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山,海拔七千多米,最高的那一座山峰上,一道白色的身影飞快地从陡峭的悬崖峭壁上掠过,最终落在了一处山谷间隙当中,于寒风猎猎当中,四处张望寻找着。

    “师父说过,圣莲图像所指之处,便是天池的入口。只要我带着两块圣石到那个方位,便可以被传送进入天池当中。可现在我已经到达指定的地点。为什么并没有什么异象发生呢?”

    原来,这名白衣女子,正是老妪的弟子洛子衿,她手里面拿着的两枚圣石,正是昨晚上老妪从假山后面的密室当中拿出来的灵石。

    按照她师父的吩咐,洛子衿一大早就赶到了天山的山顶上,等着看天山的日出,以及那紧接着的天池开光。林烽和萧霓裳在看台上观看到圣莲的时候,洛子衿也在另一处观察到了此景,当时便记下了具体的方位,然后拿着两块灵石赶了过来。

    正当洛子衿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便看到了前方一处的地上隐隐约约有莲花的印记,便立刻拿着两块灵石走了过去,将那两块灵石放在上面,顿时两块灵石便闪现出了一道亮光来,然后洛子衿便觉得眼前一亮,整个人的身体犹如坐飞机时候轻飘飘失重,再睁开眼之后,便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奇妙世界当中。

    “天呐!师父口中所说的天池,真的存在。这难道便是天池的水?还有这些,都是天山雪莲?师父让我前来浸泡沐浴天池水……”

    洛子衿被眼前看到的奇妙景象所惊,但是却也并没有忘记自己师父的嘱托,于是迅速地褪去了身上的束缚,进入了天池水当中。令人奇怪的是,这天池水处于地冻山寒当中,却是一汪温泉,没有冒出丝毫的热气,人进去其中却是舒适的紧,洛子衿很享受地躺在了天池当中,任凭这些天池水改善着自己的体质。

    而此时,进入天山派沼泽后山的林烽,却是展开了自己的灵识,正在全面搜寻着寻宝鼠的踪迹。

    “这茫茫的后山沼泽,寻宝鼠会藏在哪里呢?倒是一个费劲儿的活儿!”

    林烽晋升到了练气四层,灵识的覆盖范围也已经达到了将近一千米方圆,但是这后山的沼泽放眼望去,却是足足有将近几十里方圆那么大,简直大得有些不可思议。并且,在这样的海拔高度之上,这沼泽竟然是不动土,没有丝毫结冰的迹象,这种种都让林烽觉得十分地不正常。

    寻宝鼠乃是天山派刻意圈养在这沼泽地当中的,数量已经不多了,以往只有依靠天山派悬浮舟才能够找得到鼠窝。不过今天,林烽利用控水能力,也同样可以立于沼泽之上而不下沉,快速地在沼泽地当中奔跑寻找。

    “不就是几只黑不溜秋的大老鼠么?小爷我就不相信找不到!”

    刚刚获得了十三块灵石,林烽的灵气可是充足得很,灵识犹如一张网般从沼泽地覆盖了出去。

    熟话说,猫有猫道,鼠有鼠道,那寻宝鼠既然是在这沼泽地当中生存着,就必然有行动的痕迹。林烽现在就是要先从寻宝鼠的气息和行动痕迹上寻找一些端倪出来,然后再顺藤摸瓜地找到寻宝鼠的老巢当中去。

    这一点,如果是其他人,根本就做不到。别说是隐藏在沼泽地底下寻宝鼠的行动踪迹了,就算是沼泽地上明目张胆跑动的一只寻宝鼠,正常的武者恐怕也追不上,更不用说是追踪了。但是林烽的灵识之下,一切痕迹却是一览无余。

    “找到了,这一系列的爪痕,应该就是一只成年的寻宝鼠。”

    经过一番仔细地搜寻,林烽在一片沼泽之下发现了寻宝鼠的踪迹,于是立刻顺藤摸瓜快速追了上去。

    “这些爪痕还十分新,应该就是今天早上留下来的。看来,有一只成年的寻宝鼠在这附近活动。”

    快步追了上去,果不其然,林烽在前方五百米处的地底下用灵识扫到了这一只成年的寻宝鼠。

    “这只寻宝鼠的毛色已经变成了棕色,不过距离金色还差得远,也许一辈子都无法成为金色的寻宝鼠了。啧啧……它竟然正叼着一只七步蛇,难道是它刚刚捕猎的?”

    用灵识观察到那只寻宝鼠叼着一条七步蛇,林烽也没有惊动它,而是静静地不近不远地跟在了后面,想要以此来摸到寻宝鼠的老巢当中去。

    “成年的寻宝鼠是无法再认主的,所以我必须要到它的老巢当中去,看看有没有幼生期的寻宝鼠,这样一来……我才能够纳为己用。不过,好像……这些寻宝鼠都是依附死气而生的,它们的巢穴又会是在哪里呢?”

    继续往前追去,林烽的灵识却是突然一凛,猛地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死气。

    “怎么可能?天呐!这是……这是什么?是传说当中的天山墓穴么?不对……这是……是万人坑啊!难道说,这里曾经是某一位古代帝王的陵墓么?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陪葬人牲?”

    一股迎面而来的死气,让林烽整个人的身体都不寒而栗了起来,寻宝鼠已经叼着七步蛇回到了窝里面,林烽的灵识探查到了,它们的这个窝竟然就是在一个地底的陵墓万人坑当中,周围都是森森白骨,很显然是古代那种陵墓祭典当中的万人坑。

    “难怪……难怪了!寻宝鼠这样依靠死气而生的灵物,不将巢穴放在万人坑上,又会放在哪里呢?天山派的那些长老们恐怕每一次进来,也都损害不小吧?这坑里面的死气,可不是生人能够硬抗的啊!”

    那一股死气十分强大,其中还夹杂着无数奴隶临死之前的怨念,饶是林烽是修真者也难免会有些忌惮,生怕被这些怨念侵入扰乱心神,以至于走火入魔。不过,他此行来的目标便是寻宝鼠,灵识扫到了巢穴当中正好有一只刚刚出生不久的寻宝鼠,林烽便锁定了目标,心神一动,飞剑便嗖的一下插入了土中,直接朝着那地底的万人坑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