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上一次质检考试的作文,林烽也是即兴写了这么一篇感人的小小说,才能够获得满分的。其实当中也还有运气的成分在,因为写的是支教的老师,自然容易引发改卷老师的共鸣。

    但是高考作文的题目,林烽不可能预先知道,也不可能再像这一次般写出那么符合改卷老师胃口的作文了。所以,林烽要是想要再次获得高分甚至是满分作文,就必须另辟蹊径。

    想起前几年经常有看到一些高考落榜考生却因为作文写了文言文、诗歌、甲骨文之类得到满分或者零分的新闻,林烽也决定赌一把,人生的高考就一次,为什么不拼尽全力搏一把呢?

    其他的几门学科,林烽敢保证只要自己考试的时候认真作答,基本上拿到满分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有语文的作文,主观性太大了,想要拿到高分或者满分,就只能拿文言文和诗歌赌一把了。

    “林烽,你怎么看这种书呀?难不成,你高考的语文作文,真的打算要写诗歌了?”萧霓裳瞥了一眼林烽,质疑道。

    “难道不行么?疯丫头,你不相信我的才华么?”

    林烽摸了摸自己的刘海,一个多月的时间,林烽的头发也长了,便去剪了一个侧分的刘海,摆脱了一向的板寸形象。

    “切!林烽,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有才华呀?我承认,你写给秦嫣然的那一首诗挺不错的,是个女孩子听了都会感动地稀里哗啦的。可是,你还真的当改卷老师是小女生呀?会被你的一首诗感动得给你满分?而且,高考的作文题目那么多变,到时候说不定你就算写出了很不错的诗歌来,却是离题的作文,改卷老师再喜欢你的诗,也只能给你零分。”

    萧霓裳笑了笑,友情提醒道,“所以。林烽,我提醒你……还是别太装比了!要知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莫装比,装比遭雷劈呀!”

    “去去去……疯丫头,你这是咒我呢!你才遭雷劈呢!本才子正运筹帷幄,你就等着看我的高考满分作文吧!”

    在萧霓裳的面前,林烽可不介意先将牛皮吹出去。

    “好呀!我们的林大才子。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别到时候看到的是零分作文就行。”

    萧霓裳撅着嘴巴,跟林烽斗嘴。然后又插了一句,“对了!林烽,你今天帮我揍的那个可是京城第一古武世家欧阳家的欧阳大少,你难道就不怕他之后报复你?”

    “京城第一古武世家?咦?我记得萧家的情报网络上写的那不是你们萧家么?”林烽眯着眼睛说道。

    “嘻嘻!那是过去时,现在我们萧家可是垫底了。欧阳家有两名后天大圆满的武者,我们萧家只有一名。”

    萧霓裳说着又撺掇林烽道,“要不……林烽,你加入我们萧家,那不用想。我们萧家肯定又能再次回到第一古武世家的宝座上。”

    “加入?怎么加入?让我入赘你们萧家么?疯丫头,你不会是在像我间接表白求婚吧?哈哈!”林烽差点笑出声来。

    “怎么可能?林烽,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有了秦嫣然还不够,以为我看得上你呀?别自作多情了。小心一会儿我和嫣然告状去。”

    萧霓裳的脸色一红,赶紧掩饰地说道。

    “说的也是,萧家的大小姐可看不上我这种普通小屁民。不过。我可也不喜欢什么萧家大小姐王家大小姐的,这种大小姐脾气我可伺候不来,倒贴我也不要。”林烽故意说道。

    “你说什么?林烽!什么叫倒贴你也不要?”

    两手一叉腰,萧霓裳瞪着林烽小声说道。若不是现在上课,恐怕萧霓裳都要嚷出来了。

    “疯丫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就是这么一说嘛!指的是那些大小姐脾气严重的。有专门说是你么?你可别自己对号入座呀!”

    见萧霓裳急了,林烽便心满意足地笑着说道。

    “哼!林烽,你还是多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吧!那个欧阳风可不是好热的角色,别以为我的这个条件这么好赚回去的。”萧霓裳斜眼说道。

    “管他是欧阳风还是欧阳雨的,只要敢来找我小爷的麻烦,保管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他。”林烽笑着说道。

    下午的课很快就上完了,许多同学还继续留在教室里面自习。林烽却是连书包都不背了,直接大摇大摆地走回家去了。

    习惯性的,林烽还是朝着同安路的老家院子回去,直到看到空空如也的房间,才恍然响了起来,原来自己已经搬了新家,这里剩下的恐怕只有回忆了。

    “小烽,你怎么回来了?”

    林烽看着老房子,脑子里面正思绪万千的时候,身后一个甜美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卿卿姐,你下班回来了?”

    转身一看,林烽微微笑道。罗卿卿正好下班回来,身上还穿着漂亮的东南航空公司空姐制服。

    “是呀!刚下飞机,小烽,你不是搬到新家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有东西忘记拿了?”罗卿卿见到林烽,也是一脸地欣喜,她本来以为现在下班回来,是看不到林烽的了。

    “没有,卿卿姐,我这不是习惯了么?放学了要回家,走着走着就回这里来了。没办法,住了十几年的家,这里有太多太多的记忆了。”林烽笑了笑,说道。

    “是呀!小烽,既然回来了,就来屋里面坐坐吧?”

    打开了家门,罗卿卿将林烽给拉了进来,“等上了大学,恐怕以后你就更没有时间回来了吧?”

    “那可说不准,卿卿姐,我可是东南航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到时候呀!我还住在芝安市,每天打着飞机去京城上课,多拉风呀?嘿嘿!方姨还没有下班吧?”

    林烽走了进来,却是一眼就在客厅里看到了自己送给罗卿卿的那一首诗,就展开放在桌子上,便走上前去,看着这首诗,转头问罗卿卿道,“咦?怎么将这一首诗放在这?卿卿姐,这首诗的秘密你猜到了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