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这巴掌你敢落下试试

    陈耀华虽说在陈家没有陈耀安得宠,可是也是陈家的嫡系孙子,陈耀华本身的能力也那么出众,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少校。

    如果可以季如秋真希望和景知发生关系的是陈耀华。

    陈木休听两人争执了一番,他固然心疼自己的孙子可也不是不讲理之人,陈木休等到北冥随风和景色走到跟前,低吼一声,“说,我孙子是不是你陷害的?”

    这一声吼将景色的耳朵给震到了,景色不急着回答陈木休的话,朝景松和季如秋二人看去,看到景松躲避的目光就知道他们在搬弄是非了。

    景色坦然的对上陈老的眼睛,“陈老,我与陈大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陷害他?陈老,你的一世英名可千万不要毁在有些人的手里。”

    景松就要开口,被季如秋先一步给拉住了,季如秋泪眼汪汪的看着景色,“景色,你有什么不满你冲我们来就好了,为什么要伤害景知?她一直当你是姐姐啊。”

    景色听得季如秋的话,只感到一阵好笑,“不好意思,我妈只生了我和哥哥,哪来的姐姐?”景色又对陈木休说,“陈老,在场的许多人都能为我作证,事发当时我一直在大厅。”

    “陈老,事情的真相我已经让人去查了,现在重要的是想想这件事情怎么解决。”北冥随风搂过景色,一副霸道的模样。

    陈木休和景松就是再想对景色出手也要看看护在景色身边的北冥随风。

    陈老沉默着坐下,他当然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他本来打算给陈耀安说门孙家的亲事,现在出了这事,孙家万不会将女儿嫁给陈耀安,且不要说陈耀安了,就是a市有些名望的姑娘都不会嫁给陈耀安。

    陈木休思付了几许,平静的开口,“这件事情,双方都有责任,景家姑娘既然清白被耀安给毁了,陈家也是大家,会负起责任,我就做主了,让耀安娶了景家姑娘。”

    陈木休想着这样待他百年之后也有一个人顾着陈耀安,只要陈家还在景家就不敢对陈耀安做出什么事情,陈木休打心底讨厌景松乃至景家,想着等景知嫁进来之后再好好调教就是。

    陈耀华当场不受控制的口水喷了出来,惊讶的看着陈木休,“爷爷,你没开玩笑吧,让景知嫁给大哥?”

    景知进门这陈家以后还有安稳的日子没有啊,陈耀华强烈的反抗着,看着景知那样也不是个贤惠的女人,嫁进来以后还不知道怎么祸害他大哥,虽然他跟他大哥不亲,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大哥跳火坑。

    “哼,景总你意下如何?”陈木休给了陈耀华一个警告的眼神,转身问景松。

    这个结果和景松起初预想的一样,可是景松作为生意人,还是最讲究利益最大化,“陈老,您孙子现在这情况……”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等耀安醒过来再好好聊聊。”陈木休不理会景松的话,一锤定音,“陈家不会让你女儿受委屈的。”

    “爷爷,我反对。”陈耀华站出来大声的嚷嚷着,“爷爷,大哥现在还没醒你有考虑过大哥的感受吗?”

    “混小子,你反对无效,你的问题我们一会再好好说说。”陈木休见陈耀华又火大了,拐杖就朝陈耀华的身上招呼去。

    陈耀华也不躲闪,就那么硬生生的受了几下,陈木休那点力道对他来说不过就像挠痒痒一样。

    景色没想到最后的事情居然是演变成这样,景知嫁给陈耀安。

    陈木休本想再找景色算账,但是看到北冥随风如此护着也只能作罢。

    “我不嫁,我不嫁。”一直痴傻状态的景知猛然清醒过来,刚刚陈木休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景知尖叫一声,从季如秋的怀中挣脱出来,跑到北冥随风的面前,抓着北冥随风的衣袖,“北冥哥哥,我喜欢你的,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你娶我好不好。”

    北冥随风早在景知抓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躲开,一脸嫌恶的看着景知,“滚。”

    景知被北冥随风这个无情的字眼给打击到了,疯了似得尖叫着,红着眼仇视着景色,她记得她明明将那杯红酒给景色喝了,为什么最后受到伤害的是她?

    景知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景色,她现在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景色害的,要不是景色,北冥随风就不会讨厌她,她就不会和陈耀安那个傻子睡在一起,现在更不会要嫁给那个傻子。

    “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为什么要害我?”景知歇斯底里的朝景色喊着,“明明是你喝了那杯红酒,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景色看着景知疯狂的模样倒是出奇的冷静,“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景知看着北冥随风如此护着景色的模样,再一次受了刺激,看着不远处的一把剪子,景知跑上前夺过剪子,就朝景色刺去。

    北冥随风牢牢的护着景色,上前就是一脚,直接踹到景知的胸口,将景知踹开几米远。

    季如秋赶紧跑上前扶起景知,“知儿,没事吧。”

    景知一下子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趴在地上哭泣着,兴许是北冥随风的那一脚踹断了她所有的希望。

    这一刻季如秋悔不当初,从没有那么后悔过,是她心急了,急的想毁掉景色。

    “知儿,我的知儿。”季如秋长长的指甲抠进肉里,这一次不止没有毁掉景色,反而毁了景知,她不甘心,极度的不甘心,景知输给了景色就像她当年输给了季如夏,她不信季如夏母女始终能压着她。

    “松哥,我们知儿怎么就那么可怜?”季如秋楚楚可怜的看着景松。

    景松一巴掌就朝景色的脸上扇去,“逆女,这是你亲妹妹你怎么下得了手。”

    “景松,这巴掌你敢落下来试试。”冰冷的话从景色的嘴里说出来,景色无惧的迎上景松,景松这一巴掌敢打过来,她不介意背上弑父的名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