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十一章:早就不爽了

    “随风啊!”夏老夫人转身朝北冥随风开口,尽量将视线放在别的地方。

    “夏老夫人,我没记错的话,在本家,您应该唤我一声家主。”北冥随风并不买夏老夫人的账。

    夏老夫人面色上有一瞬间的难堪很快就恢复到了平常,能在北冥家存货下来的,这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

    “家主,今日聚会的主要内容是,我北冥家不可无后,你年纪到了也是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了。”说着有意无意的撇了一眼身后的安澜。

    北冥随风这才注意到,这大堂不只本家的人还有一个外人,只是刚刚安澜低着脑袋,又是一身素衣装扮,还以为是北冥家的女佣。

    北冥随风轻描淡写的将视线从安澜身上掠过,停留在夏老夫人的身上,直看的夏老夫人心肝直颤。

    “北冥本家绝对不能让外人进来,你们都忘了吗?”北冥随风用寒冷的目光看着大堂内的人。

    “大长老?怎么您也忘记了?”北冥随风将视线看向大堂内最老的那个老者。

    “我……”大长老颤抖着嘴唇想争辩什么,最终还是没有争辩出声,难道要他说,他也是急着北冥家的小孙子才,默许夏老夫人这种荒唐的行为的吗?

    “将和北冥家不相干的人赶出去,夏老夫人随意让不相干的人进本家罚抄家规十遍。”北冥随风的话语里有着不容反对的命令感。

    话音刚落,就有三名保镖出现大堂内,拖拉着安澜的手就往外带。

    “夏老夫人,你快救我,帮帮我。”北冥随风进来的时候她一直盯着北冥随风看了,所以北冥随风说了些什么她也没听见,刚刚那句将她赶出去,她可是听见了。

    对于北冥随风一而再再而三惹怒自己的行为夏老夫人也是非常不满意,何况,北冥随风还当着长老会众人的面前丝毫不给自己面子。

    “随风,你这是做什么,安澜是我请来的客人。”夏老夫人怒视着北冥随风,“你们将安小姐给我放开。”

    保镖犹豫了会还是听从夏老夫人的命令将安澜放开,这夏老夫人是北冥家主的祖母,多少也得听些话,这安澜小姐指不定日后就是北冥家的主母。至于北冥随风,在他们看来北冥随风不管北冥家族的事情很多年了,以至于有些忽略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冷眼看着那三名保镖听从夏老夫人的话将安澜放开,也不出声阻止,司特助却很明白风少这是准备将北冥家大洗牌的节奏啊!

    风少虽然不喜插手北冥家族的事物,但是也不容许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夺权的行为。

    反倒是夏老夫人很开心,北冥家的人现在还听从她的号令,只是,这么挑战北冥随风的威严,北冥随风居然不生气?夏老夫人狐疑的看了一眼北冥随风,北冥随风的神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安澜小走几步到北冥随风的身侧,“随风哥哥,你忘记了吗?我是安澜啊!”

    说完用充满爱慕的眼神看着北冥随风。

    “还有谁觉得我不该处罚夏老夫人?”北冥随风不理会安澜,将视线看向下方的众人,安澜在他眼里不过是还能蹦跶一会的蚂蚱。

    “这……夏老夫人不管怎么说也是您的祖母,您多少要留些情面。”三长老接收到夏老夫人的目光,犹豫了会开始开口说话。

    “是啊!是啊!夏老夫人多年为北冥家族劳心劳力,这惩罚就免了吧!”有了三长老的带头,很快就有人继续站出来说话。

    北冥随风也不说话,就那么冷眼看着他们开口求情。

    别人不了解北冥随风,大长老二长老这些老成员还是了解的,北冥随风越是沉默就代表他们的结果会越惨,北冥随风放手北冥家族事务几年的时间导致于他们都快忘记北冥随风当初雷厉风行的手段了。

    “既然你们都觉得我不该罚夏老夫人,你们就替夏老夫人受罚吧!”北冥随风看着议论声轻下去了才开口。

    看见那些老顽固还想说什么,北冥随风用一句话堵住了他们,“北冥家族,规矩不可废,这不是你们一直在说的吗?”

    “司特助。”北冥随风喊了一声。

    “风少。”乐于看好戏的司特助一瞬间收敛了神态毕恭毕敬的应道。

    “刚刚那三人目无家主,逐到无人岛,我这几年不理会北冥家的事情,以至于他们都快忘了谁是北冥家的家主,查,有私心的一律逐出本家,流放无人岛。”北冥随风定定的看着三长老,三长老吞吐了会,在北冥随风的威压下居然丝毫说不出话。

    “随风,家主是大,你是不是忘记了北冥家族还有长老会的存在,你做决定前要经过长老会的同意你忘记了吗?”如果北冥家真让北冥随风安插进他的人,这还得了,她这些年的苦心经营不就白费了?

    要是北冥成风绝对不会这样忤逆她,夏老夫人不禁埋怨起,老家主北冥随风的祖父北冥思政。要不是那个死老头力排众议,将北冥随风送上家主位置,哪有现在那么麻烦。

    北冥随风小时候就和她不对付,特别是出了他母亲的事情之后,北冥随风对她的怨恨可谓是一日比一日深。再加上后来景色的事情,夏老夫人敢肯定,要不是因为她手里的秘密,北冥随风绝对不会让她至今还过得那么安生。

    景色走后北冥随风放手北冥家的事务她也挺开心的,要不是这次长老会逼她一定要将北冥随风喊回来,她真的是千万分不乐意。

    北冥家不可一日无家主,虽然她很不想承认可是也没办法,北冥随风就是北冥家的家主。

    “家主说的没错,北冥家对家主有二心的人都该死。”大长老和二长老对视一眼,当即就决定站在北冥随风这边。

    只要北冥随风愿意接手北冥家的事物,不要说是处理几个有异心的人,就算是北冥随风想处理夏老夫人他们都没意见,他们也见夏老夫人那个老太婆早就不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