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整整一个早上,芝安一中的校园当中,林烽的这一首《盟誓》风靡了万千少男少女们。 尤其是最后一句“一言生死与卿同”,更是成为了男生们挂在嘴边,女生们记在心上的名言警句了。

    语文组办公室,王老头哈哈直乐地拿着教案跑了进来,都还没有到自己座位上将教案给放下,反倒先跑到了另一名年纪也颇大的语文老师陆志伟的办公桌旁,得意洋洋地啪一下将自己的教案记录簿放在了他的桌前。

    “老王!你这是干什么?一大早的发什么神经?”正在低头准备下一节课教案的陆志伟瞪了瞪眼睛,被吓了一跳,抬起头质问道。

    “不干什么!老陆,就是让你帮忙看看这一首诗,看看感觉如何?”

    王老头故意压住自己心中的窃喜,一本正经地指着教案本上林烽写的那一首《盟誓》说道。

    “看诗?有什么好看的呀!我还赶着要去上课呢!”

    在语文组当中,王老头和陆老头这俩家伙是最不对付的了,经常斗嘴和吵架,而且两人教的班级都是高三年级,所以相互之间更是势如水火,经常拿班级里的语文成绩和一些语文尖子生比较斗气。

    “你看看……就一首七言古风,瞅瞅,发表一下评论。”

    王老头没有事先点出这一首七言古风是谁写的,就直接将本子摊开,让陆老头来点评。

    而听到两人之间又嚷嚷上了,语文组的其他老师也都纷纷侧目看了过来,像看热闹一样,想要看看这两个老家伙又怎么吵上了。

    “七言古风?好你个老王,是不是碰到学生拿来的古诗题目鉴赏解析不了,所以假惺惺地拿过来,想要我给你看看?”陆志伟一脸笑呵呵地说道。

    “老陆,你甭管是怎么回事,反正你先看看这一首诗再说。”

    王老头急着说道,“有什么话。你看完再说。”

    “行!我倒是要看看,能够难倒你老王的古诗,究竟是哪一首。要知道,我陆志伟从小就爱好文言古文,唐诗宋词、诗经离骚,我可是倒背如流的……”陆志伟得意地自吹自擂道。

    “得了吧!老陆,你就先别吹牛了。赶紧先看了再说。我敢保证,这一首古诗你肯定没有见过。”王老头白了他一眼。说道。

    “怎么可能?除非你拿出来的是那种连大雅之堂都登不上去的破诗,不然的话,但凡有一点水准的文言古诗,我陆志伟这几十年来,几乎都看了一个遍。就算不会背,也一定会有印象的。”陆志伟还不服气地说道。

    “那你倒是看呀!你要是见过这首诗的话,我就是你孙子!”

    见陆志伟这么有信心,王老头反倒是乐了。这一首诗可是林烽刚刚才写的,陆志伟怎么可能之前就见过呢?

    “哼!好……那你就等着给我当孙……”

    这个“子”字还没有说出口。低头看向这一首诗的陆志伟就愣住了,紧接着皱了皱眉头,嘴里面嘟囔了一声:“奇了怪了!我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一首诗……”

    “哈哈!怎么样?老陆,我就跟你说了吧!这首诗你肯定是没见过的,好了……赶紧看看,这首诗写得怎么样?给一个评价呗!”王老头见陆志伟刚刚的得意之色没了,便笑哈哈地说道。

    办公室的其他语文老师也好奇地伸了脑袋过来。一个个都好奇,究竟王老头拿了一首什么样的古诗给陆志伟看的。毕竟,在语文组办公室当中,陆老师可是号称古文百事通,几乎就没有他不认识的古文和古诗。

    “哼!老王,你别得意。说不定这一首诗是你从哪个旮旯找来的。我再仔细看看……”

    刚刚陆志伟只是一眼扫过去,并没有认真看诗的内容,只觉得这一首诗十分陌生。现在才重视起来,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读了过去:

    “云吹雾隐情难种!”

    念叨着第一句,陆志伟的表情还挺正常的,毕竟第一句只是很简单的用景物衬托情感,很多古诗当中都是用这样的手法。并算不上有多好。

    “锦衣罗秀唇朱红。”

    但是当陆志伟念到第二句的时候,脸色开始微变,引起这一句的衬托,让整个女主人公的形象都出来了。以及诗人那种对心上人淡淡的可望而不可即的追求。

    于是乎,陆志伟忍不住快速地接着读了下去:

    “竹外清丽凭谁弄?一言生死与卿同。好诗!好诗啊!尤其是最后一句‘一言生死与卿同’简直就是点睛之笔,让整首诗的境界和情感都得到了升华。诗名是什么来着,对了……盟誓,太贴切了!太贴切了!可是,怎么没有作者?这是古代哪一名大诗人的作品呀?我怎么一点也没有印象啊!不对呀!这么好的诗,我不可能没有读过呀?”

    一口气读完了这一首《盟誓》,陆志伟一连喊了好几句好诗,都是发自肺腑的。同时,脑海当中更是兴起了好几个疑问,最大的疑问便是这一首好诗的出处了。

    “怎么样?老陆,这回你可没话说了吧?这一首诗不仅你没有见过,而且还是一首难得的好诗。”

    见到陆志伟一脸惊喜又疑惑的样子,王老头这回可威风了。

    “好诗!的确是好诗,可是,老王……这首诗是好诗,你得意什么呀?你又写不出这么好的诗来。我夸的是这首诗好,和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改天你拿着李白杜甫的诗词过来,我说是好诗,你也要高兴得蹦跶个三天?”

    虽然陆志伟没有见过这一首好诗,对不起刚刚吹下的牛皮,但是他一向都是和王老头对着干的,看到王老头这么得意的样子,便笑着取笑道。

    不过,王老头却是更加得意了起来,指着这一首《盟誓》提高了音量和语调,洋洋自得道:“李白杜甫的诗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这一首诗却还真的和我老王有关系了呢!因为这首诗,就是我班上学生作了送给我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