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烽,你这个大坏蛋。 ”

    被林烽戏耍了一番,萧霓裳却反而对林烽身上的秘密更加感兴趣了。因为,林烽越是这么藏着掖着,就越说明他的身上有大秘密。

    不过,萧霓裳还是暂时将关于林烽的这些不同寻常藏在心里,并没有汇报回去给家族。包括林烽第二次送的这一串珍珠手链,萧霓裳也没有和家族汇报,只是自己偷偷地戴在了手上。

    “看来以后我展现修真者的各种能力时,也要多加小心一点了。连疯丫头都这么好奇我背后的秘密,若是被其他的武者或者势力知道了,恐怕更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弄清楚我身上的这些修真能力。”

    表面上和萧霓裳开玩笑戏耍了一番,但是林烽的心里面却是也提高了警惕。这也是萧霓裳和萧家对他没有很大的恶意,如果碰上了居心叵测的一些古武世家或者门派,恐怕他们早就已经出动后天大圆满的高手来对付林烽了。

    “从现在开始,我对外展现出来的能力,就伪装成一个普通的武者即可。若是非要动用修真者能力的时候,必然就……不能留下活口。”

    一瞬间,林烽的身上便兴起了一缕杀气。旁边的萧霓裳很敏感地感受到了,皱起了眉头道:“林烽,你杀气这么大做什么?我不就是问了你一些问题么?你又没有跟我说什么,难道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嘿嘿!疯丫头,我哪儿敢,我要是把你杀了,萧司令还不得跟我拼命?只不过,有些无故招惹我的人,我是绝对不会留手的,就像那些来找死的杀手。”林烽眯了眯眼睛,说道。

    而此时,在芝安一中英语组办公室,吃过午饭才来学校的高三(2)班班主任老师徐敏静。才刚走进办公室,就听到其他几名老师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似乎很激烈的样子。

    “潘老师、王老师,你们在说什么呀?”徐敏静好奇地问道。

    “徐老师,难道你还不知道么?你们班上那一对又秀恩爱了!”

    王老师心直口快,直接大声对徐敏静笑着喊道。

    “我们班上那一对?王老师,你说的……该不会是林烽和……秦嫣然吧?”徐敏静脸上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那可不?除了林烽和秦嫣然。还有谁这么大的胆子和本事,敢在学校里面公开谈恋爱呀!”

    潘老师却是一脸戏谑地说道。“徐老师,你说现在的九零后还真的是十分了不得啊!像我们这些奔三的女老师都还待字闺中,他们都已经搞起了对象来了。”

    芝安一中是严禁学生早恋的,一旦发现是要给处分和叫家长的,可是偏偏林烽和秦嫣然这一对是例外。学校里面的老师也好,教导主任也好,甚至是校长,都已经是默许了两人的关系。

    谁让人家双双都是数一数二的学霸呢?谁让秦嫣然的妈妈是芝安市的市长呢?人家市长妈妈都没有说什么,学校的这些校领导们还敢管么?

    虽然这样让学校看起来比较无能和尴尬。但是也就只能这样了。甚至有好些被抓住早恋的男生和女生,向教导处新上任的主任投诉,说林烽和秦嫣然也在谈恋爱呀!为什么不抓他们呢?

    结果,被教导主任的一句话喷得无话可说,那就是“如果你也考个年级第一第二,你也可以公开谈恋爱”。

    “潘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林烽和秦嫣然他们俩。又怎么了?”

    身为林烽和秦嫣然的班主任老师,徐敏静也没有少听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议论林烽和秦嫣然。不过从来就没有这么热烈过,尤其是几个年轻的女老师,似乎更是对林烽赞赏有加的样子。

    “徐老师,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不得不说,你们班上的林烽真的很有才华。这样的情诗。如果不说,我还以为是古代某某伟大的诗人写的呢!难怪连陈市长的千金都能被林烽泡到手,这样有才华的小男生,就连我看了都心动咯!”

    潘老师指着电脑上林烽的那一首《盟誓》,开玩笑似的对徐敏静说道。

    “啊?情诗?什么情诗……这是林烽给秦嫣然写的情诗?”

    看到这一首《盟誓》,尤其是那最后一句“一言生死与卿同”,徐敏静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自己浑身也激动地颤了一下。她感觉这一首诗,怎么像是林烽写给自己的。

    “徐老师!徐老师!你怎么了?看一首诗也能看呆了?不过,林烽的这一首情诗写得还是真有水平的。听说语文组的王老师,已经拿着林烽的这首诗到处炫耀去了。还说要投稿给各大杂志和报刊发表呢!”潘老师说道。

    “是呀!徐老师,原来你班上的林烽这么有才,你之前就没有发现么?他有没有给你这个班主任老师写一两首诗感谢一番啊?”王老师也附和着问道。

    “啊?没……没有吧!林烽从来没有给我写过这样的情诗的。”

    吓了一跳的徐敏静,赶紧撇清自己和林烽的关系,生怕被人发现。

    “当然不是情诗了,徐老师,你想哪儿去了!我们是说,林烽有没有写一些写师恩的诗送你呀?我觉得,如果没有的话,等高考完谢师宴的时候,你一定要问林烽要一首来。我们当老师的,得多少年才能遇上一个这么有才华的学生呀?说不定,因为这一首诗,就能名流千古也不一定呢!”

    王老师倒是没有发现徐敏静脸上的不对劲和慌张,笑着说道。

    “问林烽要诗?这个……再说吧!再说吧!哪儿有老师向学生讨要诗的呢?”徐敏静尴尬地说道,但是看着那一首《盟誓》,却是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

    诗里面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让她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共鸣,但是只要一想到这一首诗是林烽专程写来送给秦嫣然的,徐敏静的心里面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和失落。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