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我还是很聪明的

    “色色,我来了。”景色听到声音放下酒杯,朝门口看去,就看见西米浅笑着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过来。

    西米今天依旧是一袭红色的礼服,红的耀眼,美的张扬,长长的大波浪披在身后。

    景色开心一笑,笑着迎了上去,“西米,怎么才来出什么事情了吗?”

    西米拉着景色走到景知的面前,揉揉景色的小脸,“没有。”

    “哟,这不是景知,景大小姐吗?怎么端着酒杯来找我家景色赔礼道歉?”西米似笑非笑的盯着景知,亦或是说盯着景知手中的酒杯。

    要问景知最怕的人是谁,非西米莫属,景色喜欢的是折磨人的心,而西米则喜欢简单粗暴的折磨人的**。

    当时西米得知景知的身份后,将景知堵在小巷里,狠狠的揍了一顿,威胁景知不准去找景色的麻烦。

    “景色,我先走了。”景知知道西米不讲礼,不欲和西米再讲下去,先走景色已经喝下那杯酒,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走什么啊走,走那么急干嘛。”西米懒洋洋的拦住景知的步伐,端起景色刚刚喝过的酒杯,“我敬你一杯,老朋友了那么久没有见面。”

    景知心乱如麻就想赶紧摆脱西米,仓促的和西米碰了一下,谁知还没喝,景知就被拌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西米用空余的一只手拉过景知,用另一只手扶助了景知的酒杯。

    “你倒是小心点呀,这酒可是好东西,你摔了不要紧,酒摔了就不好了。”西米慵懒的靠在景色的身上,摇晃着红酒,然后浅喝了一口。

    景知见西米喝了加了料的红酒,内心很激动,这可不怪她,要怪就怪西米自己了。景知心情颇好的喝了一大口的酒。

    景知在人群中环顾了一眼,没看到季如秋的身影,想来季如秋是去准备下一场计划了,景知得意一笑,假装一个跌倒红酒倒在了景色的衣裙上。

    “哎呀,景色这不好意思。”景知假惺惺的笑着,“我带了件备用的,带你去换吧。”

    景色很不满好好的礼服被景知给弄脏了,听到景知这么说就知道景知要开始行动了,于是景色就顺水推舟,同意了景知的话。

    “西米,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换下礼服。”景色对身旁的西米说,转身跟着景知离开。

    西米点点头,很是自来熟的和张曼玉还有夏微微热聊起来。

    景知带着景色离开,看到笑的一脸灿烂笑容的西米,坏心眼的想着,一会药效在大厅里发作可怪不了她,一次就收拾了两个人景知表示自己十分的开心。

    “就是这里了。”景知带着景色到一扇门前。

    景知计算着时间,慢悠悠的打开房门。

    “礼服呢?”景色直接开口。

    “别急啊,这就找给你。”景知等着景色药效发作的那一刻,故意拖延着时间,慢悠悠的磨蹭着。

    越等赶紧自己的身体越热,看来是房间的温度开高了,景知看向门外怎么她妈咪还不来。

    景色上前拍拍景知的肩膀,“衣服找到没有啊,你脸那么红怎么回事?”

    景知不止赶紧自己身体热,还渴,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我……”

    景知刚好想开口,就听见门铃声,一定是妈咪来了,景知笑着,摸索着去开房门,结果看见门外站着的是西米。

    景知还来不及反应,只看见西米的手一闪,她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西米走进房间将景知拖进房间,扔到床上,然后转身看着景色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说说你,要不是我来得及时,是不是就被她给算计了?”

    景色反驳西米,“当然不会,我哪有那么笨,我还是很聪明的。”

    “聪明?聪明还喝下那个加料了的红酒?”西米冷哼一声,抓过景色的手,探上景色的脉搏。

    景色看的很神奇,“西米,你什么时候还学会了中医?”

    “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被毒死。”西米放下景色的手腕,从脉搏上看什么事情都没有。

    “你当我傻啊,看不出景知有阴谋,我只是将计就计,反正那些药对我也没什么作用。”景色无所谓的耸肩,“西米,你刚刚那一招移花接木真好,要不是我眼尖也绝对发现不了你换了两个酒杯。”

    “我看着她给你吓的估计是春药,就是不知道男主角是谁了。”西米看着躺在床上脸颊发红的景知,暗骂一声蠢。

    “等等就知道了。”景色一点也不急坐到景知的身边,等着接下来的花样。

    没一会,房门就响了,外面响起季如秋的声音,西米和景色对视一眼,问她怎么办。

    景色让西米淡定,抓过床上的被子将景知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关了房间里的暗灯,将门打开,“妈咪人交给我就行了。”

    季如秋朝里面看了一眼,见一个人裹在被子里,她想这应该就是景色了。

    “知儿啊,我已经知会过安少了他一会就过来,你看好景色可千万别让她跑了。”季如秋对隐藏在黑暗里的景色说。

    安少?西米和景色同时产出疑问,在a市能被称安少的应该是陈耀华的哥哥陈耀安了,可那不是个傻子吗?

    西米疑惑的对着景色做了个口型,景色摇摇头,手指了指景知。

    “妈咪,你放心吧,景色喝了加料的红酒,现在已经发作了,跑不到哪里去的。”西米模仿着景知的声音。

    季如秋点点头,转身离开房间,走到一半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她没在房间里看到景知的身影,只看到模模糊糊的人影,季如秋转念一想,景色喝下加料的酒是她亲眼看见的,中途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才放心的走开。

    房间里,景色见季如秋走了,长长的松口气。

    “西米,刚刚季如秋是说什么安少吧。”景色再次向西米确认。

    “对,我听到了,就是那个安少。”西米在景知的胳膊上狠狠的捏了一把,为了陷害景色,连傻子都上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