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万人坑!

    祭祀,陪葬!

    在古代,天山也一直是被各种各样神秘的传说和光环围绕着。有传说周穆天子在和天山的王母有一腿,更有传说,葬在天上天池当中的人,可以获得复活永生的机会。

    总之,各种各样离奇古怪的传说,让天山这本就被无数云雾环绕的神秘山峰,又多上了一层迷雾。

    不过今天,林烽可不是来玩什么盗墓笔记的,墓里面有没有鬼或者粽子什么的他不在乎,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单纯地将幼生期的寻宝鼠弄出来而已。

    “还好我刚刚突破了修为,达到了练气四层。否则灵识不够强大的话,这些死气便会阻碍我的灵识,就根本无法控制着飞剑进入其中。”

    元气充沛的林烽,从来没有如此痛快地指挥过自己的飞剑。

    唰!

    当飞剑从厚厚的冻土层当中飞射而出,进入到了古墓的万人坑时,那寻宝鼠似乎已经感应到了飞剑的来者不善,发出了吱吱吱地尖叫声来。

    “别叫!别叫!大黑鼠,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放心,我不动你,就带走你的孩子而已。而且,我也会善待它的。”

    林烽看到成年的寻宝鼠护子心切,便摇了摇头,感慨了一声。不过很显然,那寻宝鼠是听不到林烽的话,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明白是什么意思,它只知道眼前这飞射过来的流光是要伤害它们的,于是奋力地挡在了自己初生的孩子跟前。

    不过,这无力的抵抗,对于林烽的飞剑来说,无异于是螳臂当车。在林烽的灵识操控之下,飞剑嗖的一下便蹿到了鼠窝的跟前,然后毫不留情地挑起了那稚嫩的幼生期寻宝鼠,一转身将它给送了出来。

    吱吱吱……

    失去了幼子的寻宝鼠发出了凄厉的叫声,让林烽听了也忍不住心软了起来,不过这只寻宝鼠他是势在必得。而且,放任这只寻宝鼠在这里,迟早也是被那些天山派的长老们捉去驯服喂养了。所以林烽只能摇了摇头道了一声抱歉,然后思虑一番,便从神水空间当中取出了几滴死水,让飞剑再携带下去,喂给了那只寻宝鼠,算是当做了带走幼生期寻宝鼠的代价了。

    吱吱……

    才刚刚幼生期的寻宝鼠,一直以来都活在黑暗的地下万人坑当中,第一次来到外界,被外界的光源刺激到,觉得既惊奇又有些害怕。和林烽之前见到的寻宝鼠圆滚滚黑乎乎的样子不同,这只幼生期的寻宝鼠身上的毛还是绒毛,是灰黑色的,整个只有林烽半个手掌那么大,十分可爱。

    “很抱歉,小家伙,这么快就让你离开了妈妈。不过,从今以后,你跟着小爷我……保管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成为全世界最厉害的寻宝鼠。”

    将小家伙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林烽这一趟来天山的主要目的便已经圆满达成。不过,这个时候马上就回去却并不是林烽的风格,他朝着东边方向的几座山峰看了看,想起了早上日出时候的天池开光。

    “圣莲的图案,应该就是在那一座山峰上的吧?里面有很多传说当中的天山雪莲?那些天山派的老家伙们,用我给的法器,说不定就是为了取代灵石打开天池,进入其中采摘天山雪莲。既然他们有心故意耍我,那我也就不用和他们客气了。就先一步帮他们看看,天池内的天山雪莲长势如何咯?”

    心中打定了主意,林烽在身上打了一个隐身术,然后便踏着飞剑,嗖的一下朝着早上看到圣莲图案的那一座山峰飞了过去。

    砰!

    林烽从飞剑上落了下来,隐身术也同时解除,这样飞剑过来的时候也就没有人能够看到他驾驭飞剑。他现在所站的地方,正是方才洛子衿来过的地方。

    同样的,林烽一开始也并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但是他的灵识一扫之下,却是立刻就发现了那一朵类似莲花状的淡淡痕迹。

    “阵法波动?竟然真的是传送阵么?”

    心中一阵惊喜,林烽修真以来,还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传送阵。他也是凭借记忆传承当中的对比,才能够确定,这一阵波动乃是空间阵法的波动。

    “奇怪了!按照天山派的说法,这天池每一次开光的地点都不尽相同。那这个阵法,难道还会自己转移的不成?”

    林烽心中一阵奇怪,并没有急着拿出灵石进入传送阵法当中,而是仔细地坐在阵法面前,用灵石小心翼翼地分析着着阵法有什么不同之处。

    “每隔五年,日出带动天池开光?就会显现圣莲图案?这个阵法就奇迹般的出现了?不对……绝对不是阵法自己会变幻位置,而是……对了!应该是这样的,并不是阵法自己会变化位置,而是……每一次的阵法,其实都是全新的阵法。是有人用非常高明的手法,每个五年就在不同的位置上建立起了一座临时的传送阵,这样的传送阵恐怕只能够用几次,或者存留几天的时间就会消失。然后想要再进入天池的话,就只能等到下一个五年传送阵建立完成了……”

    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莲花传送阵,林烽才猛然大悟,然后立刻站起身来看向了四周的山峰,惊疑道:“难道说,这周围的山峰当中还住着其他的修真者?就是这个修真者每五年一个轮回孜孜不倦地为天池建立传送阵?”

    一想到这一点,林烽又觉得有些恐惧了起来,如果真的如他所预料的这样,那简直是太可怕了。这样的一个修真者,该活了多少岁?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的洞府难道就是在这附近的某一座山峰当中么?

    一无所知!

    看到了这一座临时传送阵之后,林烽的心中兴起了无数的疑问来,而他对于这些答案,却是一无所知,是否真的有那么一个潜藏在暗处的修真者呢?林烽根本就不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