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殿之上,天山派的这些长老们都有些无语了。

    他们正是料到林烽不可能进入后山沼泽当中,更不可能安然无恙的找到幼生期的寻宝鼠,才会如此轻易地让林烽试一下的。

    可是,这一试之下,林烽竟然真的做到了。手里面托着那只刚刚出生不久的寻宝鼠,在大殿之上笑嘻嘻地说了一句“幸不辱命”,简直都快要将掌门碧瑶的肺都气炸了。

    “林烽,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作为十大古武门派,这点脸面还是要的,既然林烽做到了,他们也不好不认账,但是掌门碧瑶总觉得有些冤大头,回想起之前林烽进来的时候,那么胸有成竹的样子,碧瑶就觉得这从一开始就是林烽的阴谋。

    “什么怎么做到的呀?前辈!”林烽拱手问道。

    “本尊是问你,是如何进入我天山派后山沼泽当中,又是如何进入万人坑的古墓内,找到这一只寻宝鼠的?凭你小小年纪的功力,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掌门碧瑶当面质问林烽道。

    “很简单呀!前辈,晚辈就是用轻功进去的,然后一不小心就进入了你说的那个什么万人坑古墓当中,又一不小心发现了这个小家伙,最后才一不小心地就把它给带回来了。”

    一连说了几个一不小心,林烽那脸上还有点贱兮兮的表情,简直是让整个天山派的长老团们都无语透了。在天山派当中,哪怕是几名闭关的先天高手,也无法做到不借助外物只身前往古墓万人坑当中,可是现在林烽的口中就变得如此轻松容易起来了。

    “难道……你的手中也有一艘悬浮舟么?”掌门碧瑶沉住气,又追问道。

    “悬浮舟?前辈,晚辈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不过我的的确确是用轻功进去的。这一点,相信天山派的许多弟子都可以为我作证。而且,话说回来,我用什么办法进入古墓万人坑当中,怎么样找到寻宝鼠的,不都是可以的么?我们的交易当中,可未曾限制这一点。”

    从一开始,林烽就知道天山派对于这次交易并不是真心的,所以也丝毫没有给天山派什么颜面,直言无讳道,“现在既然晚辈找到了寻宝鼠,贵派可否将饲养寻宝鼠的一应事宜都教给晚辈呢?”

    “掌门师姐,不可呀!寻宝鼠乃是我们天山派的独门灵兽,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交给一名外人呢?”

    一名长老闻言,立刻出声阻止道。

    立刻,又有其他的长老站了出来,对林烽说道:“林烽,你既然自认是晚辈,来我天山派当中,能够抓到寻宝鼠自然是你的运气。然而寻宝鼠乃是我们天山派不外传的灵兽,是绝对不能被你带下山的。我劝你可以用来换取其他的奖励,比如一些你现在所需要的丹药和武道功法,相信……会比一只区区的寻宝鼠对你更有价值的。”

    “是呀!林兄,寻宝鼠毕竟是我们天山派独有的灵兽,就算是万兽门当中也没有。你要不还是换一些其他的功法,我们门中的一些天榜功法还是很不错的……”阿鹏见势,也在一旁劝林烽道。

    “哦?这么说来,你们天山派,难道是想要不认账了?”

    见到大殿之内天山派的众人这么一副样子,林烽便冷哼了一声,笑道,“堂堂古武十大门派的天山派,竟然会因为这么一只寻宝鼠,而败坏了自己门派的名声?难道就不怕天下的武者取笑么?我可是听说,常年都有不少散修的武者,取得一些奇珍异宝来和你们天山派做交易的。如此一来,此事若是传出去的话,你们天山派的名声也臭了吧?”

    “只要我愿意,你还能走得出我们天山派的大殿么?这事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

    太上长老寂无听到林烽的言语,眉目狠狠地一瞪,武者后天大圆满的气势就恢弘一阵,朝着林烽铺面而来。

    “各位前辈,我们无意冒犯……让我和林烽说说……”

    大殿内的局势十分紧张,萧霓裳赶紧拱手说道,然后拉住林烽小声说道,“林烽,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寻宝鼠,还是不要了好,不然的话,恐怕你就真的是与天山派为敌了。天山派的后天大圆满武者已经不少,更听说有几名闭关的先天长老呢!”

    “疯丫头,我上天山来,就是为了寻宝鼠。现在他们想要不认账,你以为我会怕和天山派为敌么?你是第一天认识我的么?”

    林烽没有动容,而是直勾勾地看着那天山派的一众长老,没有丝毫的惧意,大有一言不合就血染大殿之意。

    “这……林烽,可是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就算你坚持的话,他们也不可能放你带着寻宝鼠下山。”萧霓裳叹息道。

    “如果我现在屈服,交出了寻宝鼠,疯丫头,你认为他们会放我们安然下山,然后败坏他们天山派的声名么?”

    林烽反问道,然后微微一笑,看向了这些天山派的长老们,哈哈笑道,“还有,你说实力相差悬殊?的确如此,他们的实力实在是太差了……”

    “竖子!敢口出狂言,你有几分本事?老夫要捏死你根本就不用动手!”

    太上长老寂无怒不可言,全身的武者气势凝聚成为一个点,朝着林烽铺面而来。这样的后天巅峰气势,就算是一般的后天后期高手,恐怕也会被冲撞得气血乱涌,心神大乱的。

    可是,林烽偏偏在这一股气势之下岿然不动,依旧微笑着面对他们。于此同时,林烽也将自己的修真者气势毫不掩藏的直接冲着那太上长老寂无冲了过去。

    噗!

    太上长老寂无感受到迎面一股庞大的威压,眼神立刻惊恐无比,身体当中的气血狂涌,根本无法控制体内的气息,直接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林烽,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地吐血了!”

    其他人根本感受不到林烽的威压,只发现寂无突然吐血,然后便晕倒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