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十章:北冥本家

    对此他也不是很能理解啊!为什么总裁大人的私人号码景松会知道。司特助在这边狠狠咒骂着景松,那一边景松狠狠打了几个喷嚏,景松不悦的让人将空调调低些。

    “总裁,我这就去查。”司特助转身就跑出去。

    “站住,我让你出去了吗?”北冥随风睥睨了一眼司特助。

    那您老人家倒是说啊!到底想怎么样,司特助有些欲哭无泪。站在原地低着头乖乖的等着北冥随风的吩咐。

    “去,跟景松那老家伙说一声,最多请假期限三天,要是超过了,他女儿也就不用来了。”北冥随风可不管景知是因为什么病了,在他眼里,规矩不可能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景知而坏掉。

    “是是是。”司特助在心里骂死景松了,这老头明知风少不喜欢他还要在风少面前刷存在感,害他自己也就算了还连累他。

    景小姐这么有趣可爱,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父亲。

    等司特助出去了,北冥随风才放下笔,在脑海中回想起景松说的话,景知住院了?这早不生病晚不生病的偏偏在景色回来的时候生病,要是说景知这病和景色没有一点关系,北冥随风还是不信的。

    当年景色有多恨景知他可是一清二楚,景色这次回来,第一件事情绝对找景知麻烦。

    北冥随风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准备下班赴夏老夫人的邀约。

    那一边景松看着挂了的电话面色很难看,本以为北冥随风多多少少会给他些面子,没想到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留。

    “爸,风少怎么说?”要说景知还有一点不好就是不会看人眼色,季如秋想拦住景知已经来不及了,景知已经问出声了。

    这明眼人一看景松的面色就知道结果了,偏偏她这个傻女儿还傻乎乎的问出声。

    景松果然不悦的朝景知开口,“你说你好端端的待家里不就好了,非要出去整些幺蛾子,现在好了吧,出事了,这北冥集团我舔着老脸将你塞了进去,现在可算是将我的脸面都丢光了。”

    景松原本还想再骂几句,看见季如秋苍白的脸色最终还是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

    “松哥,这也不能怪知儿啊!谁知道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季如秋坐到景知的旁边,轻声的安慰着。

    景松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不愿意再看这样的场景,女儿受伤他也心疼啊!可是女儿哪有景盛集团重要。

    “司特助说了,最多三天,三天后必须回去上班,不然就不用去了。”景松淡淡的开口。

    三天后?这怎么行,她的脸肯定还没恢复的啊!景知将求救的目光投到季如秋的身上。

    “松哥,这三天时间不够啊,先不说景知的身体没修养好,就是这脸红点退下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起码一个月啊!”季如秋作为母亲想的更多的则是孩子的身体。

    显然景松并不那么想,“那能怎么办,不近距离接触北冥总裁,我们知儿怎么有机会成为北冥夫人,这北冥夫人的位置可是各方都虎视眈眈。”

    景松凑近了景知细细的看了眼景知的脸,“到时候多抹点粉将红点遮一遮就好了。”

    季如秋想了想还是将到嘴巴的话咽了下去,景松决定了的时候没人能轻易更改。

    “你这几天就好好休息,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把身体养好才是正事。”景松伸手拍拍景知的肩膀,这女儿别的地方一般,这长相还真没得说,妖娆中透露着清纯的气息。

    景知低声应道。

    北冥随风刚跨进北冥本家,便感觉周边气息有点不对,北冥随风朝两边投去目光,两边的草丛中埋伏了许多人,北冥随风忍不住嘲笑出声,这夏老夫人对他还真是忌惮的很。

    “风少,刚刚传来消息,我们在非洲的兵工厂被轰了。”司特助凑到北冥随风的身边说。

    “是北冥成风的兵工厂吧!”北冥随风淡淡的开口,一点也不着急,就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是,是成少的兵工厂。”司特助忍不住嘀咕,有必要分的清吗?这兵工厂也有你的一半使用权在啊!

    “sk组织的人轰的?”北冥随风不急不缓的朝前走着,北冥本家很大,再过三个门才是大堂,至于北冥随风为何要那么早下车步行,这就是北冥家的规矩了,入大门者必下车步行进主屋。

    “是的。”司特助点点头,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当风少得知是sk组织轰了兵工厂,风少眼里居然是赞赏。

    “这就是sk为什么始终比意大利黑手党强上一层的原因,黑手党教主优柔寡断,远不如sk组织的领导人,我将北冥成风在a市的基地都轰了,他们还看不清局势,注定黑手党要被sk组织压在下边。”北冥随风对黑手党流露出不屑的目光,在他眼里称的上是对手的只有sk组织。

    “风少,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明摆着和成少以及夏老夫人作对?”虽然他早想和成少夏老夫人作对,可是风少一直不温不火的兜转着。

    “给一些人太大的权利,会让他们忘记自己本身的能力,是时候该收收这股不好的风气了。”说完,北冥随风加快了步伐。

    司特助站在原地呆愣了两秒才急急追了上去。

    这轰基地是个幌子目的是为了让sk组织轰了兵工厂?外加向道上宣布北冥随风不会再护着北冥成风?

    少爷的心思比女人还难猜,司特助忍不住吐槽,何必要兜那么大一圈子呢?

    今日家宴来的人比较齐全,可谓是一个不少。当然够资格来的人也不多,空荡荡的大堂才坐着十几个人。

    主位空着,接下去一律按辈分排的位置,北冥家家主大过一切,就算夏老夫人在辈分上占了理也是不能坐这主位的。

    作为新一任的家主,北冥随风在众人的视线中,坦然的走到主位上坐下。

    北冥随风不开口也没人敢率先开口,就这么沉默了几分钟还是夏老夫人开口大碎了沉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