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烽,姐姐就知道,你这一首诗实际上是写给我的,对不对?”

    看着那最后一句“一言生死与卿同”,罗卿卿的心里面便也暖暖的,充满着感动。 (.  . )不管贴吧里面多少一中的学生发帖子说这一首诗是林烽给秦嫣然的,罗卿卿心中始终坚持着,这个“卿”指的就是自己。

    “卿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那些机长又来骚扰你了?”

    和罗卿卿一个航班的空姐小姐妹黄婉清,看到罗卿卿止不住地流眼泪,赶紧关切地问道。

    “没……没什么,婉清,你看看这一首诗。”

    罗卿卿现在是一边哭一边笑,将手机递给黄婉清道。

    “诗?卿姐,该不会是一首诗把你给看哭了吧?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诗有这样的威力。”黄婉清拿着罗卿卿的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那一首诗,也忍不住念了出来。

    “云吹雾隐情难种,

    锦衣罗秀唇朱红。

    竹外清丽凭谁弄,

    一言生死与卿同。”

    这一首诗当中蕴含的情真意切,即便是黄婉清没有怎么上过学,也能够感受得到。尤其是最后一句当中的那个“一言生死与卿同”的“卿”字,立刻就让黄婉清反应了过来。

    “卿姐,这个一言生死与卿同,该不会就是写给你的吧?”黄婉清好奇地问道。

    “嗯!”

    一向都大大方方的罗卿卿,却是羞红了脸,微微地点了一下头说道。

    “哇!好有才,我刚开始看的时候,还以为和课本上李白杜甫那些大诗人一样,是古代的诗人写的诗呢!没想到,竟然是有人专门写给卿姐你的诗。到底是谁呀?这么有才华。”

    黄婉清机灵的脑袋瓜一猜,就脱口而出问道,“卿姐,该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这是在向你表白还是求爱呀?”

    “恩!算……算是我的男朋友吧!从小一起长大的。这是他写了送给我的诗。”罗卿卿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认道。

    如今,林烽在她的眼中,早就已经不是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屁孩了。对于林烽,罗卿卿的心中已经有了千万缕的情愫,纠缠在一起,怎么也扯不开了。

    “真的是男朋友啊!难怪……难怪卿姐你一直都瞧不上我们公司的那些飞机师。虽然他们当中不少人长得挺帅,也挺有钱的。但是。一看就没有什么文化和内涵。成天就知道用飞机师的身份去泡妞,我们这些空姐当中。有一大半都和他们这些飞机师搅在一起。”

    黄婉清也是一脸羡慕地说道,“还是卿姐你有眼光,竟然找了一个这么有才华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带到公司来给我们看看呀?”

    “婉清,其实你们都知道他。不过,我还是暂时不要说好了。走吧!快要一点了,准备航班吧!”

    当处林烽成为东南航空公司第二大股东的时候,公司内部是有发送过相关的通知和林烽的相关信息的,不过罗卿卿并不想要太过于暴露自己和林烽的关系。那样的话,公司里面对她的闲言闲语会更多的。

    收到了林烽写的一首诗。罗卿卿整个下午的心情都好到和飞机一起在翱翔,昨天被那个飞机师骚扰的不快,也完全淡忘在脑海当中了。

    不过,罗卿卿有一点猜的的确没有错。虽然说这一首诗是林烽在王老头的逼迫之下写出来的,有百分之五十的因素是为了应付王老头。还有百分之三十的因素是被秦嫣然对自己的帮助而感动,但是最后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因素却是在构思这首诗的时候,想到了罗卿卿。

    这个“卿”字。罗卿卿并没有自作多情,也没有猜错,它就是林烽故意使用来表达对罗卿卿的爱意的。

    从小到大,林烽都是和罗卿卿一起玩耍着长大的。罗卿卿处在单亲家庭,母亲又体弱多病,她从小承受了多少委屈和艰苦困难。林烽都是历历在目的。

    可就是在这样的条件和情况之下,罗卿卿依旧对林烽这个邻家弟弟照顾有加,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林烽,甚至为了让林烽夏天晚上乘凉的时候能够像其他孩子一样吃到一个两块钱的冰淇淋,罗卿卿会在午后大太阳底下穿过大街小巷走十几公里的路去垃圾桶里捡各种塑料**去卖废品。

    太多太多了,对于林烽来说,和罗卿卿之间的感情。显然是亲情远远大于爱情。他更希望的是,可以一辈子照顾好卿卿姐,给她一个安全的幸福的温暖的臂弯,让她放心的依靠,让她再也不要为任何事情而烦恼,只要专心的去幸福就好了。

    一言生死与卿同,不离不弃,白首偕老。从出生开始,到老去凋亡,都手牵着手在一起,心连着心在一起。这一句亘古不变的誓言,其实林烽真正所指的并不是自己和秦嫣然,而是同罗卿卿之间的感情。

    因为也只有他和罗卿卿之间,才是这种真正的从生到死都联系在一起的关系。从林烽有记忆开始,就已经在这么一个邻家大姐姐的呵护当中成长和玩耍了……

    “卿卿姐,不知道你看到这首诗的时候,能不能感受到我的这些感情。或许,你根本就不会看到这一首诗吧?毕竟,我已经将这一首诗送给嫣然当做定情礼物了。”

    下午,回到了教室,林烽自己再次盯着黑板上的这一首诗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心里面却是百感交集,尤其是看到那个“卿”字的时候,许许多多和卿卿姐在一起的记忆,便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林烽,你还真的是自恋。看自己写的诗还能看入迷了?”

    疯丫头萧霓裳也吃过饭回到了教室,看到林烽盯着黑板上的诗怔怔地看了半天,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便嘟囔着嘴巴说道。

    “疯丫头,我不是看我自己的诗入迷。而是陷入了自己的记忆当中,不可自拔了。也许,你永远都不会明白这种感觉。有时候,人真的要面临很多艰难的选择。一些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和一些永远也不想做出选择的选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