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繁华富丽的清朝皇宫当中,一载一载的秀女入宫,有的幸运,能被选为才人,侍奉皇帝。 更幸运一些的,是能连续得到皇帝地宠幸,最后甚至成为嫔妃。

    但是,绝大部分的秀女,十五六岁入宫,也许一辈子连皇帝的一面都没有见到,更不用说是得到宠幸,享受一辈子地荣华富贵了。

    即便是那些有幸得到宠幸成为嫔妃的秀女,也无法抵抗时间摧枯拉朽的无情抛弃,红颜老去,容颜憔悴,那曾经为你美丽姿色而欢颜欣赏的君王,只会无情的将你遗忘在冷宫当中,永远不会再多看那么一眼。

    就是这么一个情景,当决定要写这么一篇《宫闺赋》的时候,林烽的脑海当中就是这样浮现过一个入宫秀女苍凉冷清的一生。

    落笔,林烽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叹,根本没有细细地去构思,而是信笔由缰,要将心中那一声哀悼和婉转的忧伤一口气书写出来。

    “《宫闺赋》

    帘卷朱纱,朱帘散漫长朦胧。雨渐风台,风雨凄稀洗天穹。燕歌醉舞,舞歌梦里长乐宫。”

    第一段,林烽几乎没有丝毫地停顿就写了出来,写的是从那冷宫当中看到地一切。帘卷朱纱,雨渐风台,冷宫当中的日子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也许,只有在梦中,才能再回到那热闹非凡的长乐宫中,再度扭动细腰,为那君临天下的第一人,奉献自己曼妙的舞姿。

    “轻启朱唇巧呢喃,娇滴入眼透心红。淡装粉面细月眉,雪色媚眼花月容。金莲三寸轻切步,纤纤玉手抚腰胸。飞丝彩带缤纷舞,一曲幽歌醉君王!”

    回想当初,妙曼的身姿,倾国倾城的容颜,能让那阅美无数的君王流连忘返,是何等地风光无限?

    可是如今呢?望着这冷冷的宫殿,又有谁曾经记得,那曾经飞丝彩带醉君王的一幕呢?

    “几载才人姿色尽,欢娱归来守空闺。长望窗前杨柳絮,当年与君共芳菲。一朝红颜声色老,舞袖才情丝难挥。三千佳丽同侍君,至今君畔又几妃!”

    多少新人换旧人,但见新人笑,未听旧人哭。

    “曾侍君王三五载,却落宫侧一世秋。若市门庭今不复,落寞心头空清愁。自歌声里悲身世,漫舞翠色也作囚。苦恼少年不知事,早知哪肯伴君侯。日复一日年复年,佳丽韶华尽逝流。

    千载文人众矢口,尽道红颜皆误国。凌乱殿宇徒辉煌,清闺怨语向谁说?”

    一口气,当最后一个“说”字写完之后,林烽仿佛看到,那活在自己记忆深处的那一名已经年华老去红颜憔悴的秀女,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长叹,欣慰有人能够跨越千百年,将她那一腔无处安放的清闺怨语全部都给说了出来。

    “《宫闺赋》,终于写出来了。可是我的心里面,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惆怅呢?仿佛,我的前世便是那被遗忘在冷宫当中的秀女一般……”

    重重地放下手中的笔,林烽再次回顾了一番这一篇《宫闺赋》,真的仿若是有那么一名深宫当中的秀女,面对着自己,将她一生的经历和幽怨缓缓道来般。

    “这一篇《宫闺赋》,足够我拿到满分作文了。而且,还十分地贴切作文的主题。高考语文卷,已经没有问题了。”

    写完这些全部,林烽看了看,还剩下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因为高考是不允许提前交卷的,所以林烽便认认真真地将前面的一些题目再检查了几遍。

    直到最后考试的时间到,监考老师将卷子统一收了上去,林烽才跟着考生大军,从考场当中有序地退场出来。

    “喂!你们听说了么?原来今天语文考试之前听到的那一声巨响,竟然是第二教学楼的厕所发生了爆炸呢!”

    “爆炸?不会吧?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在厕所放炸弹了?”

    “不是炸弹的爆炸,我刚刚看了一下新闻,网上都闹翻天了。我们芝安市……不!应该是芝安二中彻底地火了,陆昊你们知道吧?就是他和那个洪天意竟然在厕所里搞-基,然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引爆了厕所地下管道的甲烷,才爆炸的。”

    “啊?不是吧?陆昊和洪天意,难怪成天看到他们搅在一起,他们竟然是……弯的!啧啧,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哈哈……”

    “这还不止呢!你们看,这是现场高清图片,没良心地小编竟然不打马赛克,怎么样?亮瞎你们的狗眼了吧?现在网上都喊陆昊和洪天意为屎尿哥呢……”

    “连带着我们二中都丢人了,艾玛!上大学的时候,估计舍友们都要拿这事说道咯!”

    ……

    从考场当中出来之后,林烽便听到了许多考生对早上厕所发生爆炸事件的议论纷纷。

    不过,林烽今天没有带手机来考场,所以就很遗憾看不到网上的那些精彩评论了。

    除了早上的厕所爆炸事件之外,大家议论得更多的还是今天早上这超难度的语文试卷,尤其是那古怪的作文题目。

    “哎!阿忠,你考得怎么样啊?我的作文就是一团糟,根本就不知道写什么,胡乱写了。”

    “就是啊!我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是随便糊弄了一下,不然根本来不及写作文了!”

    “完蛋了!估计这一次,我的作文只能够拿三四十分了,本来我准备了好多素材的,想着怎么着也能靠上一两个吧!结果来了这么一个古怪的作文题目……”

    ……

    听到这些考生们的抱怨,林烽只是微微一笑,走出了二中的校园大门。

    此时,不仅是自己的母亲在门口的人群里焦急地等待着,在她的身边,罗卿卿和李雨彤也都翘首以盼地看着里面。

    一见到林烽走了出来,罗卿卿便欢快地招手喊道:“小烽,这边!这边……考得怎么样啊?”

    李雨彤也是在轻纱之下,露出了能醉死人的笑容来,朝着林烽招了招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