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唔唔……”

    突然一下,就被捂住了嘴巴,拖上车的徐敏静,根本来不及呼救,只能够唔唔地挣扎着。但是饶是她再怎么挣扎,又怎么可能是两个黑衣大汉的对手呢?

    两个黑衣大汉,一将徐敏静拖上面包车,就立刻关上门,司机一踩油门,嗖的一下就开出去了。

    “救……救命啊……”

    被拖上了车以后,黑衣大汉松了手,徐敏静才惊魂未定地大叫了起来,可是在这车上,根本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徐敏静惊恐地看着两个黑衣大汉,往面包车内的角落缩了过去:“你……你们是谁?为……为什么要绑架我?”

    “我们是谁你不需要知道……老老实实呆着,不然的话……小心我们把你那漂亮的小脸蛋给刮花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一边拿着麻绳把徐敏静的手脚绑起来,一边拿着一把水果刀,在徐敏静的眼前比划了几下。登时,徐敏静就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这样的场景她可是只有在香港警匪片当中看过,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尤其是,这两个黑衣大汉都带着墨镜,一脸凶悍的样子,就更是让徐敏静吓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却偏偏又不敢哭出来。所有的恐惧害怕,全部都憋在心里,手脚也被绑住了,看着面包车从闹市的人群当中开过去,却根本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刻,徐敏静才彻彻底底地知道,林烽说的“绑架”真的不是在开玩笑,是真的真的有人要对自己进行绑架。悔不当初啊!此时此刻的徐敏静心中就在后悔,如果刚刚没有那样板着脸教训林烽,不让林烽跟着,说不定,自己就不至于被绑架了,就算被绑架了,林烽也一定会帮自己报警的。

    可是现在呢?偏偏自己把林烽的好心当做了驴肝肺,非觉得林烽是有所图谋才会谎称有人要绑架自己。把保护自己的林烽给赶走了,结果现在报应来了,真的被人绑架了,还有谁能来救自己呢?

    “林烽……林烽……对不起……老师错了……老师真的错了……不该不相信你!老师不该觉得你在说谎……老师真的错了!你……你……你快来救我啊……”

    缩在白色面包车的后排座位上,面对凶恶的黑衣人,面对未知的危险,徐敏静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又恐惧又害怕又后悔,只能在心里面不断地悔恨着,自责着,同时呼唤着林烽来救自己。

    可是,徐敏静自己也知道,刚刚在小弄另一头,林烽看到自己安然走出了小弄以后,肯定就放心回家了,怎么可能会再来救自己呢?而且,徐敏静知道,就算林烽感觉自己出了危险,这一整个芝安市,自己都不知道会被绑架到哪里去,林烽又上哪儿来救自己呢?

    绝望了!

    徐敏静真的是绝望了!她认命了般靠在车座上,整个人害怕得都快要虚脱了,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救自己的,不会有人知道自己出了事。也许,明天在芝安市的某个垃圾堆或者郊区,自己的尸体就会被在那被人发现。而且在此之前,自己可能还要被非人的侵犯和虐待。

    一想到这样的场景,徐敏静真的是万念俱灰,就更加后悔自己没有听林烽的话了。

    而此时,从小巷当中往家走去的林烽,自然不知道亲爱的徐老师此时真的被人绑架了。他还以为和昨天一样,唐文举找来的绑匪又是临时工,说跳票就跳票,一点都没有诚信。

    “明天就是质检考试了,像大家证明我真正实力的时候到来了……不说别的,尤其是院子里的田家父子俩,那嚣张的田小刚,这三年来用成绩奚落我们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不蒸馒头争口气,为了让爸妈在院子里能挺胸抬头……这一次,田小刚,你就等着叫我爷爷好了!我会让你知道知道,小瞧别人的下场……”

    一想到一向拽到天上去的田小刚输了之后,在院子里公开喊自己爷爷的场景,林烽就觉得心里面特别解气。

    “对了!还有嫣然……嘿嘿!她昨天可是说了,如果我真的能考年级前十名,就考虑当我女朋友的……啧啧!今天不小心被她亲到了,以后说不定……天天都有得亲了?”

    心里面美滋滋的林烽,摸了摸自己的厚嘴唇,想到早上秦嫣然亲自己的时候,还忍不住嘤咛了一声,林烽就更是激动起来,全校男生的梦中女神冰山校花,就这么被自己夺走了初吻,能不偷着乐么?

    而就在林烽悠哉悠哉朝着家走去的时候,他远远地看到了教导主任屎壳郎一脸阴谋得逞地站在路边接着电话,笑滋滋的又是点头又是乐得挤眉弄眼地。

    “屎壳郎?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好像还这么开心……难道说……他的阴谋得逞了?他们……绑架了徐老师?”

    一看到屎壳郎出现,林烽心里面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了。他悄悄地靠近了过去,偷听屎壳郎的电话。

    “哈哈!唐少,大功告成了……今晚可是*一刻值千金哦!没没没……我也没出什么力,主要还是唐少的保镖尽职……她连呼救的功夫都没有,就被唐少的保镖给拖上车了……好好好……唐少,那……我想要提副校长这事儿,就拜托唐少了……”

    靠在电线杆那里,屎壳郎才刚刚挂了电话,乐滋滋地幻想着自己攀上唐文举之后飞黄腾达当上副校长甚至是校长的日子,吹着小口哨,没得不能再没了。可是,他想不到的是,林烽却在此时突然从暗处冲了出来,一脚就踹在了屎壳郎的身上。

    啪!

    屎壳郎猛地被林烽踹了一脚,摔了个狗吃屎,转身看到竟然是林烽对自己动手的,立刻就破口大骂道:“林烽,你疯了!我是教导主任,你竟然敢打我……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将你开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