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距离地面一万米的高空,从芝安市飞往京城的dnmj520航班上,突然之间空中广播频道的音乐中断,反而出来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声音,不管是飞机上的乘客,还是机组工作人员都觉得莫名其妙起来。

    “卿姐,你听广播,这是怎么回事?接下去的节目不是《音乐之声》的么?”

    空姐黄婉清急忙跑到工作休息区,像乘务长罗卿卿汇报道。

    “这个声音,是……是小烽的……”

    在休息区的罗卿卿,也听到了广播里的声音,表情一怔,“果然,是他说给徐老师的。而且,他也为徐老师做了一首诗。叫做《别红颜》……”

    “什么小烽?卿姐,难道说……这个声音你认识?该不会是我们飞机的系统被**了吧?不然怎么可能突然播放其他的声音?”黄婉清有些着急地说道。毕竟,在这一万米的高空中,连手机都不能食用,就是怕会让飞机上的仪表仪器失灵。要是真的飞机上的系统被**了,那后果可就更加不堪设想了。

    “没事的。婉清,这应该是公司总部那边发过来的,不会是黑客的。你出去和乘客们都说一下,恩……你就说是一位先生委托我们公司播放的这一段录音,安抚一下大家。”

    罗卿卿一听就知道这声音是林烽的,而且她知道林烽是东南航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立刻判定这是林烽追不及徐老师,飞机上又不能用手机,所以只能用这种录音的方法来向徐老师传递信息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卿姐,我去和乘客们解释一下。”

    知道没有什么问题,黄婉清也松了一口气,然后又返回客舱去了。

    “《别红颜》,哼!小烽这个臭小子,今天是怎么了,诗兴大发么?早上写了一首《盟誓》。下午又写了一首《别红颜》。还真的是有闲情雅致呀!不过,从这一首诗的内容上来看,小烽和这个漂亮的班主任徐老师的关系肯定不浅……”

    听着广播里播放着林烽深情款款念出来的这一首《别红颜》,罗卿卿的心里面当然是酸溜溜的一片,吃醋了起来,撇了撇嘴吧哼了一声道,“等我明天飞回去。肯定要叫小烽这个臭小子给我也专门写一首诗。”

    而在客舱当中,上百名的乘客。有的在眯着眼睛睡觉,有的拿着一本书在看,有的在小声的先谈着,有的正在欣赏广播上的音乐,却不料突然音乐中断,广播里传来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声音,顿时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毕竟,这飞机上的广播并不是面对徐敏静一个人的,徐敏静能听到林烽的这一段录音。自然其他的乘客也都能够听得到。

    刚开始,大家还以为只是广播频道的一个小小的变动和插曲,可是听到后面,他们便发现了,似乎这一段话是有人故意录音下来在飞机上放的,那个徐老师恐怕就是在这飞机上了。

    更加让乘客们感动意外和惊喜的是,林烽的录音最后。竟然念了一首这么唯美伤感的古诗来。

    “怎么回事?听歌听得好好的,这说的是什么呀?”

    “仔细听,好像是表白耶!还是什么来着……”

    “挺有意思的,难道这个徐老师就在我们的飞机上么?”

    ……

    就在乘客们猜测纷纷的时候,空姐黄婉清急忙站出来澄清道:“非常不好意思,各位乘客朋友们。广播里面播放的一段录音,是一位先生委托我们东南航空公司播放的,希望在场的那位徐老师能够听到他的心声。对于其他乘客们带来的困扰,还望您们见谅。”

    黄婉清这么一解释,就更加让其他的乘客确定了,录音当中的那一名徐老师就在飞机上了。

    “哇塞!飞机上的追忆和告白呀!东南航空公司简直是太人性化了,竟然还有这样的业务啊!”一个打扮新潮的小伙子搂着坐在旁边的女朋友。笑道,“楠楠!下次你一个人生气又坐飞机离家出走的时候,记得一定要选东南航空公司的航班,到时候我也给你来一个这么感人的录音表白怎么样?”

    “这个小伙子很有文采呀!能写出这么有古风古味的诗来,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一名头发发白,带着眼睛的老头儿点了点头说道,显然是对林烽写的这一首《别红颜》大加赞赏。

    “那个徐老师真的是幸福呀!有人这样给她写诗,在这高空飞机之上念诗给她听,真的是太浪漫了!”

    飞机上有几名二十多岁的女孩,简直是满心的羡慕嫉妒恨呀!试问一下,哪一个女孩没有幻想过,有一个对自己如此深情的人?还如此有才华,能写出这么感人的诗来?

    “清水红颜花繁景,孤叶守花自飘零。”

    而徐敏静此时,却是依靠在座位的小桌板上,口中重复着林烽写给她的这一首诗。念道这一句,她仿佛看到了,林烽的身边环绕着许多漂亮如花一般的女孩,而自己就是其中的一朵,而且是那根本就不敢真正现身的一朵。

    “未知浮萍身是客,漓水江头独撑舟。”

    第二句,徐敏静重复的念出来之后,便格外地有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离家背井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芝安市教书,她不正是林烽诗中描述的“浮萍”么?在芝安市这个陌生的大江当中“独撑舟”。这一句诗,简直是说道了徐敏静的心坎里,将她在芝安市的那么多苦和泪都说到了点子上。

    “潺潺水流空泛愁,瑟瑟冷风寒心扉。”

    第三句,念出来之后,徐敏静不知道为什么,脑海当中就想象出了此刻的林烽,站在闽江旁边的公路上,抬头仰望着蓝色广袤的天空,又看着水流的那种追望不及的凄凉感来。

    “此经心别人两处,珍重佳人我尤怜。”

    最后一句,念出来之后,徐敏静更是无限的感慨。是呀!经过这次的别离,分隔两地,还能有机会再见面么?

    “林烽,谢谢你!你的诗,老师收到了。老师也一定会珍重好自己的!两个月后,我们……京城见!”

    微微一笑,这一刻,徐敏静心中太多太多的纠结和不解,全部也都释怀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