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玉华小区,徐敏静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家。

    “敏静,你不是刚出门去学校的么?怎么又回来了?是忘拿什么东西了么?”

    徐母才刚刚收拾了中午吃饭的碗筷,便见到女儿到学校溜了一圈又跑了回来,奇怪地问道。

    “妈!你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吧!”

    徐敏静将一大堆东西放了下来,有气无力地说道。

    “什么叫我赶紧收拾东西回家?臭丫头,你这是要赶妈走么?”徐母一阵莫名其妙地问道。

    “不是的,妈,我刚才已经电话里和房东阿姨说好了。将房子给退掉,下午我们赶紧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傍晚房东阿姨就会过来收钥匙。”徐敏静说道。

    “退房了?敏静,你疯了么?将这房子退掉之后,你住哪儿?你每天还要去上课呢!”徐母一头雾水,看到徐敏静又抱着那么多学校的东西回来,立刻大惊道,“傻丫头,你不会是想不开辞职了吧?”

    “妈!我没有辞职,不过也差不多了。前几天我不是跟您说过了么?学校给安排的一个到进程进修的机会,我今天向钟校长争取来了。只不过,下周一就必须要开始上课了。时间上非常赶,所以我今天在学校里做完交接工作之后,马上收拾东西,赶晚上的飞机去京城了。”

    刚放下手中那一堆从学校搬回来的东西,徐敏静便又开始忙活了起来,收拾起客厅当中的一件又一件的物品。不过大部分都是收拾起来要丢的。

    “啊?晚上就飞京城?这也太快了一点吧?”徐母吃了一惊。

    “妈!我也已经给你买了晚上回榕城的飞机票,我们得抓紧一点了,不然赶不上了。大部分东西都只好不要了!就一些贵重的东西带着就好了。”

    徐敏静面无表情地说道,手上却是一刻也没有停留。客厅很快就弄完了,然后立刻又钻进了卧室里去整理随身携带的衣物什么的。

    “不……不是,我说敏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这不是马上都要高考了么?你怎么能够这个时候去京城呀?学校领导肯放你去?”徐母还没有反应过来,追到卧室来问女儿道。

    “学校里的工作,妈。你放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没有问题的。”徐敏静答道。

    “可你就这么突然走了,不要和……和林烽道别一下么?跟林烽说了么?”徐母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而徐敏静一听到林烽的名字,整个人便是一怔,手上的动作便停了下来,卡了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说道:“妈!你以后别在我的面前说林烽了,从前。我是他的班主任老师。现在,我已经交接了学校的工作。以后,和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关系。”

    “哎哎哎……敏静,我说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呀?昨天还好好的呀!今天怎么就突然性情大变了啊?我们不是说好了么?有妈帮你,一定能够追到林烽的。你怎么就突然退缩了呢?”

    知女莫若母,看到徐敏静一提到林烽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般,徐母便说道,“我知道了,敏静。你该不会是因为要躲着林烽,才故意接受了一个这么赶时间的进修吧?”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且,还能回京城和我的那些同学小姐妹们聚一聚,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而已。从此以后,林烽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妈!请你以后不要再提他了。”徐敏静分辩道。

    但是,徐母却是早就已经看透了女儿的心。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道:“怎么会没有关系?敏静,你那天晚上都已经和林烽那样了,你难道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么?你跟妈说说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妈,你就别问了好不好?我真的不行。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就让我走好不好?离开这里,我才能重新开始。”

    被母亲追问着,徐敏静感觉就好像是伤口的绷带被人重新撕开一样,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敏静,这不像你呀!你和林烽之间,怎么就没有可能了?相信妈好不好?你就相信妈一次,妈马上帮你打电话给林烽。”

    说着。徐母就要上前拿徐敏静包里面的手机,可是却被徐敏静给拦了下来,她的眼泪簌簌地从眼眶当中滚了下来,带着抽泣的声音喊道:“妈!我求求你了,不要跟林烽说。就让我……就让我这么静静的离开吧!对不起,是我退缩了,是我没有勇气再去面对……”

    “哎!敏静,你这……这叫什么事呀?你可要想好了,虽然现在不是古代那么封建的时候,可是毕竟……林烽他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呀!你真的舍得他?就算离开了芝安市,你就真的能够忘了他么?”

    徐母的个性也是比较强的,可是偏偏徐敏静的骨子里却并不像她,只能够无奈地再次质问她,免得日后她自己后悔。

    “忘得了又怎么样?忘不了又怎么样?妈!什么都别说了,帮我一起收拾东西,好不好?”

    站起身来,徐敏静抹了抹眼泪,叹了一口气道,“我就当是做了一个过程美好的梦吧!至于结局是好还是坏,反正都已经决定要醒过来了,有什么区别了呢?”

    “你呀!让妈怎么说你好呢?哎!好吧!既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妈也只能……只能这样了……”

    最终,徐母还是没有说服女儿,尤其是看到女儿那伤心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了。甚至于,徐母的心里面开始自责起来,怪自己逼女儿逼得太紧了。更加怪自己见钱眼开想要钓林烽这个金龟婿,结果现在将女儿的身子和心全部都给搭进去了。

    “造孽呀!造孽呀!敏静,一切都是妈的错,妈不应该那么逼你的……”

    徐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妈!真的不关你的事,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