “等妈咪醒了,妈咪会给你答案。”松果宝贝眨眨眼,无耻的将责任推到景色的身上去。

    北冥随风随即将是视线转向一旁做无辜状态的西米,“你五年前就知道了是吗?”

    西米被北冥随风冰冷的语气吓的打了个哆嗦,伸出三根手指,“我对天发誓,我后来才知道的。”

    要是西米知道景色五年前是怀着身孕离开的,她一定会劝说景色留下来。

    “放心吧,景色没事的。”北冥随风见松果宝贝不断的朝手术室看去,有些僵硬的安慰着松宝贝。

    “嗯嗯。”松果宝贝知道此刻只有相信孤展哥哥和白术哥哥。

    “松果宝贝,你叫我一声爹地好不好。”北冥随风期待的看着松果宝贝,喉结不安的滚动着,他不知道松果宝贝会不会喜欢他这个爹地,他从未和小孩子单独相处过,一时之间有些手脚无措。

    “不好,要等妈咪醒了,妈咪同意了才可以。”虽然松果宝贝很喜欢北冥随风,但是他最在意的还是景色,只要景色不同意,他就不会开口喊北冥随风爹地。

    北冥随风的表情有些失落,他真的很想听松果宝贝喊他一声爹地,但是他也不会强逼松果宝贝喊他爹地。

    “孤展哥哥,情况怎么样?”松果宝贝一直在关注手术室的情况,见孤展走了出来,赶紧迎上去问。

    “放心吧,有我出马还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孤展柔和的笑着,“你妈咪现在没事了,她主要都是皮肉伤,看着恐怖,其实没什么事情,主要的问题就是 她脑子里的淤血,要等她醒过来才知道了。”

    松果宝贝听说景色受的都是皮外伤,又听说现在景色脑中的淤血,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下一秒松果宝贝的小脸就被后来出来的白术给捏到了。

    “哇,你是不是我们老大的儿子?嗯?你说。”白术惊喜的叫出声,北冥随风有儿子这件事情他绝对是除开司特助以外第一个知道的。

    “白术。”北冥随风沉声喊道。

    白术尴尬的松开松果宝贝,毕恭毕敬的站直身子,“报告老大,不辱使命,大嫂没事了,就是脑中的淤血要等到醒来后再观察,还有大嫂的手要休养两天,其他没有什么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