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我在,看谁敢动她

    景松当真被景色的眼神给威慑住,手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景色这冰冷带着恨意的眼神让他想起了景宸,五年前景宸也是这样看着他,冷笑着咒他。

    “松哥,我们的知儿就这么毁了。”季如秋见景松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眼中划过一抹嘲笑,歇斯底里的朝景松喊着。

    景松回过神,一巴掌就要落到景色的脸上,被北冥随风轻而易举的给控制住了,北冥随风用了点力将景松的给推了回去,景松一个不稳直接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北冥随风居高临下的看着景松,“我在,看谁敢动她。”北冥随风又朝陈木休和季如秋看了过去。

    陈木休心中一颤,他是知道北冥随风的,说是冷血也不为过,从没见过北冥随风那么立场坚定的护过谁,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陈木休审视的看着景色,上下打量一番看不出景色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北冥随风另眼相待,若是说容貌,这景色长得好看是好看,只是北冥随风什么美人没见过,要什么美人没有?

    景色被北冥随风说的这七个字心尖颤抖了一下,看着挡在她前面的北冥随风景色心中一阵感动,在这个所有人都怀疑她的情况下,他还是那么没有理由的站在她面前护着她。

    北冥随风的背影就像座山,不像哥哥那样,却给了她不一样的安全感,景色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她莫名的在此刻产生了一股疲倦感,好想好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大哥,快看大嫂。”陈耀华第一时间发现景色的不对劲,赶紧喊北冥随风,当北冥随风着急回过身的时候,正好看见景色倒在了地上。

    北冥随风赶紧抱住景色,大喊着医生。

    迷迷糊糊中景色看见北冥随风着急的脸,一向淡定的北冥随风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这一刻景色心中涌上了一股冲动,想将一切都告诉北冥随风,想告诉他当年为什么离开,想告诉他松果宝贝的存在,想告诉他她的心里一直有他。

    北冥随风抱着景色着急的走向急救室,一路上颠簸了几下,景色彻底晕厥了过去。

    季如秋眼看着景色昏倒了过去,恶毒的想着最好出事。

    陈耀华见景色出事,也没空管景松等人,和陈木休说了几句就去找北冥随风。

    当景色后来悠悠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北冥随风着急的脸色。

    一夜未睡的北冥随风很是狼狈,下巴冒出了点胡渣,还有黑眼圈,景色看着看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醒了?”北冥随风沙哑着声音,看到景色醒了过来赶紧上前,端过一旁的开水喂景色,医生说过景色醒来的时候给她喝点水。

    “嗯,我怎么在这里?”景色靠着枕头,环顾了下四周用手揉揉太阳穴。

    身上很是疲倦,她想应该是景知的药跟她的身体产生了反应。

    “没事了。”北冥随风说。

    “总裁,景小姐的身体报告出来了。”司特助和西米一前一后的进来。

    北冥随风听到后淡淡的点头,“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一下。”

    北冥随风转身的时候和西米的视线正好对上,西米素来怕北冥随风,只是对视了一眼就急急的低头。

    一屁股坐到了景色的床边,“色色,你昨天吓死我了,你说说你,明知有诈还喝那加料的红酒。”

    景色虚弱的笑笑,“这不是没事吗,松果宝贝……”

    “放心吧,松果宝贝什么都不知道。”西米看着北冥随风和司特助出去,病房里只剩下她和景色两人,将脑袋靠在景色的肩膀上,“色色你是没看见,昨天你晕过去之后北冥随风的紧张程度。”

    西米见景色若有所思的样子继续说,“你真不考虑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北冥随风吗?我敢打包票他还爱着你。”

    景色轻描淡写的摇头,“有些事情已经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我和他之间隔着太多的东西,现在这样挺好的。”

    西米见景色坚持也不再说什么,“色色,幸好这次你只是因为药效晕了过去,没有其他不良反应,否则我就要在你哥哥面前自杀谢罪了。”

    景色能够得到景宸的同意回a市,西米可是在景宸面前立下军令状,肯定能护景色周全。

    “西米,哪有那么夸张,我心里有数。”景色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乱开玩笑。

    景色突然想起景松还有景知赶紧问西米他们的情况。

    “景松的原意也是让陈家对景知负责,陈木休和景松这是达成协议了,景知嫁给陈耀安。”陈耀安身体有疾的事情不知从哪里传了出去,现在已经闹得人尽皆知的地步,大家都在欷歔景知嫁给了各个地方都有残缺的陈耀安。

    景色倒是不信景松那么轻易就让景知嫁给陈耀安,“事情就那么简单?”

    “当然不是,景松那个人自然是要好处,陈老看不上景家,想要景知在婚后脱离景家,你想这下子景松这么可能乐意,他本来就指着靠景知搭上陈家,现在两家因为这件事情还僵持着呢。”景知道。

    景色了然的点点头,这些事情是意料之中的,“季如秋舍得将景知嫁入陈家?”

    景知虽然和陈耀安上了床,可是这件事情封闭的及时,知情者也不多,景知出国避避风头,再回国嫁个好人家还是有希望的,季如秋就这么放弃了景知?

    “季如秋不舍得有什么用,景家现在做主的是景松,景松坚持将景知嫁入陈家季如秋又能说些什么。”西米继续道,“陈耀安人是傻,傻也有傻的好处,以后陈耀安的那些家产还是让景知来拿捏。”

    凭陈木休宠陈耀安的那个度,她估摸着陈家的产业到时候七七八八都会在陈耀安的手里,陈耀华不屑和陈耀安去争,没准还会将剩下的两成也转手送给陈耀安。

    “我倒是觉得陈老会将全部的家业给陈耀华。”景色笃定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