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婉清推着餐车到了朱鸿明的面前,但是却见他就这么一直盯着自己看,却没有说要什么,于是便再次礼貌地问道:“这位先生,我们为您准备了很多美味的午餐,不知道你要什么?”

    “嘿嘿!我要什么?我要你可不可以呀!妹子长得很水灵呀!”

    那朱鸿明故意地调戏起了黄婉清,甚至一只咸猪手已经朝着黄婉清的细长****伸了过去。  .  .

    “先生!请……请你放尊重一点,要吃什么午餐?”

    已经早有预料的黄婉清,急忙将自己的腿往后一缩,然后再次加重了语气问道。顿时将周围的其他乘客的目光也吸引了过来,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朱鸿明稍微收敛一点。

    不过,黄婉清也没有想到,像朱鸿明这样花白头发,看起来六十多岁的人,竟然还会对自己骚扰。

    身为空姐,黄婉清也着实是碰到过不少这样的事情,每一次都巧妙地躲了过去,极少和乘客正面起了冲突。就因为那些乘客大多数也就是二十三十岁的青年人,见到她漂亮偶尔搭搭讪要个电话什么的,基本上都不会太过于纠缠。

    只有偶尔遇到的几个比较难缠,一直纠缠着她,她才会用这种方法,引起其他乘客的注意,希望对方能够知趣地不再纠缠。

    这个办法,黄婉清之前都十分有效,从来就没有哪个乘客的脸皮会厚道当中调戏她。但是很显然,这个办法并不适用于朱鸿明,虽然他发觉周围有些乘客瞅了过来,但是却依旧对黄婉清不依不饶道:

    “妹子躲什么躲嘛!我要吃的是饭,又不会吃了你?呵呵!”

    朱鸿明也发现这个空姐不太好搞,但是这样也更让他感到有挑战性,进一步说道。

    “那先生你要吃什么?我这里有红烧牛肉饭、宫保鸡……”

    忍了一下,黄婉清再次说道,可是她还没有说完,那朱鸿明便一把抓住了她细滑的小手。笑呵呵地说道:“吃什么不重要,如果你能亲手喂我吃的话,我就送一个钻戒给你,怎么样?这么细滑漂亮的小手,我看就缺一个闪亮的钻戒了。”

    “啊!先生,我……我们不提供这个服务的,对不起……”

    突然被抓住了手。黄婉清急忙要从朱鸿明的咸猪爪当中抽出来,可是偏偏那朱鸿明的力气还不小。黄婉清抽不出来,有些急了。

    “急什么呀!小姑娘,你跟我女儿都差不多大了,还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吗?哎呀!我就是看你的手这么漂亮,没有漂亮的戒指,多遗憾呀!要不下了飞机之后,我们一起找个咖啡厅聊聊?给你买个钻戒什么的,都是小意思的。”

    抓住黄婉清滑溜溜的小手,满足了朱鸿明那变-态的**。他就是经常在公众场合用这样的招式,非但不会引起女孩的反感,反而很多拜金的女孩还会主动贴上来的。

    只不过这一次,朱鸿明似乎有些失算了,他本以为飞机上的空姐大部分都是拜金的女孩,只要见到个有钱人就容易贴上去的。可是,很显然。黄婉清并不是这样的女孩,见朱鸿明还是不肯放手,她只能奋力地往回抽手。

    “先生,请你……放手……”

    噗!

    一用力,黄婉清总算从朱鸿明那将手给抽了回来,但是却一不小心将那餐车上的果汁给打了下来。

    喷!

    正好那果汁倒了下来。就朝着朱鸿明的身上洒了过去,将朱鸿明外面的白色外套给染成了橘色。

    “喂!你这个小姑娘,我说你是怎么干活的啊!你知道我这一件外套多少钱么?你赔得起么?”

    看到衣服上的果汁,朱鸿明趁机发作了起来,指着那黄婉清厉声喝道。

    “哟!师父,怎么回事?哎呀!我说你这个空姐怎么搞的啊!你知道我师父这一件衣服多少钱么?还不赶紧向我师父赔礼道歉啊!”

    在一旁看着好戏的段全民也立刻站了起来,指着黄婉清骂道。

    “对……对不起……我……我是不小心的……”

    黄婉清也被吓到了。赶紧鞠身赔礼道歉道。

    “对不起?弄脏了我师父的衣服,你说一句对不起就有用了?刚才我还说你们东南航空的服务质量不错来着,没想到一转眼就这样。真的是后悔坐你们的飞机了,我们这可是头等舱,是贵宾!是vip知道么?你们东南航空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vip贵宾的么?”

    趁着黄婉清理亏的机会,段全民便大肆发作了起来,在机舱内吵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一定会赔偿给你们的……”黄婉清从来就没有遇到这样的乘客,两只眼睛红红的,有些惊慌失措,只能够不断地低头道歉。

    “算了!算了……全民,这个小姑娘也不容易呀!是吧?”

    见黄婉清不断地道歉,都快要哭出来了,朱鸿明便出来假扮好人想要上前抓住黄婉清的手说道,“不就是弄脏了一件外套么?妹纸,没事儿!我有钱,这点钱而已……不过,这一件衣服比较有纪念意义,是我女儿送我的。既然你想要赔偿的话,谈钱太伤感情了。我也不是缺钱的人,不如下飞机之后,你来找我,我们找个宾馆你帮我将这一件衣服洗干净怎么样?算你一个诚意!”

    果然,朱鸿明就暴露出了自己真正的不良意图了。周围的那些乘客们,也都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六十多岁的朱鸿明是个禽兽。

    “这人怎么这样呀!明显是要占这空姐的便宜呀!”

    “为老不尊,都这么老了,还想要老牛吃嫩草么?”

    “这空姐也太可怜了,怎么就没人出来……为空姐说说话呢?”

    ……

    因为他们坐的这边是头等舱,所以人并不多,有几个乘客看不下去,小声议论了起来,但是那身材魁梧的段全民却是狠狠地将眼睛瞪了一下那几名乘客,他们就有些怕事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敢再说话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