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挑选舞伴的权利

    景知就像一个骄傲的孔雀,在人群中周旋着,季如秋和景松的眼里则带着宠溺。

    景色看着不远处温馨的一幕,手里的糕点被捏的变形了也不自知。

    “色色想什么呢?”夏微微赶紧拍了景色一下。

    景色回过神,将手中变形了的糕点放到一旁,视线还是牢牢的黏在景松身上,景松他怎么就有脸和自己的小姨子干出那些龌蹉的事情呢,现在还装作是好男人。

    “微微,你说为什么女人要是犯了错就会被千夫所指,而男人犯了错,却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嗯?怎么突然这样说。”夏微微疑惑的看着景色,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有这样子的感慨,顺着景色的视线看去,看到在人群中侃侃而谈的景松脸上闪过一丝嫌恶,“这个景松我知道的,在外面找了小三还将小三扶正了,可怜了原配还有之前的一双儿女。”

    “景宸,我心目中的男神啊,就这样意外出事离开了。”夏微微的语气里,透着遗憾,当年她还特地去看过景宸的风姿。

    “你知道景宸?”景色诧异的看着夏微微,转念一想,夏微微是a市人,和哥哥是同所学校的,知道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知道,景宸读高中的时候我还在读初中,特意去瞻仰过景宸的风姿,太帅了,满足了梦中情人所有的幻想。”可惜的是英年早逝啊,夏微微的脸上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黑裤白衬衫,所有人心中的白马王子。

    景色笑笑没有说话,他们不过就是失踪而已,景松就迫不及待的向外界宣布他们意外去世的消息。

    “知儿,景色今晚是不是也来了?”季如秋在人群中转了一圈没看到景色,转身问景知。

    景知正对北冥随风暗送秋波,听到季如秋的话,点点头,“对啊,她肯定来了,就是不知道在哪。”

    季如秋点头,看来今天晚上是阻止不了景色见景松了,这样也好,正好能让景松见到景色狼狈的一幕。

    “知儿,一会在北冥随风面前多晃晃,一会开场舞最好让他和你跳。”季如秋叮嘱着景知,虽然夏老夫人心仪的是安澜,但是北冥随风和夏老夫人有隔阂,北冥随风一定不会如夏老夫人的愿,选安澜当舞伴的。

    在场的有身份的名媛中,景知的身份算是比较高的,没了安澜这个对手,北冥随风选择景知的概率就大了。

    “妈咪,放心吧,我这就去。”景知忙不迭的应着,拿过给北冥随风准备的礼物,朝北冥随风走去。

    景知今天穿的礼物是早几个月就定制的,整件礼服镶满了施华洛世奇水钻,头上还带着一个小皇冠。

    景色看着都替景知感到沉重。

    景松本不愿给景知那么多钱给景知定制这件礼服,还是季如秋劝说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景松一咬牙就答应了景知。

    “北冥哥哥,生日快乐。”景知故作矜持的走到北冥随风的面前,将手里的礼物交给北冥随风。

    “嗯。”北冥随风点点头,对于景知的称呼他不是很满意,“景小姐一日在北冥集团就唤一声总裁。”

    景知的笑容尴尬起来,还是应了北冥随风,改口唤了声,“总裁。”

    “景知秘书,这礼物交给我就行了。”司特助很有眼力的上前,就想接过景知手里的礼盒。谁知被景知躲了开来。

    “北冥……总裁,你看看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景知固执的将礼品递到北冥随风面前。

    景知见北冥随风不解,直接打开了礼品,“看,这是我跑了很多地方给你买的袖扣喜欢吗?”

    景知对于北冥随风的夸奖势在必行,这袖扣是她来晚宴前,匆匆忙忙叫周倩去买的,今天北冥随风和景色在办公室里面的对话她听到了一些,模模糊糊的从北冥随风的语气中得知他希望的礼物是袖扣。

    谁知北冥随风看到景知的礼物,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是淡定的点头,“嗯。”

    景知有些失望于北冥随风的反应,不情不愿的将礼品交给司特助,只是再三和北冥随风说,一定要戴这个袖扣。

    白子枫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景知,北冥随风在乎的不是礼品是什么,在乎的是送这个礼品的人。

    “随风啊,这来宾都来的差不多了,你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夏老夫人带着安澜走过来。

    北冥随风应了一声,“嗯,可以开始了。”

    “对嘛,安澜早就做好准备了。”夏老夫人笑着将安澜往前推了一把。

    安澜娇羞着脸,不好意思的低头走到北冥随风身侧,景知两眼怒火的看着安澜。

    “司特助,去把找来。”北冥随风两人都没有理会,直接跟司特助说。

    “是。”司特助连忙应道,跑去找景色。

    安澜的笑容一下子就尴尬的挂在脸上,无助的看着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深吸一口气,手指着北冥随风,“你你你,随风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老夫人,我不至于连自己挑选舞伴的权利都没有吧。”北冥随风见到景色走过来的身影,脸上柔和了几分。

    安澜有些不甘的咬着嘴唇,凭什么,那个女人凭什么能得到北冥随风的另眼相待。

    “随风,北冥集团和安氏集团还有业务往来,你多少要给些面子,再说了,安澜哪里不好了。”夏老夫人劝说着,企图用两个集团之间的合作关系逼北冥随风就范。

    “夏老夫人,我倒是想邀请安澜小姐当舞伴,不知安澜小姐意下如何?”白子枫适时的开口说话,上前一步。

    白子枫暗暗给北冥随风一个眼神,“你可要好好感谢我。”

    “子枫啊,这,安澜是随风的舞伴,你看……”夏老夫人很不满白子枫这时候站出来,碍于白子枫的身份她也不好说太过分的话。

    “安澜小姐你觉得呢?”白子枫直接将目光转向安澜。

    “子枫,那我就当你的舞伴吧。”安澜知道今晚当北冥随风的舞伴是没希望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