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是她陷害景知

    陈耀安一直没有理会,直到身后传来景知的尖叫声,陈耀华立马回过头,看见景知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的一角,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现在的脑子还是晕乎乎的停留在对付景色的那一幕,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变成了这样。

    “大哥?”陈耀华没有心思管景知,去推陈耀安,发现陈耀安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陈耀华扯过景知的被子裹在陈耀安的身上,一边喊人备车,将陈耀安及时的送往医院。

    陈老一听陈耀安被送往医院当场就昏迷过去,这下好了祖孙两同时进了医院。

    北冥随风让人看好景知,再将景松夫妻叫来,带着景色一同去了医院。

    陈老很快就醒了,强行下地要和陈耀华一起守在抢救室门口。

    “医生,我大哥怎么样?”一见抢救室的门打开,陈耀华立马围了上去,陈老在护士的搀扶下紧跟其后。

    “没有生命危险了。”医生想到陈耀安的情况很难启齿。

    陈老听见没有没有生命危险松了一口气,马上又被医生后面的一句话给吓到了。

    “只是陈大少,以后,很难生育。”

    陈老听见这句话差点没有晕死过去,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你,你你刚才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陈老用拐杖指着医生。

    “陈大少这次身体伤了根本,以后很难有孩子。”医生顶着莫大的压力复述了一遍,这对一个男人确实是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

    “给我将那个女人带过来。”陈老莫大的火气只能发到景知的身上,要不是景知勾引陈耀安,陈耀安现在也不至于如此。

    景知在恢复意识后,一直处于痴呆状态,她不明白为什么这场戏的女主角会变成自己,按照计划应该是景色才对。

    当季如秋知道和陈耀安睡在一起的是景知后,整个人如遭雷劈,待看到痴呆的景知后,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景知,我的知儿,怎么会是你。”季如秋抱住景知,痛哭起来。

    景松看到哭哭啼啼的季如秋,心中一阵怒火,“好了哭什么哭,现在知道错了,早当初干什么去了。”

    景松最先想到的是陈老不会放过景知,也就是不会景盛集团,一想到祸事是由景知惹出来的,内心就是嫉妒的愤怒。

    他还以为景知能让他省点心,不要跟景色一样那么让他费心,现在好了直接将景盛集团往火坑里推。

    “松哥,这不能怪知儿,都是景色害的,是景色陷害知儿的。”季如秋想着,现在都这样了,干脆将一切事情都推到景色的头上去。

    这样一来景知就是受害人,反而要找陈家说理,陈家要报复也应该找景色,而不是找景知。

    景松是个聪明的人,听季如秋那么一说,瞬间就和季如秋想到一起了,看着景知语气也柔和了下来,“我知道是景知是受委屈了。”

    “既然木已成舟,事情都这样了,那么只能让陈家对景知负责了。”景松很快就想出一条利益最大化的办法,和北冥集团这次合作失败,他就只能换个靠山,陈家虽然不如北冥集团,却也是名门望族,能帮到景盛集团许多。

    季如秋不敢相信的看着景松,“松哥,你疯了吗?怎么能那么做,知儿可是你的女儿,亲生女儿,陈耀安他就是个傻子,你怎么能让知儿嫁给陈耀安?”

    景松粗暴的打断季如秋的话,“我知道,我知道陈耀安是个傻子,可是那又能怎么样?景知已经和陈耀安生米煮成熟饭了,还能怎么办?现在景知的名声也毁了,只能牢牢的抓住陈家不放。”

    景松对季如秋慢慢的柔和下来,努力劝说着季如秋,“你看,陈耀安是个傻子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景知能够很好的拿捏陈耀安,而陈耀安是陈老最疼爱的孙子,保不齐以后陈家的一切都是陈耀安的,知儿嫁给了陈耀安,那陈家的一切不都是景知的吗?”

    “我的知儿怎么就那么命苦。”季如秋抱住景知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下来,她知道这是处理事情的最好办法,可是她不想看到她唯一的女儿跳入火坑,陈耀安再好也是个傻子。

    “好了好了。”景松拥住季如秋拍着季如秋的背,安慰着季如秋。景知也是他女儿他也心疼,可是也比不上利益。

    景松赶到医院才知道陈耀安出了事情,以后或许再也不能有孩子。

    “你们倒是给我一个解释,这究竟怎么回事,我好好的孙子怎么就和你女儿睡在一起了?”要说是陈耀安主动去招惹景知的,陈木休死也不信,陈耀安是什么性子他最清楚。

    见到景松一家,陈木休憋了一晚上的怨气终于发泄了出来。

    景松虚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陈老这个您听我解释,这件事情知儿也是受害者,她也是被人陷害的。”

    陈木休将拐杖重重的往地上一打,“你倒是说说是谁陷害的。”

    景松余光瞥到匆匆赶来的景色,手指朝景色一指,“是她,就是她陷害的,那个女佣也说过陈少是和景色一起进的房间。”

    “景总,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陷害的陈大少和景知吗?”景色再一次的对景松刷新了三观,她实在想不到景松能够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

    景色突然很想问景松一个问题,他有没有将她当过女儿?就是有一点点的父女情分也不至于这般的赶尽杀绝。

    “你个老家伙,自己女儿做了丢脸的事情还推到别人头上。”陈耀华最看不惯景松这种人,听到景松又在恶意的败坏大嫂的名声,赶紧开口声援景色。

    “陈少,你看清楚,今天受害的是我女儿,。”白白让一个傻子占了便宜,当然这句话景松憋在了嘴里,不可能会说出来。

    “哼,有些人就是喜欢贼喊捉贼。”陈耀华不留余地的抹黑景知。

    “你。”季如秋对陈耀华有些拿捏不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