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摔了一嘴泥,肚子又被林烽踹得生疼的屎壳郎,见到林烽之后,便是气急败坏,扬言要马上将林烽给开除。

    可是,屎壳郎这话才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林烽一张阴沉着的脸,气氛让他觉得十分可怕,好像面对的不是一个自己学校的高三学生,而是一个杀人无数的恶魔一样。

    “你……你你你……林烽……你想做什么?你……你还敢打我么?我……我可是教导主任……你你你……你别乱来……”屎壳郎一边害怕地指着林烽,一边朝着身后退去。

    而林烽却是冷哼了一声,再度上前,一把抓住了屎壳郎的衣领子,把他按在了墙上,狠狠地质问道:“说……你们把徐老师怎么了?”

    “啊?什……什么徐老师……林烽,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打我……是因为我要开除你的事情……我……我可以考虑不……”

    屎壳郎一听林烽提到了徐老师,就知道肯定是刚刚自己的电话被林烽偷听到了,立刻装疯卖傻,然后想要把话题给引开。

    可是,林烽却是把手一甩,将屎壳郎摔在地上,一只脚踩住他的胸口,狠狠地跺了一下,恶狠狠地一个字一个字地继续问道:

    “你……们……把……徐……老……师……怎……么……了……”

    “我……我知道不知道啊!林烽,你……你就放过我吧!我回去一定将你的记过处分撤了……哎呀呀!我……喘……不过气来了……饶了我吧……”

    屎壳郎本来就是欺软怕硬,在学校里面也就敢对那些不敢反抗的学生们耍威风,现在被林烽狠狠地踩在了脚下,立刻就求饶了起来。不过,他还是不肯老实交代绑架徐敏静的事情。

    “好!你还是不说是么?”

    林烽见屎壳郎还如此嘴硬,直接又加大了力气,一脚狠狠地踩着他的胸口,让他彻底地踹不过气来了。

    “唔……唔……咳咳咳……我……我说……我说了……”

    终于扛不住了,屎壳郎整张肥脸都煞白了,翻着白眼,连忙在空中乱拨动自己的手臂,叫道。

    “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快说……你们将徐老师怎么了?”

    一脚放开屎壳郎,林烽重新将他抓了起来,质问道。

    “咳咳咳……呼……”

    如获新生的屎壳郎,急忙喘着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真的不关我的事情……林烽,是……是唐少要打徐老师的主意,我……我只是向他汇报徐老师的行踪而已……”

    “唐少?果然是这个唐文举!那……你快说……徐老师现在被绑到什么地方去了?”

    见屎壳郎肯招了,林烽又继续追问道。

    “这个……林烽,我……我真的不知道了……”

    屎壳郎苦着一张脸,刚说完就看到林烽的脸色又是一变,急忙用两只手挡住自己的脸,求饶道“林烽,你……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给唐少的几个保镖报告徐老师的行踪,然后那几个保镖就将徐老师绑上车……至于他们最后开到哪里去,将徐老师送到哪里……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林烽仔细盯了屎壳郎一会儿,知道他并没有说谎,就又追问道:“那他们是在什么地方绑架徐老师的?”

    “就……就在福禄巷小弄口另一头的大马路上……是……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看来是被林烽打怕了,屎壳郎现在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一点也不敢隐瞒。

    “福禄巷小弄口?那……岂不是我刚离开,徐老师就被绑了?哎呀!早知道……我就算是冒着被徐老师骂的危险……也要跟上去啊……”

    一听到这个,林烽心里面也是懊悔万分。

    “其他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了……林烽,你……你就放了我吧……这事真的不关我的事了!还有……明天……明天我一定去学校将你的那个处分给划掉……”

    生怕林烽再打自己的屎壳郎,此时乖得像个孙子一样,眼巴巴地就这么看着林烽,期望着林烽就像放一个屁那样轻松地将自己给放掉。

    “哼!白色的面包车是吧……好……暂时就先放了你……等我救出了徐老师,再来和你算账,还不他妈给我滚……”

    一脚狠狠地又在屎壳郎的肥屁股上踹了下,把他踹得飞出好几米远,摔得鼻青脸肿的,林烽就立刻转身朝着福禄巷那边跑回去了。

    “哎呦……林烽,你这个小杂种!竟然敢这样打我……看我……看我回学校,不给你处分!我一定要……开除你……开除你……还要在星期一家长会的时候,在你爸妈的面前,当着全校师生家长的面,批死你……”

    感觉浑身的骨头都散了,屎壳郎哎呦呦直叫着疼,门牙都摔掉了一颗,下巴也磨破了,恶狠狠地叫嚣着要对林烽进行报复。

    不过,现在林烽才没有心思去管他报复不报复呢!好不容易对屎壳郎严刑拷问,得到了唯一有用的线索,林烽就立刻跑到了福禄巷的小弄另一头,站在马路边上,询问着路过此处的一些行人和司机。

    “这位大哥!请问……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小西装的漂亮女老师……被一伙人绑进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师傅!我问一下……你刚刚有没有在这里看到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大姐,你有没有看到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知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去的……”

    ……

    因为林烽来回的时间,加上这边本来就是主干道,人流速度快,他问的这些人不管是司机也好,行人也好,根本就没有看到刚刚的那一幕。问了一圈下来,依旧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怎么办?怎么办啊……徐老师,你到底被绑架到哪里去?”

    时间多耽搁一会儿,徐老师便多一分危险,林烽抓耳挠腮,饶是他拥有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加上修真的能力,此时此刻,也无济于事,没有任何的线索可以找得到徐老师的行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