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是吧?可是,贵哥,这些空姐总有开小差的吧?早知道,我们昨天晚上就来了,趁着那些空姐入住的时候,闯进一个房间里面去,啧啧……那可就爽了!”

    连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所以比较热血和冲动,见到美女都快要走不动路了。

    “阿聪,就你那点脑子。你要是敢这么干,跑得掉么?酒店里这么多的监控!就为了爽那一炮,下半辈子你就在监狱当中好好后悔吧!”

    潘贵眯起了眼睛,瞅了瞅正坐在不远处吃早餐的空姐罗卿卿和徐敏静,然后眼珠子一转,瞄到徐敏静的那一箱行李,便立刻有了主意,指着没有穿空姐制服的徐敏静喜道:“阿聪,你看那个妞。虽然是和另一名空姐走在一起的,但是她没有穿空姐制服。我估计她肯定是下班的空姐,今天上午没有航班要飞了。还提着行李,也许是家在京城的空姐……”

    “贵哥,那你的意思是……哈哈!这个空姐一会儿就不会跟着统一的班车去机场咯?”

    一听到这话,连聪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口水差点流下来。

    “对!聪明呀!阿聪,看来你的脑子也不是白长的。盯住她,她拿着这么重的行李箱,肯定出去之后要打车。如果是经常来京城的,她一定会走酒店右边的那条小路穿到大路上,路不远而且打车才方便。到时候,我们就跟着她,在那条小路上下手……”

    潘贵的心里面已经盘算了起来,嘴角一丝阴笑道,“现在时间还早,那条路上一般没有什么人。到时候,我们将她打晕,拖到旁边去。还不是想怎么玩怎么玩?”

    “妙呀!贵哥,不愧是贵哥呀!如此一来,就算她事后发现被我们玩了。也根本没办法告我们。”连聪激动地已经恨不得马上就朝着徐敏静冲过去了。

    “哈哈!那可不是么?老子在机场这一片混了这么久,早就想要上个空姐玩玩了。妈的,这些空姐也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你看门口有些豪车停在那,都是一些富家公子哥过来泡空姐的。这些空姐市侩记了,在我们的面前就装作是纯洁圣女一样,但是……那些有钱人面前,就算是一个老头儿。也会一样上前跪舔……”

    当了十几年的底层小混混,潘贵的仇富心理不可谓不深。但是他对那些有钱公子哥也没有办法,只能够将火气都撒到这些根本就不搭理他的空姐身上。

    “对!贵哥,我们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她们,让她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哈哈……我都已经有些饥渴难耐了。”

    连聪又倒了一杯啤酒,咕噜咕噜喝起来,这是在用酒壮胆。

    而在另一边,徐敏静却是对着马上要面临的危机丝毫不知情,餐厅里面盯着她们两个看的男人可不少,她在外面也一向都习惯了这种男人对她带有很强占有**的目光。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徐老师,你这回来京城,真的不打算回去了么?”

    罗卿卿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和徐敏静闲聊道。

    “应该还会回去,我这次不过是来一个培训,一年的时间。培训完了之后,就回去了。”徐敏静回答道。

    “一年的培训时间?那可不短。不过可惜了……徐老师,你看不到林烽他们在高考的考场上大展英姿咯!”罗卿卿可惜道。

    “没什么可惜的,我相信我班上的学生们,即便没有我在,也一定能考出好成绩来的。再说了,等他们考到了京城的大学来。我不也还可以在京城同他们聚一聚么?”

    徐敏静刚说完这话,罗卿卿就是目光一紧,心中暗道:“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林烽现在的成绩,以后肯定是上清北大学的呀!难道说……徐老师这是提早布局了么?先林烽一步到京城来,以后就可以在京城和林烽在一起了?”

    陡然想到了这一点,罗卿卿便心中一凛,看向徐敏静的目光也不一样起来。

    “卿卿。你怎么了?”徐敏静感受到罗卿卿的异常,奇怪地问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徐老师,你……你来京城,就是单纯的进修,没有其他的目的?”罗卿卿试探地问道。

    “其他的目的?没有呀!对了……我以前也是在京城读大学的,要说其他的目的,也就是可以故地重游一番,和以前的大学同学多聚聚吧!”徐敏静并没有想太多,老实地回答道。

    “是这样的呀!那也挺好……挺好……”

    但是,罗卿卿却已经是在心里面埋下了一个梗,匆匆地吃完了早餐,公司的班车已经开到了酒店的门口等着了,她便和徐敏静告别道:“徐老师,我还要赶航班,就先走了。你一个人多注意一点安全!”

    “放心吧!卿卿,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京城。拜拜!”

    送走了罗卿卿之后,徐敏静又休息一小会,便拉着行李箱朝着酒店的门口走去。

    “阿聪,快别喝了。那妞儿出去了,快点,我们也快点跟上去。”

    抹了抹嘴巴上的油,潘贵放下嚼着的鸡腿,拉上连聪,立刻鬼鬼祟祟地跟在了徐敏静的身后。

    “这宏达酒店原来是在机场东路这边呀!这里打车还真的是不好打,机场专线地铁也远,现在是上班高峰期,我拉着这么重的行李箱也不好挤地铁。看来只能破费一点,抄小路走到前面的机场中央大道去打车了,那边的出租车会稍微多一点。”

    昨天晚上是跟着罗卿卿坐她们公司的班车来酒店的,当时黑灯瞎火的,分辨不出酒店在什么方位。现在出了酒店,便立刻认出了路来,之前她也来过这一片,便十分自然地拉着行李抄前面的小路往机场中央大道走去。

    “哈哈!阿聪,看到没有?我潘贵料事如神呀!那妞儿果然是抄近路走那条小路,走……我们马上跟上去,啧啧……那屁股叫一个翘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