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景秘书,你怎么看

    “咳咳,总裁既然你让我说我就说了。”景色清了清喉咙,“大家都知道,苏家的名望在a市是有目共睹的,景盛集团近几年的口碑却一直在不断的下滑,这一方面就是苏家的优势大了,这一次北冥集团的开发项目也不是景盛集团的优势,至于景总说的百分之三的股份,我看不够看吧。”

    景松被景色说的话,气的不断的喘气,那个逆女说什么,百分之三的股份还不够看?什么叫景盛集团近几年的口碑在下滑,这个逆女,气死他了。

    景松赶紧对北冥随风开口,“北冥贤侄,合作案一个秘书懂什么,你可千万别听她瞎说。”

    北冥随风喝了一口红酒,听到景松对他的称呼很是不喜,“景总,我似乎说过,让你叫我一声风少,或者是北冥总裁。”

    景松的脸瞬间通红,被北冥随风这句话给咽住了,景色在心里给北冥随风点了一个赞,对景松就是不能客气越是客气他就越会顺着旗杆往上爬。

    景松咬咬牙,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北冥总裁。”

    北冥随风满意的点头,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景总,你看我秘书都看的那么透彻,这件事情还有商量的必要吗?”

    景松听闻,身子不受控制的倒退两步,瞪着景色的眼神越发的凶狠,他现在急需和北冥集团合作,让景盛集团站稳脚步,景松饶是对北冥随风再不满也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怒气,陪着笑脸,“北冥总裁,你看我在这百分之三的基础再加百分之二百分之五怎么样?”

    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又惹来景松的一记眼刀。

    “景总,这不是你的股份就是送的不心疼是吧。”景色说着说着脸上就冷了下来,要知道景松现在拿来挥霍的股份都是她母亲的。

    “闭嘴。”景松朝景色低吼一声,眼见北冥随风口风松了一点,他可不希望在这个紧要关头因为景色的几句话出现什么变故。

    北冥随风侧头问景色,“景秘书,你怎么看?”

    元芳体?景色挑眉,“我觉得没必要,依照北冥集团的能力完全可以吃下景盛集团,到时候还在乎这百分之五的股份吗。”

    景松被景色气的眼睛都红了,“逆女,你到底想干什么,存心见不得景盛集团还是不是。”

    “景总,你多虑了我说的都是实话。”景色正了神色,她敢对天发誓,她说的都是她所想的,跟私人恩怨无关。

    “好了,我看这一次的合作还是算了吧。”北冥随风一锤定音,景松即使再不甘心也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北冥随风向众人宣布,北冥集团的合作集团是苏氏集团。

    季如秋看着景松铁青着的脸,安慰了一句,“松哥,下次还是有机会的。”

    “你懂什么。”景松朝季如秋吼了一声,冷眼看着苏意在人群中得意的样子。

    季如秋不再说话,只是无声的安慰着,景松见季如秋温和的模样,语气也软了下来,“要不是景色,这次事情就不会那么复杂。”

    季如秋正想问问怎么回事,就看见门口处周倩朝她招手,季如秋快步走到门口,周倩将一包白色的粉末塞给季如秋,季如秋接过。

    “季阿姨,这药效很强,一点点就够了。”周倩对季如秋说。

    季如秋表示明白,“小倩,你买这东西的时候没人知道吧。”

    周倩朝季如秋点头,“放心吧,季阿姨,我转了好几个人买的,不会有问题的,卖家说了这药效很强,一点点就够了,放多了会兴奋致死的。”

    周倩不知道季如秋要拿它干嘛,她还是再三叮嘱。

    “好的,小倩,这件事情真的太感谢你了,这件事情可千万别对别人提起。”季如秋紧紧的握着白色的粉末,眼里闪着兴奋,马上,马上景色就要落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报复不到季如夏,报复她女儿也好。季如秋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景色,要怪就怪你是季如夏的女儿,要怪就怪你挡了景知的路。

    周倩被季如秋眼里的阴狠给吓到了,跟季如秋说了几句就离开。

    季如秋在人群中找到景知,将景知给拉了出来,在景知耳边说了几句。

    “妈咪,你确定这件事情靠谱?”景知确认的问季如秋,最先听到季如秋的计划,她也是吓了一跳,但是想到这样能让景色彻底沦为a市上流社会的笑柄,她只剩下兴奋了。

    季如秋将手里的东西悄悄的递给景知,然后回到景松身边。

    景知找了个隐秘的角落将药粉倒入一杯红酒,最开始她听从季如秋的话,只倒了一点,但是想到景色这些日子对她的折磨,她一狠心就将半包粉末都给倒了进去。

    然后景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找景色。

    找了一圈才看见景色和张曼玉等人在一起,景知收起眼里的兴奋,一步步朝景色走去。

    “景色,我敬你一杯,多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景知将红酒递到景色的面前,加重了照顾二字。

    景色看到突然间出现的景知,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是吗?真知道感谢就好,这酒就不用了。”景色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景知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委屈起来,“我只是单纯的想敬你一杯,没什么恶意。”

    要是没什么恶意就怪了,景色在心里嘀咕一声。

    但是她也想看看景知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于是接过了景知手里的红酒杯,“那行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喝一口吧。”

    景知兴奋的点头,迫不及待的和景色碰了一下,景色嘴角一勾,果然有阴谋。

    景知喝了一口之后见景色依旧端着红酒杯不动的样子,有点心急了,“景色,你怎么不动啊,难不成不接受我的好意。”

    景色瞥了一眼景知,缓缓的举起酒杯,泯了一口,景知见景色喝酒的动作,心中的兴奋感不断的冲击着大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