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景松,好久不见

    她知道此刻接受白子枫的邀请是最好的办法,这样才会避免尴尬,她比夏老夫人要看的清一点。

    既然安澜本人都这样说了,夏老夫人即使再不乐意也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安澜站到白子枫的身旁,夏老夫人觉得北冥随风驳了她的面子,一直给北冥随风冷脸,当景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夏老夫人对她冷哼一声。

    景色挑眉,五年没见,这老太太气色还是那么好,那么中气十足。

    北冥随风都不在意夏老夫人的冷脸,景色更加不会在意。

    “总裁,我刚刚吃撑了,实在不适合跳舞。”景色努力找借口拒绝北冥随风,开没开始跳就树敌了,等跳完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敌人。

    她回a市的目的是夺回景盛集团,这树立太多敌人可不是好事。

    “吃撑了就要适量的运动。”北冥随风不慌不忙的斜视了一眼景色,握住景色的手。

    景色有些欲哭无泪的想挣脱开,她的总裁啊,他没看见夏老夫人这凶狠的眼神巴不得吃了她吗?还有景知和安澜。

    “总裁,既然景色不想跳,你就随了她吧,我愿意当你舞伴。”景知赶紧开口。

    谁知道北冥随风根本没看景知一眼,窘迫之下,景知又给了景色一记眼刀子。

    “景色,你还敢回来?”夏老夫人虽然早知道景色回来,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一见到景色的脸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景色五年前就讨厌这个占着自己身份就不讲理的老太太,五年前对她客气是因为她是北冥随风的奶奶,现在她和北冥随风什么关系都没有自然惧怕夏老夫人。

    千万别和她说什么尊老爱幼,抱歉,她压根就不知道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

    景色勾起红唇,“我为什么不敢回来,这a市本就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哼,还敢勾引我孙子。”夏老夫人手指着景色,要是本着贵妇人的风度,夏老夫人真想一巴掌打上去。

    景色风轻云淡的挥开夏老夫人指着她鼻子的手,“夏老夫人,你这习惯可真不好,动不动就指着别人的鼻子,再说了你哪里就看到我勾引你孙子了,我这可是一直极力躲开,是你孙子一直缠着我,是吧总裁?”

    景色捅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失笑一声,“是是是。”

    见两人一唱一和的模样,夏老夫人赶紧深吸几口气,担心自己会被他们两个气死。

    “随风,我可是你奶奶,你就这样对我不敬吗?”

    景色无辜的朝北冥随风眨眼,她说的可都是实话,哪里不敬了?

    “奶奶,时间差不多了宣布开始吧。”北冥随风避开夏老夫人的责问。

    音乐响起,北冥随风拥住景色的腰身,往舞池走去。

    所有人都等着看北冥随风的舞伴是谁,待看到景色的脸时,所有人都是迷茫的。

    只有两个人的脸时绿的,这第一个就是景松,这第二个就是季如秋。

    季如秋饶是有心理准备,乍一看到景色,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握住手包的手不断捏紧,青筋暴在手背上。

    景松则是浑身颤抖,那个和北冥随风跳舞的女人是景色,那个他已经宣布去世的女儿。

    景色和北冥随风勾搭在一起,在北冥集团上班的景知不会不知道。这么一想景松赶紧朝季如秋看去。

    季如秋连忙挤出一个笑容,“松哥,那个是不是景色?”

    “景知是不是早就知道景色回来了?”景松质问季如秋,如果景知早点告诉他,他就会有准备,现在不至于那么被动。

    “这,知儿那丫头没和我说过,她可能觉得无关紧要就没提吧。”季如秋笑笑,等着周倩赶紧将东西送过来。

    景松冷冷的哼一声,大脑飞速的旋转着想着办法。

    “总裁,你轻点,掐着我肉了。”景色一边跳着一边不满的抱怨着。

    “景秘书不是说不会跳舞吗?我看跳的倒挺好的。”北冥随风凉凉的开口,手下的力气倒是轻了点。

    景色瘪嘴没有说话,之前说不会跳舞只是为了拒绝北冥随风,这都上了战场了,还不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来,让别人笑话不成?

    她的余光可是看到了人群中景松和季如秋正死死的盯着她。

    一曲终了,北冥随风停下步子,将景色拉到一旁,其余男女都组好队滑入舞池。

    司特助适时的递上一杯水给景色和北冥随风,景色不客气的接过,许久没有跳舞,这一场舞下来,她倒是真有些渴了。

    “司特助,你也去玩玩啊。”景色一边说,一边往景松看去,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景松何时会来找她。

    等了一会景松还是没有来找景色,景色有些郁闷,难不成是因为站在北冥随风旁边的缘故?

    景色这样想着,“总裁,我去洗手间补个妆。”

    景色在洗手间里补了一层口红,出来的时候果然看见景松在门口等着她。

    景色露出一个最完美的笑容,“景松,好久没不见。”

    景松听到景色喊他名字,直接开骂,“怎么,出去五年一点礼貌都没了吗?”

    “那你希望我叫你一声什么?难不成叫你一声爸爸还是景总?”景色嘲讽的看着景松,“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女儿在外面。”

    景色似乎有想到什么继续开口,“哦,对了你还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唔,意外去世了是吧。”

    景松气的大喊,“逆女。”

    “别忘了,当初可是你逼着我和你断绝父女关系的。”景色冷眼看着景松,声音顿时冷了下来,她可没忘记景松当时的狠绝。

    虎毒还不食子,景松就是连畜生都不如。

    “哼,你这次回来想要干什么?”景松仔细看了看景色,景色褪去了五年前的稚气,接着露出来的就是绝代风华的气质。

    这一种气质像极了景色的母亲季如夏,想到季如夏景松眼神又是一暗,季如夏的绝代风华世间再难寻到第二如此,就是季如秋也比拟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