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孤展,白术

    “喂,老头是我。”松果宝贝翻了一个白眼从景色手里抢过手机。

    北冥随风听到这个这个声音,呼吸开始急促,“松果宝贝……你们在哪。”

    明明不是第一次说话,北冥随风却是从未有过的紧张,手心都是汗。

    “我们被人追杀,现在在南峰山这边。”松果宝贝快速的说着,希望北冥随风不要让他失望。

    北冥随风眼中浮现着嗜血的光芒,有人要杀景色母子,谁敢杀他们,北冥随风将方向盘一转,朝南峰山赶去。

    “你们等我……”北冥随风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是一阵杂音,北冥随风赶紧自己心脏都停止了跳动,疯了一般赶往那里。

    关键时刻景色抱着松果宝贝跳车而出,在她们跳出去没一会,车子就响起了一阵爆炸声,景色虽然看好了跳车点,中途出现了意外,景色和松果宝贝朝下坡滚去。

    危机关头景色抱紧松果宝贝,替他挡下砸下来的乱石。

    下坡偏生有许多的小刺,景色已经感受不到哪里痛了,景色看到一边有一条藤蔓,空出一只手牢牢的抓着藤蔓,藤蔓上有毛刺,景色的手被划破开来,看的甚是瘆人。

    “松果宝贝,你没事吧。”景色努力挤出一抹笑容,看着怀里的松果宝贝。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在危机关头景色第一想到的就是不能让松果宝贝受伤,却忘记了自己的体质发生改变后,痛神经会扩大。

    “妈咪,你怎么样。”松果宝贝被景色护的很好,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伤痕,松果宝贝见到景色浑身是血的模样,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景色很想对松果宝贝说一句她没事,可是眼皮沉重的睁不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现在不知道他们掉到了哪里,上面那些人会不会赶尽杀绝会下来看。

    松果宝贝这一刻如此痛恨自己只是个孩子,没有能力帮景色。

    松果宝贝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景色的脸上,景色还有意识存在,用尽全身力气抬起一只没有伤的那么明显的手,擦拭着松果宝贝脸上的泪珠。

    “松……果……妈咪,好累。”景色说。

    “妈咪,你不要睡,你醒醒,马上马上就有人来救我们了。”松果宝贝安慰着景色。

    天空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松果宝贝抬头望去,几架直升飞机在上空盘旋,松果宝贝心中暗惊,那些人居然这样还不放过他们。

    松果宝贝朝四周看着,哪里有隐蔽的藏身之处,“景色,听到应我一声。”

    北冥随风的声音在上空响起,松果宝贝朝上方看去,看到北冥随风攀在一根绳子上朝下边喊着。

    松果宝贝抹去脸上的泪痕,是爹地,不是那些坏人,松果宝贝站到开阔的地方让北冥随风能够清楚的看到他。

    北冥随风看到松果宝贝的小身影后,松了口气,还好情况不严重,等直升飞机降低了一点,北冥随风一个巧劲直接跳了下来,将松果宝贝的小身子牢牢的抱紧。

    “你快去救妈咪。”松果宝贝只是愣了一下,就挣扎着,现在可不是上演父子情深的好时机,妈咪还等着他们去救呢。

    北冥随风听到景色出事的消息,心跳漏了几拍,一个轻松的动作就将松果宝贝单手抱了起来,朝景色的方位走去。

    待看到景色浑身是血的模样,整个人颤抖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凑上前,碰触了下景色的鼻息,感受到景色还有微弱的呼吸,一颗心缓缓放了下来,一把抱起景色就往飞机上走去,景色现在必须马上去医院。

    松果宝贝焦急的跟在北冥随风的身后,紧张的看着景色。

    等到了抢救室门口,松果宝贝紧绷着的弦松了下来,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北冥随风现在满心思都是景色,无心顾及松果宝贝,,两只眼睛牢牢的盯着抢救室的门。

    “松果宝贝,怎么样了?”走廊另一头西米匆匆赶来,心中无尽的懊恼,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到景色的求救电话。

    “哇,西米姨,妈咪为了保护我才受那么重的伤。”松果宝贝在看到西米的时候,心中的委屈愧疚一并涌了上来,紧搂着西米的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再怎么坚强他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看到妈咪受伤的模样,也会害怕。

    “乖,没事了,不怕。”西米抱起松果宝贝,轻轻摇晃着松果宝贝。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摘下口罩问。

    “我们都是。”西米和北冥随风围了上去。

    “病人情况很不乐观,在跳车的时候脑子被碎片撞到,里面有淤血,而且手被伤的很深,可能一辈子都用不了重力。”医生摇头,从护士手里拿过手术同意书,“现在病人急需动手术,你们在这上面签字就行。”

    “她要是出事,你们等着陪葬。”北冥随风手背上冒着青筋。

    “不许签字。”西米阻拦了北冥随风的动作,“你们能不能保证救好景色?”

    医生摇摇头,这种保证他们没法保证,也不敢保证。

    “既然你们保证不了,就不要动她。”西米深吸一口气。

    “哼,你们再不签这手术同意书,莫要说其他了,就是生命也有危险。”医生冷哼一声。

    “你们没能力,不代表别人没能力。”西米放下松果宝贝,打了一个电话,“孤展,你是不是在b市?马上赶到a市这里有个人需要你救,松果宝贝的妈咪,你快过来就是。”

    “西米姨,孤展哥哥能赶过来吗?”松果宝贝听到孤展的名字后,松了口气,对于孤展的医术他是百分百的放心,医学界一个传奇的存在,只要有一口气孤展都能救活。

    “放心吧,一定能赶过来的。”西米摸摸松果宝贝的头发,安慰着松果宝贝。

    景色将松果宝贝护的很好,除了身上有些淤青,手臂上还有刮伤其他也没什么伤痕了。

    “白术,不管你在干什么,马上给我过来。”同一时间北冥随风也掏出手机给白术打电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