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午四点,玉华小区,徐敏静母女俩已经将所有的行李都压缩收拾在了两个大箱子当中了。 其他的一些物品,全都留给了房东阿姨。

    “徐老师,怎么走的这么突然呀?你不是一直在芝安一中教书的么?前几时我还在电视里看到芝安一中的宣传片上有你呢!大家都说你是我们芝安市的最美女老师呢!怎么突然就走了呀?”

    房东冯阿姨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握着徐敏静的手,可惜地说道,“我还说等我外甥明年考一中了,就去你的班上呢!”

    “冯阿姨,放心好了!这房子呀!可能我明年还会租,我就是去京城师范进修一年。明年这个时候就回来的。这是屋里的钥匙,其他的一些东西,我带不走的都放在屋里了!您要不是不着急就别先丢,说不定明年我回来还接着要用呢!”

    徐敏静将房屋的钥匙还给了房东,很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不打紧!不打紧……屋子里的东西我都不动,房子要是还出租的话。我就对外租一年,明年这个时候还给你留着。”房东冯阿姨也是十分舍不得徐敏静。

    “那……冯阿姨,我们就先走了。很感谢您这三年来的照顾!”

    和母亲一起,拉着两个大箱子坐电梯下了楼,出了小区叫了一辆出租车,徐敏静就直接往芝安市机场赶去了。

    “敏静,真的……就这么走了?”

    看着车窗外面已经逐渐远去到看不见的玉华小区,徐母也忍不住感慨了一声,再次问道。

    “不然呢?妈,你放心好了。下午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已经将所有事情想清楚了。我很理智,一点也没有感情用事。”徐敏静的目光十分决绝。

    “哎呀!敏静,妈就是怕你太过于理智了。傻丫头,女人就应该要感情用事的啊!那么理智做什么?难道,你真的不和林烽说一声?至少……和林烽说一声再见。总比这样悄悄的不辞而别来得好呀?”徐母摇了摇头说道。

    “悄悄?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听到母亲的话,此情此景,徐敏静便忍不住想起了著名诗人徐志摩十分脍炙人口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抬起头,看着车窗的外面。徐敏静也想要像这一位本家诗人那样,看到西天漂亮的云彩。只不过可惜。今天的太阳很大,饶是已经快要五点钟了。天空依旧是一片大亮,只有几朵白云慵懒地漂浮再空中,哪里有什么漂亮的云彩。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4;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脑海当中在默默地朗诵着这一首离别伤感的现代诗,徐敏静不由得便再次湿了眼眶。

    寻梦!

    当初来到芝安一中的时候,她不正是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教师梦么?

    然后今天。三年的时间,匆匆而逝,已经是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了。

    不能放歌,连一句再见也已经没有勇气再说出口。

    那一句话说的该有多好呀!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舍不得,便更加舍不得说再见。

    沉默吧!

    悄悄的离开。才是对不舍的最大尊重。

    离开之所以伤感,不是因为舍不得某一个地方。而是因为,这个地方,有舍不得的人呀!

    出租车的速度并不快,马上要到下班高峰期了,道路上的车辆已经开始有些增多。但是。徐敏静却觉得,车窗外面的建筑物飞快地往后逝去,就好像是这三年来的记忆,在脑海当中飞快的一闪而过般。

    四点四十,徐敏静赶到了机场,带着母亲领了登机牌,先送她赶上了五点二十分飞往榕城的飞机。然后自己也办完了行李托运。往五点三十分飞往京城的航班候机室里走去。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坐在人来人往的候机大厅当中,看着时间,马上就要五点了。广播上已经开始播送可以登机的通知了,徐敏静的心却变得更加地沉重起来。

    即便在心中无数次念道《再别康桥》这最后的几句,却依旧洒脱不起来。

    “真的要说再见了么?芝安市,再见!林烽,再见!也就只能在我的心中默默的这么说了吧?”

    随身只提着一个小包,徐敏静拿出了手机,一边走一边翻看着通讯录,最终还是找到了好闺蜜李雨彤的号码。现在,她能说再见的,也就只能是李雨彤了。

    但是,徐敏静害怕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忍不住哭出声来,所以咬紧了嘴唇,给李雨彤发了一条告别的短信。

    “彤彤,我要离开芝安市了。现在机场,五点三十的航班飞京城。在芝安市的三年,我很庆幸,有你这个好闺蜜一直陪着我。”

    发完这个短信,徐敏静就将手机放进了包里面。

    叮叮!

    英雄食府,正在忙碌着开张之前最后准备工作的李雨彤,突然手机响了一声,来了信息。

    “是敏静给我发的消息?什么?敏静要离开芝安市了?怎么这么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林烽知道么?”

    李雨彤一看到消息之后,便立刻给徐敏静打了电话过去。但是,徐敏静听到铃声响了,便按了拒接。

    “敏静,到底怎么回事呀?干嘛突然要走?还有……你要走的事情,跟林烽说了么?”

    见徐敏静不接电话,李雨彤就更是着急了,连忙回了一条短信。

    可是,等了两分钟,徐敏静都没有回复。李雨彤沉声考虑一下,便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林烽的手机。

    此时,已经下午五点零二分,芝安一中刚刚打完下午的放学铃声,林烽收拾好书包刚要走出教室,手机却突然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惊疑了一声:“咦?是彤彤姐打来的?”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