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我当然是回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景色浅浅的笑着,眼里丝毫没有任何的波澜。

    明明是那么平静的话,却硬生生的生出了寒意,景松的心尖颤抖了一下,景色果然是回来报仇的。

    “你没死,那你哥是不是也没死?”景松紧紧的盯着景色,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表情,景松为人虽渣,对于唯一的那个儿子还是在乎的。

    景家唯一的血脉,在他眼里女儿都不算什么,最后还是嫁出去的。

    景色看着景松关心的表情只感觉莫名的可笑,要是真那么在乎哥哥,五年前就不会看着哥哥危在旦夕却袖手旁观了。

    现在倒是想起自己的儿子来,可不可笑,景松在乎儿子但是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权势,更在乎钱。

    “景松,你不配提我哥哥。”景色一直再心底暗示自己,一定要冷静,不能让情绪占据理智。

    景松回过神,冷哼一声,“识相的赶紧回到国外,否则别怪我无情。”

    景松避开景色的容颜,景色跟季如夏酷似的脸,他看到景色就会想到季如夏。

    景色上前两步走到景松的面前,伸手将去碰景松衣服上的纽扣,景松今天穿的是唐装,上面是盘扣。

    “你想干什么?”景松退后两步严厉的看着景色。

    景色的手迟钝了下,笑了笑,继续着刚才的动作,“别急啊,我看你衣服上面的纽扣松了。”

    景松低头一看,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第二颗纽扣松开了,看着景色垂着眼眸替自己扭纽扣的样子,心里一阵悸动。

    多久没看到景色那么乖巧的样子了?是知道景知是自己女儿之后吧,他还记得小时候景色粉雕玉琢的模样,每次他下班的时候就会站在门口乖乖的等自己回家,然后扑进自己的怀里撒娇。

    景松将视线看向远方,那时候他也是真心疼爱过这个女儿的,只是后来,在知道季如夏将股份给了景色后,他对景色更多的则是忌惮,多次的猜疑,再深的感情也浅了。

    景色将景松的纽扣扣好后,顺便拍了一下景松衣服前的灰尘,“景松,该是我的东西谁也抢不走,就算是现在得到手,我也会毁了那样东西。”

    景色这话还真不是危言耸听,她的狠景松也是见识过的。

    别看平时景色嘻嘻哈哈迷迷糊糊的,那只是她不在乎这件事情的样子。

    景松还记得在景色在十岁的时候,他和季如夏带景色回季家吃饭,那时候景色头上戴着一个好看的蝴蝶结,结果吃饭的时候景知看上了景色头上的蝴蝶夹,死活要景色的蝴蝶夹,他本身就觉得对不起景知,就在一旁劝说景色将蝴蝶夹给景知,最后景知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蝴蝶夹,大家都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谁知道在吃完饭后,大人们正在聊天,花园里传来景知哭的撕心裂肺的声音,众人赶去一看,景知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哭,景色和季念则一脸淡定的站在一旁,大家都以为是季念欺负景知,正在责怪季念,景色突然间站出来说,是她欺负景知。

    大家追问原因,景色说,“我不喜欢我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抢了,宁愿毁了也不让抢东西的那个人高兴。”

    当时大人就被景色的话给惊呆了,纷纷将视线看向季念,以为是季念给景色灌输的这个念头。

    季念当场也惊住了,“不不不,不关我的事。”

    季念说完,又以亮闪闪的目光看景色,恨不得冲上去亲景色几下,景色不知道她在说这话的时候有多霸气。

    “不关小姨的事情,哥哥说不能自己哭,让坏人高兴。”景色无辜的嘟着嘴,看着一旁的景宸,“哥哥,我说的对吗?”

    景宸宠溺的上前抱起景色,揉揉景色的头发,“对,色色做的很对,以后遇到再抢你东西的坏人就要这样做。”

    “景松,好好护好它,小心明天就不再是你的了。”景色“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从景松的身边走过。

    看着景色离开的背影,景松顿时感觉自己苍老了十岁,她是真的要对他下手,不是说说的。

    这五年景松不知道景色到底成长了什么样,谨慎的性格告诉他,千万不要小看景色。

    当景松回到大厅的时候正好看见景色对着北冥随风笑语嫣然的模样,他心中诧异景色怎么会跟北冥随风关系那么好。

    景松想起今晚的目的,整理了下着装,从容的走向北冥随风。

    “北冥贤侄,生辰快乐。”景松挤出一抹笑容。

    北冥随风见了景松,依旧只是平淡的点头。

    “北冥贤侄,我们合作那事,你看?”今晚就是宣布合作方了,虽然景松觉得凭他开出的条件北冥随风肯定会答应,但还是要确定一下,他才能心安。

    北冥随风不看景松,反倒看向景色,“景秘书,你说说,这到底该不该和景盛集团合作。”

    景松听到北冥随风喊景色景秘书,心中甚是惊讶。他没想到景色居然会是北冥随风的秘书,难怪景色开场舞会和北冥随风一起,这分量看起来还不清。

    景松心里对景知不满,那么重要的消息,景知居然敢瞒着他。

    “景色啊,你倒是好好说说,和景盛集团合作的好处。”景松抢在景色开口前说话,一边用眼神示意景色千万不要乱说话。

    景色嗤笑一声,“我只是一个秘书,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总裁您自己考虑吧。”

    “只是让景秘书分析一下,刚好可以当做考核你的题目。”北冥随风不冷不淡的接过景色的话。

    景色正了神色,“咳咳,好吧,你既然让我分析那我就分析一下,不过话说在前头,这万一分析错了,你可不要怪我。”

    “说吧,既然让你分析了,你的意见只是个参考。”北冥随风慵懒的泯了一口红酒,等着景色接下来的话。

    景松怕景色说出什么不利于景盛集团的话,一颗心完全的悬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