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你不听会后悔的

    北冥成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什么消息啊。”

    “就是您之前让查的风少的秘书景色。”北冥成风的属下等着汇报了这个消息后,北冥成风能好好的奖励他。

    “嗯?”北冥成风淡淡的应了一声,那天宴会景知那些小动作他看在眼里却没有,他明明见景色喝下了加料的红酒,可是景色却没有一点变化,这一点让他感到十分的神奇。

    北冥成风的属下走近北冥成风,神秘兮兮道,“风少,您是不知道,那个景色还有个五岁大的儿子,嘿嘿长的还挺好看的。”

    北冥成风一个用力,握在手里的酒杯应声而碎,只见北冥成风红着眼,一个起身抓着下属的衣领,“你刚刚说什么,你在说一遍。”

    北冥成风的下属被北冥成风这疯狂的模样吓了一跳,浑身颤抖着,“景色有一个五岁大的儿子叫景慎,看着和风少还挺像,估计是风少的儿子。”

    北冥成风松开属下的衣领,大笑起来,“哈哈,北冥随风这一次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饶。”

    “少爷,你的手流血了快包扎一下。”北冥成风的保镖见北冥成风的手正在滴血赶紧开口,一边叫家庭医生进来。

    北冥成风有种预感,景色的儿子一定是北冥随风的,哈哈哈看来现在北冥随风还不知道自己有了个儿子,他要北冥随风遗憾终生。

    北冥成风恶毒的想着,北冥成风一把挥开正在给他包扎手的家庭医生,指着属下说,“去给我将北冥随风的儿子抓过来,不惜一切代价,能将景色一起抓来最好。”

    “是。”北冥随风的属下应了声,急急离开,一边想着不过就是抓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能费多大的劲。

    “等等,不许伤了景色。”北冥成风叫住离开的属下。

    北冥成风对景色的记忆还停留在五年前那个笑得阳光灿烂的女孩。

    北冥成风的属下虽然不理解为什么,还是听从了北冥成风的话。

    等到属下离开后,北冥成风走到窗前,看着远方,五年没见她居然有了北冥随风的孩子,为什么偏偏是北冥随风的孩子。

    一旦让北冥家族那些老不死的知道北冥随风还有了孩子,北冥随风的位置可算是坐稳了,他怎么能让北冥随风如意呢,北冥成风想着一把扯下窗台上的花。

    知道这个消息的除了北冥成风还有另一人季如秋。

    “妈咪,我要景色死。”景知自从回来后就处于疯狂状态,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不准任何人碰她,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神神叨叨的,仔细听她说的就是让景色死。

    陈耀安没了生育能力,景知就是他最后的希望,陈木休自景知回景家后一直派人守着景知,不准她出什么事情,景知的日常都由陈木休派来的老妈子照顾着。

    季如秋就是想见景知也要经过陈木休的人同意,今天季如秋好不容易见到了景知,当看到景知疯婆子一样缩在角落里,季如秋的心痛了,不管她再怎么狠,景知也是她亲生女儿,看到景知现在的样子她怎么能无动于衷。

    “知儿,放心,妈咪一定会给你报仇的。”季如秋小心翼翼的抱着景知,待景知安静下来后给她梳理着长发。

    这一刻季如秋也不知是希望景知怀孕的好,还是没怀孕的好,景知现在的精神状况肯定不适合有孩子,这陈耀安是个傻子万一景知生下来的也是个傻子。

    另一方面季如秋又希望景知有一个孩子,景知嫁入陈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有一个孩子景知能够更好的在陈家立足。

    “妈咪,我要景色死,我要她死。”景知只要一想起那一晚的噩梦就恨不得扒了景色的皮吃了她的肉,景知现在每天说的最对的一句话就是让景色死。

    季如秋慌忙安稳景知不让她的情绪太过激动,“好好好,妈咪答应你会让景色死的很难看,不仅如此还会让景色生的那个小贱人一起陪葬好不好。”

    景知听到景色还有个孩子后,眨眨眼睛,继而狂笑出声,“那个贱人还有个孩子,她还生了个儿子。我要告诉北冥哥哥,告诉北冥哥哥景色那个贱人有一个儿子,看他还会不会喜欢景色。”

    景知说着就手脚并用的爬向丢弃在一边的包包,想从里面翻出手机,却被季如秋眼明手快的夺了过来,“不急不急,等那两个人死了之后在告诉北冥随风好不好?”

    景色生的孩子看长相就知道是北冥随风的孩子,现在告诉北冥随风,他一定会起疑心,到时候再对景色下手可就困难了,一旦让北冥随风知道景色和他有了个孩子,景色那还不得跟着一起水涨船高,她怎么能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经过季如秋的好说歹说景知慢慢的安静下来,听了季如秋的话,乖巧的靠着季如秋的怀前听着季如秋打电话让人去追杀景色母子。

    景知嘴角勾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就是这样,景色毁了她,她也要毁了景色。

    “妈咪,将景色抓回来,我要好好折磨她。”景知露出血腥的笑容。

    现在景知说什么季如秋都会答应,“好好好,妈咪答应你将景色那个贱人带回来让你好好折磨她好不好,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乖乖休息。”

    景知在季如秋的轻哄下,躺到了床上,乖乖的闭上眼,乖乖的睡觉。

    季如秋见景知睡熟了,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关了门。

    在季如秋走出房门的那刻原本熟睡的景知睁开了眼睛,笑了两下,悄悄的爬下床,走到桌子边从包里面找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景知听到那生意,眼睛顿时亮起来,兴奋的开口,“北冥哥哥是我。”景知压低声音悄悄开口。

    北冥随风一听就知道是景知,眼里闪过厌恶就打算挂电话。

    “北冥哥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你不听会后悔的。”景知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